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极品狂少 > 013章 反应不一
    “雨馨姐,你感觉怎么样?”

    进入苏雨馨的房间,苏琉璃一眼便看到苏雨馨那张原本煞白的脸一片红润,整个人精气神得到明显好转,可是她依然不放心,没等走到床边,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琉璃,我好多了。”

    苏琉璃的关心让苏雨馨心中暖烘烘的,尽管苏琉璃和她只是堂姐妹的血缘关系,但两人的感情比亲姐妹还要深——苏琉璃母亲走上了从政的路子,无暇照顾苏琉璃的生活起居,苏琉璃从小便是跟苏雨馨住在一起的。

    若不是两人感情深,苏琉璃也不会偷偷地追上苏雨馨、福伯前往灵山,甚至穿着吊带、热裤,义无反顾地上山,结果浑身上下多处被划破。

    “呼……”

    苏琉璃闻言,当下松了口气,然后问出了更为关心的问题:“雨馨姐,那个混蛋没对你做禽兽不如的事情吧?”

    禽兽不如?

    苏雨馨瞬间明白了苏琉璃话中所指,没来由想起了之前因为在治疗的过程中浑身舒坦无比,情不自禁低吟的情形了。

    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情形,苏雨馨的脸上再次爬上了一片绯红,甚至……就连身子也是隐隐有些发软,那感觉就仿佛体验了‘活塞运动’美妙的女人在回味心身交流的快乐一般。

    难……难道那个混蛋真的把雨馨姐给办了?

    看到苏雨馨满脸绯红,苏琉璃瞪大了乌黑的眸子,心中大惊。

    “琉璃,你是在说叶神医?”就当两姐妹各怀心思的时候,苏母忍不住问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

    苏琉璃脱口应道,目光却是依然停留在苏雨馨那绯红的脸蛋上,“雨馨姐,你不会真的……”

    “琉璃,叶神医救了雨馨,是我们的恩人,你怎么能说他是混蛋呢?”

    苏母虽然出身贫寒,性子柔弱,在苏家没什么地位,但却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眼看苏琉璃诋毁叶帆,她少见地训斥起了苏琉璃。

    “伯母,我……”

    “妈,琉璃跟叶神医有些误会。”

    稍后,就当苏琉璃试图解释的时候,苏雨馨开口圆场,道:“我会和她沟通,消除误会的。”

    “那就好。”

    苏母闻言,松了口气,然后心存感恩,道:“回头我们要好好感谢人家叶神医。”

    “嗯。”

    苏雨馨点头回应,然后犹豫了一下,道:“妈,我有些饿了,你去做点吃的吧,我跟琉璃说会话。”

    “啊……好!”

    自从苏雨馨体内阴气发作之后,食欲大减,从未主动要求过吃东西,此时,愕然听到苏雨馨说自己饿了,苏母喜出望外地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了卧室。

    “雨馨姐,你刚说我误会他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母前脚刚离开卧室,苏琉璃便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感觉若是苏雨馨不给她解惑的话,她做鬼也不甘心。

    “琉璃,叶神医是个好人。”

    面对苏琉璃的询问,苏雨馨没来由地想起了叶帆那番真诚的话语,情不自禁地说道。

    好人?

    他是个好人?!

    苏琉璃惊得嘴巴微张,眼神中充满疑惑:即便那个家伙治好了雨馨姐的病,以那个家伙的做派,雨馨姐也不会说他是好人吧?

    “雨馨姐,张爱玲曾说,阴.道是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难……难道你真跟那个家伙做那什么了?”

    一直以来,苏琉璃都喜欢直来直往,刚才苏母在场她不好问出口,此时见苏雨馨说叶帆是个好人,当下直接地问了出来。

    苏雨馨闻言,惊得嘴巴微张,随后俏脸一红,带着几分恼羞地道:“琉璃,不准胡说!”

