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70章 十指连心
    郁闷的林兮若,连招呼也懒得打,直接上了自己的别克车,一脚油门飞驰而去。而如萍土菜馆里,晓寒万书高等人却在叽叽喳喳,争论不休。

    “依我看,丁二苗一定是用了什么妖法,蛊惑了季潇潇。否则,季潇潇不可能是他的老婆!这太不科学!”晓寒说。

    事实上,晓寒是季潇潇的粉丝。季潇潇参加山城大学生歌咏赛的时候,晓寒还在校园里和络上,给季潇潇拉过票。后来季潇潇得了第一,晓寒在台下拼命鼓掌,比自己得了第一还要兴奋。

    现在,心目中的偶像,居然是丁二苗这个土包子的老婆,实在让晓寒受不了!

    “你知道什么?你谈过恋爱吗?你懂得爱情吗?为什么二苗哥和我嫂子,就不能摩擦出爱情的火花?你以为他们门不当户不对,就不能在一起?我告诉你,真正的爱情,是可以超越生死的,别说世俗的门户之见!”

    万书高立刻针对晓寒的看法展开反击,敲着桌子说道:“俗话说,一心爱,不怕猪八戒;心不爱,不管你穆桂英挂帅!&{3.w}.{}.{}爱情很奇妙,不试不知道。晓寒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应该考虑考虑。那,李伟年是我哥们,人也不错,干脆我帮你们撮……”

    “滚!”

    话未说完,晓寒一杯凉茶泼了过来,劈头盖脸浇在万书高头上。

    看着万书高的狼狈相,大家一起大笑。就连夏冰也帮着晓寒说话,冷冷地看了万书高一眼,嘴里挤出两字:“活该!”

    唯有李伟年,和如萍等人还不是太熟络,虽然也在笑,但是有所保留,比较矜持。

    临近开学,有些生早早地过来报道,老生也络绎返校,加上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所以饭馆的生意很好,十点半就开始忙碌起来。

    万书高端茶递水传菜,客串了一把店小二的工作。李伟年在这里,就显得有些拘束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没有丁二苗的指示,他也不好回工地。

    如萍看出了李伟年的尴尬,抽空炒了两个菜,让万书高、夏冰、李伟年先去阁楼上吃饭。既然李伟年是丁二苗的朋友,如萍当然也不好意思怠慢。

    反正阁楼上丁二苗的房间,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虽然丁二苗不在,但是如萍觉得自己可以做主。阁楼钥匙,如萍也有一把,丁二苗也知道的。

    饭后,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门前一道红色的流线电驰而至。季潇潇的红色小跑,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丁二苗推门走了进来,脚步有些发飘,身后跟着两颊潮红的季潇潇。

    “嫂子回来了!”万书高立刻迎了过去,为季潇潇把住了玻璃门。

    季潇潇一笑:“小万够机灵啊,难怪你二苗哥跟你投缘。都是自家人了,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我,嫂子给你解决。”

    “多谢嫂子,就怕以后麻烦你的地方很多。”万书高那个乐啊,浑身细胞都笑了起来。

    “让大家久等了,嘻嘻。”丁二苗一笑,给季潇潇倒了一杯茶。

    季潇潇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把自己的车钥匙丢在桌上,道:“用我的车,谢采薇的奥迪,还给她。自家老婆有车,没道理借别人的,对吧?”

    丁二苗点头,让李伟年把奥迪车的钥匙留给如萍,又拨通谢采薇的电话,让她抽空来如萍土菜馆拿车。

    亲自看着丁二苗打完了电话,季潇潇这才放心地一笑,扫了一眼众人:“我老公要去抓鬼,我也帮不上忙,先回去了。谢谢大家,对……拙夫的多日照顾,改日,我请大家好好聚聚。摆摆……”

    “潇潇,我送你吧,李伟年开车……”丁二苗说道。

    “不用,有车来接。”季潇潇一指门外。果然,又一辆红色的敞篷宝马开了过来,驾驶室里,坐着一个精干的短发美女。

    季潇潇上了宝马,跟大家挥手告别。

    宝马车刚刚开走,万书高立刻八卦起来:“二苗哥,我看你脚步漂浮,腰肌力,都和嫂子干什么去了,累成这样?”

