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67章 采访李伟年
    对于杨德宝这个人,丁二苗也没有任何好感。这家伙对上奴颜卑膝,对下飞扬跋扈,典型的狗眼看人低。

    还有一点,让丁二苗不爽。

    前天谢采薇在这儿,只要转过身去,杨德宝就会偷偷地打量谢采薇的身体,眼光不离人家的长腿丰臀,恨不得把眼神变成剪刀,剪碎人家的衣服,一次看个够。

    所以现在,丁二苗明知道是这鬼小孩在作怪,也装作看不见。这个杨德宝也算是咎由自取,与人尤。现在他大骂李伟年,得罪了拴柱,只怕苦头还有的吃。

    哼哼唧唧的,杨德壁着一只脚,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看架势,他是趁机装作工伤,去医院打破伤风针,顺便休息一下。

    “杨工,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李伟年在杨德宝身后喊道。

    杨德宝没好气地扭头:“不用了,看好你的工地。脚还没有残废,我自己会开车。”

    &nbsp*;话音未落,一阵大风刮过,杨德宝身后,堆积一人多高的木工模板,最顶层的那一块,突然翻书页一样翻了过来,嘭地一声,模板边缘处,正砸在杨德宝的脑袋上!

    “哎哟……!”杨德宝痛苦地叫了一声,用手捂住了额角。随后,殷红的血液,就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杨工,杨工你没事吧?”李伟年吓了一跳,赶紧又跑了过去。一边在心里纳闷,这木工板堆放的整整齐齐,怎么会突然翻过来一块?

    丁二苗淡淡一笑,好整以暇地看戏,也不说话。

    “还好,就是皮外伤,擦破了一点皮。”李伟年给杨德宝检查了一下伤口,又道:“杨工你等一下,我再给你找一块创可贴。别紧张,这不是什么大事。”

    “滚!山头上的水,人头上的血。流了这么多血,你还说不是大事?是不是把我砸死了,才算大事?妈的,木工板是谁放的?堆这么高干什么?!”

    杨德宝哎哟哎哟地叫着,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让李伟年帮自己清洗包扎伤口。

    就怕你骂的越多,等下吃亏多!丁二苗看着杨德宝走进办公室的背影,微微摇头。

    他走到木工模板堆放处,弯腰把刚才吹落的那块模板搬起来,重放好。趁别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丁二苗低声训斥道:“别玩死了人,适可而止!”

    “明白,我就是给他一点小教训。”拴柱躲在暗影里,也小声回答了一句。

    回到保安办公室,丁二苗吃了李伟年大清早买来的早点。再出门的时候,看到杨德宝头上裹着沁血的白布,瘸着腿走向工地大门。

    “李队,你把工地上的事,给你手下的兵交代一下,然后开车送我去大学城。”两天没看到如萍姐,丁二苗心中有些想念。反正今天白天没事,不如回去看看。

    万书高凑过脸来:“我也回去,我想夏冰了。”

    李伟年答应一声,对手下的兵交代了几句,拿着谢采薇的车钥匙,三人一起走向工地大门。

    既然谢采薇把自己的车留给了丁二苗,又让李伟年做司机,这也就宣布了,丁二苗和李伟年之间,形成了一种从属工作关系。所以,对于丁二苗的安排,李伟年必须听从。

    其实李伟年也喜欢和丁二苗在一起,都是同龄人,说话随和压力。比整天对着杨德宝那张黑脸,要自在一万倍。

    还没到大门那儿,就听见杨德宝在大门外又是一声惨叫!三人加脚步走出去,却看到杨德宝的普桑刚刚开走。只是不知道,他刚才的惨叫,又是中了什么招。

    “从来没见杨工这么倒霉,唉……,他这也算是流年不利吧。”李伟年打着火,带着一点点幸灾乐祸的意。

    丁二苗坐在副驾上微微一笑,也不点破。李伟年这人心地忠厚,要是他知道拴柱为自己出气,所以才故意收拾杨德宝,他会内疚不堪的。

    车行平稳,外滚滚红尘。

    “李队,以前在部队,是特种兵?”丁二苗对这个李伟年挺感兴趣的。这家伙似乎什么都会,还能博取女鬼的好感。

    李伟年的驾驶技术很好,他打着方向盘,注视着前方:“是啊,特种兵。驾驶技术,也是在部队学的。”

    万书高从后座欠身,道:“我就不明白了,特种部队的兵王,怎么这么年轻,就退役了?按理说,留在部队很有前途啊!哥们,咱们之间,不带吹牛逼的,要说实话。”

    “没有吹……”李伟年的神色有些黯然,顿了一下说道:

    “去年探亲假的时候,我坐大巴客车回来。车上遇到几个混混,在欺负一个姑娘。一时没忍住,就打了起来。谁知道那些混混特不经打……。有一个被我踢得脾脏出血,死了。”

    卧槽,这家伙比我还狠哪!丁二苗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心中暗自惊讶。

    “唉……,要不是部队给我求情,估计我还要坐牢。”李伟年叹了一口气:“退伍以后,我又不会别的,就当了一个保安。这份工作虽然聊,但是简单,混日子很不错。”

    “什么世道?”万书高愤愤不平:“这事儿要是我处理,肯定给你封一个见义勇为的光荣称号,全国巡讲到处装逼,然后连升三级,加工资,分房子!”

    李伟年噗地一笑,语摇头。

    “对了,那个被你救下来的姑娘,一定是个美女,对吧。要不,混混们也不会骚扰她。”万书高的话锋一转,从刚才的英雄题材,神转折到八卦绯闻:

    “根据我对人类历史发展的多年研究总结,英雄救美之后的剧情,一般来说,就是花好月圆。那姑娘,现在和你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圈圈叉叉?”

    丁二苗回身瞪了万书高一眼。这家伙满脑子的圈圈叉叉,种马转世的么?

    “……”一阵沉默后之后,李伟年淡淡地说道:“那姑娘,再也没见过。开庭的时候,她没有出来给我作证。所以,我当时……很被动。”

    万书高大为失望,眼珠一转,又道:“采访一下,你恨不恨那个姑娘?”

    李伟年想了想,认真地道:“不恨。”

    “接着采访,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你还会出手吗?”万书高随手从座椅后面摸出一份报纸,卷成筒状凑在李伟年的腮边。

    “会。我现在虽然不是一个兵,但我还是一个男人!”这次,李伟年的回答很干脆,很果断:“我见不得有人在我眼前,欺负女人。”

    丁二苗和万书高对视了一眼,一起冲李伟年竖起了大拇指。同时,他们的嘴里,都蹦出了一个字的简短评论。

    丁二苗嘴里蹦出来的是“牛”;万书高嘴里蹦出来的是“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