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极品狂少 > 024章 不死也得脱层皮?
    两辆警车呼啸离去,不过却有一名警察留下来等救护车,送苟伟去医院接受救治。

    苏飞羽也留了下来。

    目送着叶帆和苏锦帝被警察带走后,他已不像之前那般六神无主,相反,当他再次看到血肉模糊的苟伟时,竟然有些小兴奋。

    兴奋,是因为他知道,既然叶帆落入了警方手中,苟家绝不会让叶帆轻松出来!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猜测一般,当两辆警车消失在车流之中的时候,他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苏飞羽赫然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苟志风的来电。

    因为与苟伟关系密切,外加苟家和苏家有生意往来,是苏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的缘故,苏飞羽很早以前便存了苟志风的手机号。

    “志风叔。”

    或许是因为内心有愧的缘故,接通电话后,苏飞羽收敛了苏家大少的气势,显得十分客气。

    “小苏,我刚接到电话,听说小伟和你酒吧喝酒,结果被人给打了,具体怎么回事?”虽然苟志风从徐琴那里得知了事情经过,但也知道徐琴是一个十分阴险的女人,徐琴的话并不能完全相信。

    苏飞羽心里一咯噔,犹豫了一下,道:“志风叔,是这样的,今晚我跟小伟酒吧喝酒,小伟可能喝得有点多,走的时候,开车有些快,差点撞到人,结果那人和小伟发生了争执,还动手打了小伟。”

    “那人什么来头?”

    “那人是一个医生,目前正在帮我堂姐苏雨馨治病。”

    苏飞羽犹豫了一下,没有隐瞒叶帆给苏雨馨治病的真相,他知道这事是隐瞒不了的。

    苟志风闻言,沉默了下去。

    苏飞羽又补充道:“当时,我看到他们发生争执后,想息事宁人让小伟道歉,结果不等小伟道歉,那人便动手了。”

    “那人能治好苏丫头的病?”苟志风再次开口,一针见血。

    苏飞羽稍作思考,便道:“治不好,不过似乎能够控制我堂姐的病情。”

    “既然如此,那我给苏老爷子一个面子,就留他一条狗命。”略微沉吟,苟志风化身法官,直接给叶帆做出了宣判。

    “嘟……嘟……”

    耳畔回荡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苏飞羽似乎猜到苟志风要做什么,心中冷笑不止:“嘿,小杂种,你以为会点医术,懂点功夫就可以横着走了?社会不是你这么玩的!”

    ……

    对于这一切,叶帆并不知情,此时的他和苏锦帝坐在第二辆警车里,在一名警察的监视下,前往春江路派出所。

    “李哥,那小子既然敢在乔八指的场子里闹事,会不会是东海帮的人?”

    前方的警车里,一名叫王凯的警察吸着烟,满是疑惑地冲所长李彬问着,他虽然是一名小片警,但也知道,整个杭湖只有两个帮派,其中一个是他口中的东海帮,另外一个则是徐琴代表的青洪。

    准确地说,是徐琴的男人所代表的青洪杭湖分舵!

    “不是。”

    李彬手中夹着香烟,眉头死死地拧在一起,眸子里精光闪烁,“如果是东海帮的人,徐琴不会让我们出面,而是会按照江湖规矩处理。”

    “那就是过江猛龙了?”

    王凯想到苟伟的惨状,一脸心有余悸,他很清楚,若是刚才叶帆不配合的话,以他们这些片警的素质,想在没有枪的前提下制服叶帆,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应该是。”

    李彬点了点头,随后又联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但应该不止是过江猛龙这么简单。”

    “为什么?”

    “被打伤的人是苟伟,而苟伟是和苏家大少苏飞羽一起去酒吧,而那家伙却跟苏锦帝在一起,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李彬若有所思地说道。

    王凯愤怒道:“李哥,按你这么说,那小子酒吧闹事,等于是不给徐琴和乔八指面子,徐琴必须站出来。但她也知道那小子不好对付,同时也猜到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没有直接处理,而是耍手段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我们,这也太他妈阴险了!”

    “的确很阴险,但你不得不承认,身为乔八指的女人,她这一手玩得很漂亮。”

    李彬眸子里精光闪烁,“一方面,如果那小子不配合进行反抗,那将挑战警队和法律,下场显而易见;另一方面,即便那小子跟我们到所里,之后的事情也跟她无关了。如此一来,她既保住了颜面,又避免了和那小子正面冲突。”

    “李哥,那我们怎么办?”

    “皇帝不急,你这个太监急什么?”

    李彬没好气地瞪了王凯一眼,然后揭开谜底,“暂且不提这件事里面隐藏着什么猫腻,即便没有猫腻,以苟志风在警局的关系网,为他办事的人大有人在,还轮不到我们来管——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便可!”