    丁二苗把手里的一杯茶泼在了万书高的脸上:“闺房之乐,有甚于描眉者。难道,这些事也可以随便打听的吗?”

    “为什么都要用茶泼我……”万书高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欲哭泪。

    “活该。”夏冰又是一个白眼。

    闲话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饭馆里又到了晚上的上客时间,丁二苗和如萍打个招呼,让李伟年开车,返回亲水家园工地。

    万书高有心留下来,和夏冰共度一晚,可是又舍不得丁二苗说的两万块。只好磨磨叽叽地上了车,三人原路返回。

    到了工地上,丁二苗钻进了李伟年的办公室,倒头就睡。今晚还要和李伟年去赴女鬼之约,得养好精神。别一不小心着了道,丢了茅山祖师的脸。

    可是睡到八点多的时候,却被吵醒了。杨德宝在外面,一边敲门,一边大喊:“丁先生,丁先生,我杨德宝啊,找你有点事。”

    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人家找上门来,丁二苗也没办法,只好开了门,略带厌烦地问:“什么事啊杨经理?”

    “丁先生可要帮帮我呀,我遇上鬼了!请丁先生给我指一条活路……”杨德宝哭丧着脸,卑躬屈膝地说道。

    “啊?才天黑啊,也能遇上鬼?”丁二苗知道,一定是那鬼小孩拴柱又在捣蛋,但是依旧故作吃惊,皱眉道:“那可不好办,赶紧说给我听听!”

    “你看我的手……”

    杨德宝伸出了两手,把丁二苗吓了一跳。

    他的两只手,从中指到名指、小拇指,都肿成了肥香肠,而且黑黝黝的,皮下都是淤血。所谓十指连心,这番折磨,可比早上的钉子穿脚木板砸头还要厉害。

    “怎么会这样?”丁二苗装模作样地问着,心中暗想,这个拴柱下手也够黑的。

    杨德宝不敢坐,就站在丁二苗的面前,小学生一样的,委屈地说道:“早上我受了伤,就去医院打针,谁知道上车的时候一带车门,哐的一声,左手手指被车门夹了……”

    原来早上,在工地门外听到杨德宝的一声惨叫,是这个原因。

    丁二苗又点头,问:“然后呢?”

    “然后我忍着痛,开车去了医院。”杨德宝继续说道:“下车的时候,我就注意了。可是一关车门,嘭地一声,右手手指又被夹了!”

    丁二苗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

    杨德宝一愣,苦着脸问:“丁先生……,您这什么意思啊?”

    “哦,没什么意思……”丁二苗挥挥手:“我觉得这不是闹鬼,是你的车门坏了。”

    “肯定是闹鬼呀!”杨德宝急急地说道:

    “丁先生你听我说,事情还没完。我去医院缴费的时候,明明给的是钞票。可是医院里的收费员,接过钞票一看,变成了鬼票子!最后医院打电话报警,把我扣在警局,关到现在才放出来!”

    “既然出现了鬼票子,那就说明真的有鬼!”丁二苗强忍着笑,翻着白眼,掐着算了半天,然后道:“到底什么鬼,我还不大清楚。但是我有办法对付他。”

    “求丁先生救救我……”杨德宝几乎要跪下来。

    “哦……,买一只大公鸡,宰了,把鸡血点在眉心和两腮,可以克鬼辟邪。”丁二苗道:“这个办法,你先试一下,要是不管用,我再帮你想别的办法。”

    杨德宝信以为真,又详细咨询了细节,具体到鸡血涂抹多大面积,什么时候涂抹等等问题,全部搞清楚以后,才千恩万谢地告辞而去。

    其实这个办法,是丁二苗信口胡诌的。反正晚上就要去见女鬼,到时候跟那个拴柱说一下,叫他放过杨德宝就是了。

    被杨德宝这么一闹,丁二苗睡意全。出门看看天色,早已黑透。

    前方,李伟年穿着雪白的衬衫,黑色的裤子,浑身上下收拾的格外精神,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发什么骚啊,李队,今晚还喷了香水?”丁二苗吸了吸鼻子,隔着老远问道。

    李伟年嘿嘿而笑,到了丁二苗面前,站住脚步,一脸的扭捏。

    一阵旋风刮了过来,在丁二苗和李伟年的身前盘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