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73章 鬼谈
    烛光摇曳,暗香盈室。大厅里,几人都不说话,非常安静,落针可闻。

    少女神色凄婉,低头看着脚尖,半晌才抬起头来,手指拴柱,又说道:“我们姐弟虽是鬼类,但是秉性与人异,今晚请两位到此,也绝恶意,请李先生丁先生不要见疑。”

    一直没说话的李伟年站了起来,带着紧张的笑,道:“小姐言重了,其实我一直把、把你们看成朋友的,没有当你们是……鬼。”

    “承蒙李先生高看,谢过。”少女也站起身,还了一礼,又道:“我姓严,小字绿珠。如果李先生不弃,可将我以妹待之,我亦视先生为兄长。”

    丁二苗看了李伟年一眼,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这会玩大了,女鬼居然要认亲,以后哥哥妹妹的,有热闹看了。

    “什么……?小姐的意思,是要我们之间……以兄妹相称?”李伟年也大感意外,结巴着问。

    “是,如果兄长嫌恶,就当绿珠没有说过。此话,不必萦怀。”绿珠低声说道。

    “哦不不不不……”李伟年激动起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如果活着,应该比我大……大一点,兄妹之称,我觉得我……担不起,不够资格。”

    丁二苗噗地一笑,心想这李伟年真有意思,居然这样算大小。如果这女鬼绿珠活到现在,都三四百岁了,别说妹妹,叫人家姑奶奶,你也没资格。

    绿珠也掩面而笑,道:“兄长此言差矣,小妹死于十八岁,寿数截断,年华已止。虽然死后又三百余年,但是在冥途中,再年岁增加。”

    “姐姐的意思,就是说她还是十八岁。”拴柱插口解释道:“李先生今年不止十八了吧?”

    “我今年二十三,”李伟年红着脸,对女鬼绿珠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妹妹了。”

    妹妹?果然来了,丁二苗嘿嘿而笑,眼神复杂地看着李伟年。

    对于丁二苗的笑,绿珠倒也不在意,继续向李伟年说道:“小妹为鬼三百余年,形单影孤。前世又辛酸零落,几百年来也处诉说。今既能够认李先生为兄长,也是天大喜事,我心甚慰。”

    “哎哎……,打住,打住。”丁二苗一挥手道:“绿珠小姐,现在你和李伟年认亲完毕,哥哥妹妹之间的事,以后慢慢说。现在请告诉我,请我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他越听越不对,这个女鬼似乎对李伟年心怀不轨。剧情再往下发展,说不定,真的如万书高所说,李伟年和这女鬼绿珠,马上就该夫妻对拜洞房花烛圈圈叉叉了!

    一再被丁二苗打断,绿珠的脸色略有些不悦,顿了一下说道:“丁先生不必多疑,绿珠只是生前凄苦,今日有幸认得李先生为兄,心中高兴,想跟他说说我过去的事……”

    说罢,竟黯然垂泪,眉间眼角一片凄婉。

    李伟年看到绿珠这样的神色,心中不忍,站起来说道:“绿珠妹妹,我很喜欢你……们姐弟,也很想听听你们生前的事。”

    你个闷烧的货!丁二苗瞪了李伟年一眼。刚才的“们姐弟”三个字,不是明显多余么?

    “我不喜欢听故事,不喜欢听几百年前的故事。”丁二苗站起身来,对女鬼绿珠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说,那我就先走一步。”

    “丁先生,人家去茶楼书场听书,还要给点闲钱的。”绿珠也站了起来,隔着帘子说道:

    “绿珠免费说故事给你们听,听完还有礼物相送,你又何必急着走?再说了,如果丁先生嫌绿珠烦絮,大可以让栓柱带着你,去后院看看风景。”

    “鬼府风景都是幻象,不看也罢。”丁二苗淡淡一笑:“你的礼物,是送给李伟年的吧?”

    突然又想起万书高的话,女人最珍贵的是什么?非是身体和贞操。看来这女鬼,今晚是想把她自己当成礼物,送给李伟年。万书高啊万书高,你这算是乌鸦嘴,还是算先见之明?

    “我的礼物,既送给我兄长,也送给丁先生。”绿珠嫣然笑道:“还希望丁先生不要嫌弃。”

    呃……,也送给我?这算什么意思,一女二嫁,还是大被同棉?这女鬼绿珠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丁二苗打了个激灵,连忙挥手道:“免了免了,你们玩的高兴就好,我不掺合。”

    绿珠似乎有读心术,她的脸一红,道:“丁先生不要误会,我说的礼物,是人……”

    “我知道你说的是人啊,所以才不敢要。”丁二苗继续推让。心里道,你说的人,还不就是你自己?

    李伟年的眉头一皱,突然开口道:“难道,绿珠妹妹说的人……,是杨德宝?他被你们抓在这里?”

    “不是杨德宝,他虽然可恶,但是我还没兴趣抓他过来。”绿珠摇摇头,又略带怨恨地看了丁二苗一眼,道:

    “我要送给你们的人,就在后院,让拴柱带你们去见见,然后再做决定吧。”

    说罢,绿珠转过身去,面壁而立,两肩微微耸动,似乎非常生气。

    原来自己猜错了?丁二苗咳咳两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突然心思一转,心中已经知道了谜底!

    在女鬼后院的人,一定是昏迷不醒的两个保安,李伟年手下的两个兵,小袁和小杜!他们之所以昏迷不醒,就是因为魂魄被这女鬼拘束在此!!

    如果今晚女鬼开恩,让李伟年把他们带回去,不等于,送了李伟年一件大礼物?

    妈蛋,鬼就是鬼!把人家手下的人抓了过来,然后又做好人,说你带回去吧,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这样的行径,和强行睡了人家的女儿,然后对人家父母说我送你一个女婿,有什么区别?

    天地间,哪有这样的道理!把我丁二苗当成傻子了吗?

    丁二苗想透了当中的机关,心中勃然而怒,习惯性地反手朝后背一探,就要发作。

    可是一探之下,没有摸到伞柄,丁二苗登时泄气,右手很古怪地举在肩头,进退不得。

    现在身处鬼府,身边没有万人斩,也没有任何法器,想要凭着指决咒语斗这女鬼,几乎毫胜算。

    拴柱扑哧一笑:“丁先生,你忘了带你的雨伞吧?”

    “哦……这个,我不是拿雨伞,我挠痒。”

    丁二苗嘻嘻一笑,右手在后脖子上挠了两下,心中愤愤。暗自思忖道,等回去以后,就带上所有法器,荡平鬼府,让你们这些魑魅魍魉,知道人间还有正法!

    ps:“人家去茶楼书场听书,还要给点闲钱的。”绿珠站了起来,隔着帘子说道:“各位看《鬼咒》的读者,可有给作者念响打赏一点闲钱的吗?奴家的故事,还要指望这家伙继续写下去……。大家鼓励他一下,就算是帮助奴家了。要是囊中不便没有闲钱,那么给张推荐票,捧个人场,也真真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