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68章 生死不忘季潇潇
    如萍土菜馆早已开了门,晓寒在外面打扫卫生整理桌椅,如萍在厨房里切菜理菜。一看到丁二苗,晓寒的脸上,竟然也有惊喜一闪而过。

    “晓寒,想我了没有?嘿嘿……”丁二苗捕捉到了晓寒的惊喜,嬉笑着问道。

    “滚,我为什么要想你?”晓寒丢了一个白眼:“还真把自己当成白马王子了?”

    说话间,如萍步走了出来,在围裙上擦着手,笑道:“回来了,二苗?中午在店里吃饭吧?我给你做几个好吃的菜。”

    “就是想吃如萍姐做的菜,所以才回来的。”丁二苗见了如萍格外亲切,说笑几句,这才把李伟年介绍给如萍和晓寒。

    这时候还没到上客的时间,晓寒泡了茶,几个年轻人一起坐在圆桌边闲话。不大功夫,夏冰也赶了过来。

    今天是礼拜天,夏冰不上班。所以万书高从亲水家园那边出发的时候,就给夏冰打了电话,让她也来小饭馆。

    说到昨晚的鬼小孩拴柱,大家都觉得有趣。万书高是添油加醋,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直说的口吐白沫……。

    拴柱的事还没说完,丁二苗的手机又响,是林兮若打来的。

    “二苗,你怎么不在亲水家园工地?”林兮若问道。

    丁二苗嘻嘻一笑:“怎么了姐姐,难道昨夜……老张又调皮玩失踪?”

    “那倒没有。”林兮若在电话那头说道:“我找你有点事,谈谈瑶海公园发生的几起案子。”

    “我就在瑶海公园这边啊,如萍土菜馆,你过来吧姐姐。”

    “靠!不早说,害得我兜了一个大圈子!”林兮若很汉子地牢骚了一句,又道:“等我,就来。”

    挂了电话,丁二苗很辜地一耸肩。昨晚在大排档分手的时候,林兮若也没说今天要见面,鬼知道,她突然又要找自己?

    也不过半个小时之后,林兮若推门而入,带着一阵风。

    今天的林兮若穿着一套合体的制服,戴着大檐帽,格外英姿飒爽。深蓝色的警服,映衬得她的脸庞皎白如月,英气之中又带着尽俏丽。

    “来的真啊,姐姐。”丁二苗赶紧招呼:“过来坐,喝杯茶再说事。”

    林兮了看周围环境,微微皱眉。这里人太多,显然不是谈事的地方。而且她林兮若要谈的,都是还没侦破的案件,还处在保密阶段。

    “大家聊着,我和二苗去公园逛逛。”林兮若打了个招呼,不由分说,一把拉起丁二苗的胳膊,直接拖走。

    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这一幕,肯定以为这女警在抓逃犯。

    “完了完了,一定是二苗哥偷看女厕所的事犯了,所以人家干警找上门来!二苗哥,牢里多保重啊……”万书高看着丁二苗的背影,摆出一副如丧考妣的哭脸。这家伙,有演戏的天分。

    不过万书高的戏还没演完,就发现如萍晓寒夏冰和李伟年一起投来愤怒的目光。

    ……

    瑶海公园里的环湖大道上,林兮若和丁二苗并肩而行,吸引了众多游人的眼光。

    一个英俊俏丽的女警身边,竟然有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青年,这多少有点不协调。而且现在大晴天的,这乡下青年,还背着一把黄布雨伞。

    “人太多了,说话不方便,我们往那边去。”林兮若一指湖心岛,很自然地又牵住了丁二苗的手。

    “不……”丁二苗攥着林兮若的小手,不禁有点心旌荡漾。

    他定了定神,看看四周说道:“我要顺着湖边走一圈,看看这里的布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好吧,我陪你走走。”林兮若抽回手,背在身后,跟在丁二苗的身边缓步而行,像是在押解犯人放风。

    丁二苗上次来过这里,但是是在夜间,因此,并没有看见瑶海公园的全貌。现在他走的较慢,还时不时住脚回望。

    瑶海公园里的“海”,就是一个人工湖。

    湖的形状,像一个葫芦,小头冲着西南,大头斜指西北,延绵一两公里。廊桥十几道,铺满湖面,像丝线缠绕在葫芦上一样。湖心岛,却像一个楔子,正钉在葫芦大头的湖面上。

    “姐姐,这公园有多久历史了?”丁二苗看了好半天,才问道。

    林兮若想了想,说道:“我的记忆里,公园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好像听老人说,解放前,就有了这个湖。”

    “怎么,有问题吗?”林兮若又问。

    丁二苗缓缓摇头:“倒是没看出明显的问题……,但是,这不应该是原来的样子。姐姐可知道,没建公园的时候,这里什么样子?”

    “我还没有这公园年纪大,怎么会知道它以前的样子?这公园,比我老爸年纪都大。”

    林兮若哈哈一笑,突然却又呆了一呆,转脸看着丁二苗道:“对了,我大伯一定知道!他是大学历史教授,又土生土长,参与过山城地方志的编撰工作。”

    丁二苗点点头,踏上湖面曲折的廊桥,朝着湖心岛走去,一边说道:“姐姐,尽早安排我和你大伯见一面,我要全面了解一下这个公园的过去。”

    林兮若点点头:“这个没问题。我大伯已经退休了,天天闲着,正嫌闷得慌。只要你愿意,天天去找他聊天,他都高兴的不得了。”

    看看身边没有其他的游人,林兮若又压低声音说道:“现在,我跟你说说,最近瑶海公园发生的蹊跷案件……”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过了一座廊桥,上了湖心岛。在这座土山的半山腰,丁二苗指了指路边的假山石,示意林兮若坐下说。

    林兮若吹了吹石头上的灰土,坐下来正要细说,却被丁二苗的手机铃声打断。

    丁二苗学着绅士模样,抱歉一笑:“对不起,接个电话,阿弥骚瑞。”

    “喂,谁呀?”丁二苗看见号码陌生,就懒洋洋地问。

    电话里传来一阵特别悦耳的女声,酥软香甜却又咬牙切齿,带着娇气和霸道,直教人生死不忘:“你个没良心的,听不出我的声音……?”

    丁二苗浑身一震,似乎呆立了一个世纪,突然反应过来,大叫:“潇潇?你是季潇潇!老婆,我想死你了!呜呜……,潇潇啊潇潇,你可知道我最近过得都是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