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71章 鬼钓
    此时已经接近午夜,天气阴沉昏暗,微风不起,空气中一片沉闷。丁二苗和李伟年跟着前面的旋风,缓缓走出工地大门。

    “二苗哥……”大门口的值班室前,万书高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

    丁二苗挥挥手:“好好在这里呆着,看好我的东西。”

    今晚可不是去参加蟠桃会,女鬼的目的是什么,丁二苗还不敢确定。而且自己身上也没有带任何法器符咒,万一有情况,自保都成问题,再带上万书高,那就加多了累赘。

    因为有巫玉河的原因,这里水气极重。现在是夜间,温度降低,水气转化成雾气,身前身后,都是浓雾团团。出了工地没走几步,丁二苗就失去了方向感。

    刚才的旋风在地上一滚,拴柱现出人形,还是昨晚的模样。

    “丁先生、李先生,夜路难行,要不要我弄盏灯笼来?”拴柱略带得意地问道。

    &nb≡sp;丁二苗淡淡一笑:“客随主便,你愿意弄灯笼,就弄,不愿意就拉倒。”

    拴柱想了想,道:“我还是点着灯笼吧。万一一个磕绊摔了你们,姐姐哪儿,我可不好交代。”

    说着,拴柱摊开手,手心一点磷光渐渐放大,放大到一个普通灯泡的大小,最后冉冉升上头顶,散发出柔和的橘黄色。

    有了这么点光,能见度就提高了不少,身边五六尺范围内的地面,还是可以勉强看清楚。

    丁二苗心底一阵冷笑,这个鬼小孩,仗着这点微末伎俩,在自己面前显神通,瞎得瑟。如果自己带着法器,这样的小灯,难道做不出来?

    雾气氤氲中,两人一鬼继续前行。前方有依稀的水流声传来,丁二苗边走边问道:“怎么,你姐姐住在河里,还是住在河对岸?”

    “姐姐的仙府,稍后就到。”拴柱并没有直接回答,说道:“不过要委屈丁先生和李先生稍等一下,府中没有现成的菜肴,姐姐让我捕捞一点鲜货,招待二位。”

    “仙府,是鬼府吧?”丁二苗嗤之以鼻:“招待什么的,就免了,就你能弄出什么好东西来?”

    拴柱嘻嘻一笑,也不抬杠,只管带路。

    呼吸之间,脚下已经走到了河边。拴柱一挥手,刚才的那盏灯,就挂在了河边的杨柳树上。

    夜风忽然大了不少,顺着河面刮过来,冰凉如水。

    “巫玉河里,水产数。且看看今晚运气怎么样。”

    拴柱自顾自地说着,从身边的柳树上折下一根柳条,剥去上面的皮,随手一搓,搓成一截绳子,又拴在了柳枝的梢上。

    然后,他把柳枝梢上的绳子,垂入了水中。

    看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丁二苗负手而立,冷笑不语。

    李伟年倒是看得津津有味,问:“拴柱,你是在钓鱼吗?”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拴柱得意地大笑着,把柳枝踩在脚下,又转身折下十几根细柳枝,捋去上面的树叶,两手翻飞,顷刻间编织出一只小巧的鱼篓来。

    丁二苗哼了一声,道:“你说我和李伟年是鱼,现在被你钓上钩了?你小子不要得意太早,我虽然没带法器,但是掐诀念咒还是可以的,就凭你这点道行,恐怕还留不住我。”

    “先生不要多疑,我就是想钓几条鱼,做几道菜给你们下酒。”拴柱嘻嘻而笑:“今晚你们是姐姐的贵客,我可不敢耍花样。”

    “最好别耍花样!”

    丁二苗威胁了小孩一句,继续负手而立,任河边的夜风吹的自己衣襟飒飒。心中却暗道,半夜在河边装逼,真不是个好差事,又冷又累,要是坐下来歇一会儿,才好。

    风吹水动,叮咚有声。

    突然间,河面上水花泛起,拴柱大喜道:“上钩了上钩了!”

    说话间,提起先前的柳枝,果然,一条肥大的胖头鲤被提上了半空,活蹦乱跳,尾巴乱甩。

    “哈哈,这条鱼好肥啊,平时一定不干活,还净吃好的,才长成这一身的肥膘!”

