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66章 暗影
    拴柱走后,丁二苗倒在值班室的床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装腔作势到现在,真他大爷的累。

    万书高一脸奴才相地走了过来,攥着俩拳头,要给丁二苗捶背。心中庆幸,多亏丁二苗回来的是时候,要不然,那个调皮捣蛋的拴柱,还不知道要玩出多少花样。

    “滚一边去,脸都被你丢光了。”丁二苗一脚踹在万书高屁股上,对痴痴发呆的李伟年问道:“哎,李队,那个女鬼叫你明天晚上见面,说是有礼物送给你,你说,她会送你什么?”

    李伟年嘿嘿一笑:“二苗哥都不知道,我哪里知道?”

    在李伟年的眼里,丁二苗这个茅山弟子,相当于半仙。丁二苗不知道的事情,他认为,自己也不可能知道。

    “女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非就是贞操和身体!我估计,那个女鬼一定是以身相许,要嫁给李伟年。”万书高摸着被踹痛的屁股,胸有成竹地说道:

    “你们明晚过去一看,哇……,烛影摇红,彩灯高挂,那女鬼凤冠霞帔笑靥如花。她二话不说,直接请二苗哥上座,做证婚人,然后抱着李伟年就拜堂。砰砰砰三个头磕在地上,二苗哥宣布礼成,送入洞房,圈圈叉叉到天亮……”

    丁二苗睡在床上,抬起脚,作势要踹,万书高才住了嘴。

    “万哥……,这也太夸张了吧?你这么会编故事,干脆不要找工作了,写。”李伟年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宁采臣,她又不是聂小倩,怎么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万书高抬手往头上一指:“上帝说的。”

    李伟年顺着万书高的手指看上去,没看到上帝,只看到一片雪白的天花棚顶。

    他犹豫了一下,微微皱眉说道:“万哥,我觉得那女……的,是个大家闺秀,是个很有知识的人。你可不要胡编乱造,有损人家的名声。”

    “好了好了,都洗洗睡吧。具体什么礼物,到明天就知道了。”丁二苗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往后面的水台走去。

    他也奔波了一天,又在殡仪馆大战诈尸女,浑身臭汗,不洗个澡没法睡觉。

    一夜话,比较安静。

    第二天,丁二苗睡到六点多才起床。这时候,工地上的工人,都已经开始干活了。夏天嘛,趁早干活凉,中午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在外面露天水台上洗漱的时候,丁二苗看到杨经理黑着脸,走进了工地。

    “李伟年,李伟年!”杨经理扯着嗓子喊:

    “你这个保安队长怎么当的?北面的铁皮围墙,被人撬开了一个大口子,你知道不?夜里都不巡逻啊?!”

    李伟年从保安办公室跑了出来,站在杨经理面前,略带歉意:“夜里风大,没有听到动静。早上我也看到了那个豁口,撬得不是很职业,应该是拾荒人员干的。东西清点过,工地上没有丢失什么。”

    “清点过?”杨经理的火气大,挥着胳膊在半空划了一个圈:“工地这么大,施工机械和建筑材料这么多,你都清点过?你敢保证,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李伟年张了张口,到底忍了下来。他想反问杨经理,工地上到底丢了什么?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这工地上,杨经理是他的领导。

    丁二苗看着不过眼,走过去道:“杨经理,是我让他们晚间不要巡逻的。夜里闹鬼,生命安全高于财产安全。如果工地上丢了什么,你不好交代的话,我可以帮你向谢采薇小姐或者谢国仁老板说明一下。”

    “哦……,也没什么,也没什么,不需要惊动谢小姐。”杨经理见丁二苗说情,立刻换了嘴脸,又道:

    “这些个保安啊,隔三差五就要敲打敲打,不然准误事。既然丁先生说了,这次就不追究李伟年的责任了。按规章制度,是要写检讨扣工资的。”

    其实丁二苗前天晚上就安排了,不让保安夜里巡逻。

    这里比较偏僻,就算是拾荒人员,也很少来这里,防盗工作,也就是意思意思。杨经理不是不知道这些情况,他教训李伟年,非就是找点领导的威严,找点存在感而已。也就是说,丫的在装逼。

    丁二苗哈哈一笑,搂着李伟年的肩膀进了办公室。

    “是不是很郁闷?”保安办公室里,丁二苗看着李伟年的脸色,问道。

    李伟年苦笑着摇头:“没事,习惯了。杨工就这样,不是在骂人,就是在去骂人的路上。”

    杨经理大名杨德宝,什么土木建筑工程师,工地上,很多人都叫他杨工。

    丁二苗正要开解李伟年两句,却突然听到杨德宝在外面杀猪一般地叫了起来:“啊……!”

    出事了?李伟年和丁二苗对视一眼,一起跑了出去。只见就在露天水台边,杨德宝抱着一只脚,正在玩金鸡独立。提起来的那只脚上,沾着一块小木板。

    “怎么了,杨工?”李伟年赶紧跑了过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杨德宝。

    “哎哟……,哎哟、哎哟!”杨德宝叫唤了两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的乱扔东西?我踩到带钉的木板了!”

    丁二苗和李伟年一看,果然如此,那块木板下,还能看到钉帽。李伟年扶着杨德宝走进办公室,让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抓稳木板一拽。

    “哎哟……,慢点慢点。”这么一来牵动了伤口,杨德宝又是一阵大呼小叫。

    拽开木板,脱了鞋子,杨德宝的脚底一片殷虹,都是血。

    “我晕血,看不了这个!”丁二苗捂着鼻子冲了去。他当然不是晕血,而是恶心杨德宝的脚臭。

    站在门前,丁二苗还听到杨德宝在办公室里大骂李伟年:“你这个队长怎么当的?工地上的安全隐患,也不排查排查?公司白养你们了,一个个都是吃饭不干活的废物!”

    万书高从隔壁的保安办公室钻出来,探头看了看杨德宝的办公室,对丁二苗低声说道:“安全隐患排查,是工地安全员的事。李伟年是保安队长,施工安全,与他有个毛相干?”

    说话间,李伟年从杨德宝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转进自己的办公室,稍后,又拿着红药水和胶布走回来,为杨德宝包扎伤口。

    万书高陪着丁二苗站在门前,喋喋不休地替李伟年不平;丁二苗却看着前方堆放木工模版的阴影处,微微发笑。

    那儿有一团淡淡的暗影,暗影里,有两条眉毛在飞舞,是昨晚的鬼小孩,拴柱。他已经有了百年以上的道行,虽然是白天,但是躲在阴影下,还不至于被阳光所伤。

    不用说,肯定是杨德宝落脚的时候,拴柱把那块带钉的木板,垫在了他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