    “雨馨姐,如果你和他做那种事情,为什么说他是个好人?他不但好色,而且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以你的性子应该对他没好感才对。”

    或许是由于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或许是因为苏雨馨今天接二连三地反常,苏琉璃有些怀疑。

    “琉璃,你了解我,你说,以我的性子,若是真的因为治病和他发生那种关系,我会像现在这般开心吗?”无意间,苏雨馨被触动了心神,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耳畔响起苏雨馨带着几分伤感的话语,苏琉璃像是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当下醒悟,不过……却依然不解:“雨馨姐,那你为什么说他是个好人?”

    “因为,我选择与他房事进行治疗,但被他阻止了。”

    说话间,苏雨馨的脑海里没来由浮现出了叶帆那张带着几分倨傲的坚毅脸庞,语气莫名的有些复杂,“他说,他不介意跟我那样,但以我的性子,那般做对我而言实在太过残忍,会给我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

    “他还说,通过保守治疗的方式,他也能控制我的病情,甚至有可能到最后几年才会发作一次。”

    说到最后,苏雨馨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喜悦的笑容,她觉得这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

    “呃……”

    这番话直接将苏琉璃惊得目瞪口呆,她只觉得叶帆在她心中的形象仿佛要一下子被颠覆了。

    难……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他了?

    苏琉璃在心中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

    为了表示对叶帆的感谢,当晚苏宏远在苏家1号别墅设宴款待了叶帆,苏母、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作陪,苏明、苏飞羽父子借有事未参加,苏琉璃的母亲苏玲则无法赶回来。

    饭桌上,苏母与苏雨馨、苏琉璃三人再次对叶帆表示了感谢,其中苏琉璃望向叶帆的眼神怪怪的,似乎依然有些怀疑。

    对此,叶帆并未在意。

    当晚饭即将结束的时候,苏宏远提出要给叶帆一百万华夏币当作感谢,前提是恳请叶帆能够留下来彻底将苏雨馨治好。

    叶帆同意留下来,但拒绝了感谢费,理由是:他是受人所托。

    对于叶帆的拒绝,苏宏远倒也没有坚持——他很清楚,叶帆既然是楚姬介绍的,那么自然不会缺钱,而以叶帆自始至终所流露出那份深入骨髓的骄傲来看,若不是受人之托,就算苏家出一千万乃至一个亿,叶帆也未必会出手救治苏雨馨!

    与此同时,未去参加晚宴苏飞羽,见父亲苏明回到家中,立刻前往书房交谈。

    “爸,你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医怎么能治疗苏雨馨的病?”

    进入书房,苏飞羽开门见山地请教苏明,事实上,从离开苏家2号别墅后,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结果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事的确有些蹊跷,回头你去查一下那个医生的来历。”

    苏明虽然下午不在场,但也听说了下午的事情,且接到了福伯的电话,此时见苏飞羽一脸疑惑的模样,先是点头附和,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飞羽,如同我昨晚对你说的,那丫头的病就是治好也对你构不成威胁,何况她的病情只是暂时得到控制?”

    对于这一点,苏飞羽也是知道的,甚至……他也是用这一点来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

    “爸,您有所不知,今天爷爷在对那个野医感谢时说:因为他治好了苏雨馨的病,从今往后将是整个苏家的恩人!”再次得到安慰后,苏飞羽心中好受了一些,不过却是想起了下午苏宏远所说。

    “场面话罢了,岂能当真?”苏明不屑一笑,道:“不要说那个丫头,就是你我能代表这个家吗?”

    “看来是我多虑了。”苏飞羽心中释然。

    “飞羽,昨晚我就给你说了,那丫头的事情你就不要在意了,你只需要做好自己便可。”

    说话间,苏明的语气严厉了几分,道:“我不希望再看到类似今天下午这样的事情发生,听到没有?”

    “知道了,爸。”

    苏飞羽深知父亲苏明在责怪他下午试图去在苏雨馨伤口上撒盐的事情,当下低下头认错,不过心中对苏雨馨的恨意,不减反增。

    甚至……他还恨上了叶帆!

    在他看来,若不是叶帆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野医,他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地被苏宏远和苏明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