    拴柱眉飞色舞,把胖头鲤鱼摘下来,丢进埋在水中的鱼篓里,又道:

    “这条鱼,要用刀,一点点剐去它的鱼鳞,再用细盐在它身上搓一遍,才能保持鲜味。然后用刀子剁开,扒出内脏,下油锅用沸油煎炸,一口一口咬下去,吃起来一定酥香绵软,口齿噙香!”

    说到这儿,拴柱“滋溜”一声,把流出来的口水又吸进了嘴里。

    李伟年听得有趣,说道:“拴柱,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做出来的菜,一定很好吃。你和你姐姐在一起,每天都是你做饭吗?”

    丁二苗不动神色,心里冷哼。这个鬼小孩虽然童声稚气,但是却说的咬牙切齿,是在做菜?分明是在恐吓,暗示要使用某种酷刑!

    “是啊是啊,通常做饭做菜,都是我。”拴柱笑道:“我姐姐的身份,怎么能让她下厨房?”

    丁二苗实在忍不住,喝道:“少跟我鬼扯!你们都已经是鬼了,还吃人间烟火?最多偶尔闻点菜香罢了!”

    拴柱撇嘴道:“好没道理,就算是闻菜香,也要先把菜做出来吧?”

    丁二苗正要开骂,突然拴柱一抖手腕,又一条胖头鲢鱼被提出了水面。

    拴柱一把掐住鱼头哈哈大笑:“哈哈,这条也肥,最适合做水煮鱼了。哎,你们知道水煮鱼怎么做吗?我告诉你们,要把活鱼丢进锅里,慢慢添柴加火……”

    你大爷的,这鱼和你有仇啊?吃个鱼,需要这么折磨吗?丁二苗忍受着拴柱的聒噪,在心里暗骂。

    摘下第二条鲢鱼,依旧放进鱼篓里,拴柱把手中的“鱼竿”塞给李伟年:“李先生,你也来钓一钓,很好玩的。”

    “我?”李伟年一笑,推辞道:“我怕不行吧,从来没有这样钓过鱼。”

    “没事,我保证你能钓上来鱼。”拴柱一招手,抓了一个萤火虫,编在柳枝前端垂下的绳子上,然后丢下水去。

    “那,萤火虫诱饵非常有效。只要你看到荧光一灭,就把鱼竿提上来,保证有收获。”

    “好,那我试试。”李伟年也觉得有趣,手持“鱼竿”,紧紧地盯着水面。

    果然,萤火虫在水中依然闪亮,竟将周边小小水域染得莹然一片,只不过黯淡了一些。

    不多时,依稀可见几条游鱼环绕其周,恣意畅游。李伟年正在啧啧赞叹,那莹然一点忽然灭掉。

    拴柱急喊:“钓。”

    说时迟那时,李伟年急忙挑起“鱼竿”,只见又一条大头鲤翻腾而出,跟着“鱼线”力道直接落在岸边。

    “李先生也好功夫。”拴柱将鱼取下放入鱼篓,笑道。

    丁二苗咳咳两声,带着怒气道:“小鬼,你已经钓了三条鱼,玩够了吧?再不领我们去见你的姐姐,我可要走了!”

    “已经钓了三条了吗?”拴柱抓抓脑袋,道:“丁先生,我不识数,麻烦你把鱼篓提起来数一数。”

    “本来就是三条啊,你钓了两条,我钓了一条。”李伟年一边说着,一边从水里提出了鱼篓。

    可是鱼篓里,只有一条鱼在扑腾。鱼篓也没有漏洞,完好损。

    拴柱看着李伟年和丁二苗嘻嘻而笑:“只道我不识数,原来你们也不识数!这里明明是一条鱼嘛。”

    居然在眼皮子底下,被这小鬼施了障眼法。丁二苗恼羞成怒,喝到:“小鬼,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小鬼实在调皮,欺人太甚,要是万人斩在手上,丁二苗非割了他的耳朵不可!

    拴柱却不理丁二苗,不急不忙地凑到李伟年的耳边,小声说道:“知道你们工地上的杨德宝,现在在干什么吗?”

    “他还能干什么,睡觉呗,都半夜了。”李伟年一愣。

    “是在睡觉,可是他现在也在做梦。梦里,它是一条鱼,被我们钓了三次……”拴柱调皮地笑道:“我们三次钓的,都是同一条鱼。这条鱼,就是你们工地的杨德宝……”

    “啊——!”李伟年大吃一惊,道:“你赶紧把它放掉,我不要吃鱼,不要吃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