    “嗡……嗡……”

    随着李彬的话音落下,车厢里响起了手机的震动声。

    这么快?

    李彬心中一动,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顶头上司——分局副局长的电话。

    “刘局。”

    尽管知道顶头上司打来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但李彬很识趣地选择装傻,只是客气地喊出称呼。

    “小李啊,我刚听说你管辖的区域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伤人案件,是吧?”身为虹口分局副局长的刘保军开口了,没有绕弯子,直奔主题。

    李彬连忙回应:“是的,刘局,目前凶手已经被我们制服,正在返回的路上。”

    “小李,根据有关信息证明,这起伤人案的凶手还涉及其他案件,为了彻底调查,刑.警队将接手这起案子,一会刑.警队张队长要去带人,你要确保将人交到刑.警队手中,明白吗?”刘保军不紧不慢地说着,语气毋庸置疑。

    李彬连忙立下军令状:“请刘局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嘟……嘟……”

    随着李彬的话音落下,他赫然发现电话那头的刘保军已经挂断了电话,当下暗自松了口气,然后不等手下询问,便直接命令,道:“刘局来电话了,刑.警队要来将凶手带走,预计刑.警队的人很快会抵达所里,在他们抵达之前,你们对犯人进行简单审讯,做好笔录,不要让刑.警队的人说我们只拿工资不干活。”

    “是,所长!”

    王凯和同事第一时间领命,心中却是不约而同地涌出了一个念头:被刑.警队带走,那小子不死也得脱层皮!

    十分钟后,两辆警车先后驶入春江派出所后院停车场,叶帆和苏锦帝两人分别被带进审讯室做笔录。

    “今晚,我和叶帆大哥酒吧玩……”

    审讯室里,苏锦帝按照警察的指示,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叙述了一遍,之后愤愤不平,道:“苟伟那个王八蛋不但开车撞叶大哥,而且出言不逊,甚至还要出手打人,简直就是活该!”

    “你可以回去了。”

    负责做笔录的警察直接无视了苏锦帝最后的咆哮,甚至连之前苏锦帝说的话,也只是随意记了两句。

    之所以如此敷衍,是因为他知道写与不写,都无法改变这件事情最后的走向。

    准确地说是,无法改变叶帆悲剧的事实!

    “我叶大哥呢?他怎么还没做完笔录?”出了审讯室,苏锦帝没有找到叶帆,当下冲一名警察问道。

    “他就算做完笔录也走不了。”一名警察不耐烦地说。

    “为什么?”

    “他把人打成重伤,已经触犯了法律,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那名警察说着看了苏锦帝一眼,“所以你不用等他了,赶紧走吧。”

    承担法律责任?

    苏锦帝脑袋一蒙,稍后想辩解什么,却见警察已经转身回了办公室。

    为此,苏锦帝没有冲进去和警察争执——他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可能会变得有些棘手,压根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于是第一时间拨打苏宏远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接通,语音小姐动听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苏锦帝的耳中,却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令得苏锦帝心头猛然一揪,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很快,苏锦帝从惊愕中回过神,不甘心地又拨了一遍苏宏远的电话,结果依然无法拨通。

    眼看苏宏远的电话打不通,苏锦帝急得想砸手机,不过……最后一点理智没有让他那么做,而是直接拨通了苏雨馨的电话。

    “姐,不好了,叶大哥打伤了苟伟,警察说叶大哥犯了重伤罪,恐怕要坐牢!”电话接通,苏锦帝一边走向外面,一边飞快地说着,急得双眼都红了。

    “呃……”

    电话那头,苏雨馨被苏锦帝的话惊得一怔。

    “姐,我刚打爷爷的电话打不通,你快想办法联系爷爷救出叶大哥!”苏锦帝见苏雨馨不吭声,连忙提醒道。

    “呼~”再次听到苏锦帝的话,苏雨馨深深吸了一口气,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沉声问道:“锦帝,具体怎么回事?”

    “姐,事情是这样的……”

    苏锦帝如实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同时气急败坏地骂道:“一定是苏飞羽那个王八蛋和苟伟合伙要整叶大哥!这事一定要告诉爷爷……”

    “锦帝,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爷爷正在回杭湖的飞机上,我也联系不上,这样,你继续留在派出所,随时关注事态变化,我去机场接爷爷。”

    经历了起初短暂的震惊过后,苏雨馨彻底冷静了下来,立即做出决定。

    她虽然接手了苏家部分产业,但在警方并没有关系,这件事情只有苏宏远出面才能解决。

    ……

    ……

    ps:两更6000+,求推荐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