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极品狂少 > 016章 牛都吹上天了
    原本,叶帆就通过**那副形象判断出对方是来给苏雨馨治病的,此时见对方一脸牛.逼哄哄的姿态,心中隐约明白了什么,却没有拆穿,而是淡淡回应道:“我姓叶,名帆。”

    “叶帆?”

    苏锦帝默念了一声,暗暗回忆了一番,确定苏雨馨、苏琉璃姐妹没有这个朋友后,吹鼻子瞪眼,道:“老实交代,你怎么会在我家?”

    “你姐姐请我来帮她看病。”叶帆眉头微微一挑,懒得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给我姐姐治病?”

    苏锦帝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将叶帆打量了三遍。

    “原来小哥是医生啊,失敬失敬。”

    眼看苏锦帝不吭声,大师**装模作样地客气了一番,道:“鄙人**,青龙道观道长。”

    “青龙道观?”叶帆随意看了**一眼,“没听过。”

    “嘿,小王八蛋,居然敢在你张大爷面前装蒜?”

    **本想用自己的名头吓唬吓唬叶帆,让叶帆有多远、滚多远,此时听到叶帆嚣张的话语,当下气得蛋疼,心中暗骂一声,尔后却是没直接找叶帆的茬,而是带着几分不悦地对苏锦帝,道:“苏公子,既然你的家人已经请来了高人,又何必请我前来?”

    “张……张大师,你听我说,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眼看**有些生气,苏锦帝一脸恐慌地致歉,然后气急败坏地瞪着叶帆,“你是哪冒出来的啊?连张大师都不认识,也敢说是来给我姐姐看病的?我看你压根就是一骗子吧?趁老子没发火,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小王八蛋,抢我生意不说,见了我居然装傻,我跑江湖的时候,你还和泥巴呢,就这点道行,也敢跟我斗?”

    眼看苏锦帝怒骂叶帆不说,还有要教训叶帆的迹象,**心中冷笑不止,望向叶帆的目光充满了不屑,那感觉就仿佛先天境界的武者遇到了后天入门境的武者。

    苏锦帝的怀疑与辱骂让叶帆眼神一冷,他下意识地要将苏锦帝一巴掌抽飞出去,但察觉到一旁**得意洋洋的神采后,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来,他看得出苏锦帝是被**当枪使了,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再者,他也看得出来,苏锦帝对**尊敬,对自己不敬,出发点均是因为苏雨馨的病。

    如此一来,他若是给苏锦帝一巴掌,倒是落了下乘。

    “你应该是来给苏小姐看病的,冒昧问一句:你可知苏小姐得了什么病?该如何治疗?”叶帆的表情恢复平静,斜眼盯着**问道。

    “嘿,小子,你小小年纪便出来行医,我没有怀疑你就罢了,你还口出狂言,如今却要考我。”

    **自从行骗以来,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此时听叶帆质问,当下讥讽地笑道:“根据苏公子所说,他姐姐在如此炎热的日子里穿貂皮大衣,盖棉被,自然是因为体内阴气太盛。至于治疗方法,自然只有利用纯阳药物了。”

    “如果是一般的阴气,纯阳药物自然可以,但他姐姐是极阴之体,纯阳药物有用?”叶帆再次问道。

    这小子居然能看出对方是极阴之体?

    **心中一惊,隐约觉得叶帆似乎不像是不学无术的骗子,于是故作高傲地仰起头,再次以退为进:“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懂什么?”

    “我看你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治疗吧?”

    叶帆讥笑不止,至此,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就是一骗子。

    “笑话,老道我自从行医以来,还没遇到过治不了的病!”

    **被叶帆这句话咽得不轻,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抽了一耳光似的,脸蛋有些发烧,不过却是比之前更为傲气了,“我只是不屑与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讨论罢了!”

    话音落下,**的脑袋扬得更高,那嘴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才好,看似在欣赏天空美景,实则用余光看着苏锦帝,期待着苏锦帝将叶帆轰出去。

    苏锦帝见叶帆年纪轻轻,又没听说过**的大名,下意识地将叶帆当成了骗子,不过……刚才听叶帆谈到苏雨馨的病情言之有物,多少有些惊讶,以至于一直没有吭声。

    “苏公子,原本我看在你与你姐姐感情深厚,所以答应你出手救治你姐姐,既然你姐姐已请到高人,那我就不献丑了!”

    眼看苏锦帝默不作声,有点被叶帆唬住的样子,**皱了皱眉,直接添了一把火,“你给的报酬,我会如数奉还,包括那块玉佩!”

    “张大师,请不要生气,我这就让他离开!”

    耳畔响起**逼宫的话语,苏锦帝当下急了,也不再去想是否误会了叶帆,而是直接下了逐客令,“我不管你是来骗钱的还是真的来给我姐姐治病的,现在,我请你立刻离开我家中——我姐姐的病,不需要你治!”

    “叶神医。”

    苏锦帝下达逐客令后,不等叶帆表态,背后传出了苏雨馨的声音,只见苏雨馨穿着棉质的睡衣走出主建筑,随后,她看到了苏锦帝和**,眉头微微一挑,若有所思地朝着这边走来,“锦帝,你这几天跑哪去了?”

    “姐,这个家伙是你请来的医生?”

    苏锦帝原本就有些怀疑自己误会了叶帆,此时听到苏雨馨称呼叶帆为叶神医,脱口问道。

    “嗯。”苏雨馨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这位是?”

    “这位是青龙道观道长,**大师。”苏锦帝连忙介绍,道:“我特地请**大师前来给你看病。”

    **?

    苏雨馨闻言,当下想起前些日子苏琉璃也曾提议前去找**救治,但苏宏远说**根本不是什么高人,只是打着大师的旗号行骗,之所以没被揭发,是因为成为了官商利益联盟的一个重要的枢纽。

    “叶神医昨天已经帮我治疗过了,我的病情好转了许多。”

    想到弟弟为了自己不远千里跑到东南去请**,苏雨馨多少有些感动,以至于不想辜负弟弟的好意,从而没有拆穿**,而是道:“就不麻烦张大师了。”

    “苏小姐,原本我被你弟弟的诚心所打动,特地出山前来为你治病,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不自找没趣了!”

    **闻言,心中一惊,不过却是不动声色,道:“不过……我还是需要提醒你,通过我刚才我与这小子交谈来看,他根本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骗子!希望你不要被他蒙蔽了双眼,从而失去最佳救治时间,否则就算是我的老朋友神医褚玄机出手,也未必救得了你!”

    话音落下,**很牛掰地看了叶帆一眼,那感觉仿佛因为说自己是褚玄机的朋友,身份立马上升了几个档次似的。

    虽然对**很不爽,但叶帆不得不承认,**坑蒙拐骗的道行很深,说话一套一套的,将人性的弱点研究得很透彻。

    不过——

    当他听到‘老朋友褚玄机’六个字后,却忍不住笑了。

    这已经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的问题了,而是要将牛吹上天的节奏……

    他和老家伙生活了二十年,连老家伙头上有几根毛都数过,可却从未听过老家伙有个朋友叫**啊?

    ……

    ……

    ps:牛都吹上天了,票怎能不投?看书要投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