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极品狂少 > 043章 自以为是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杭湖亮起了万家灯火,灯光笼罩着整座城市,朦朦胧胧,就宛如一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古典女子,美得让人惊叹。..

    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被誉为江南商界后起之秀的何凤华,没有像那些纨绔子弟一样混迹欢场,而是独自一人坐在西湖畔的一家茶楼里,一边饮着茶,一边欣赏着西湖的夜景。

    “砰砰——”

    敲门声将何凤华将目光从西湖的夜景商收回,他轻轻放下茶杯,淡淡道:“进来。”

    嘎吱!

    门应声而开,徐伟泽出现在门口。

    他依旧穿着钟爱的阿玛尼,手中拎着一款经典款的爱马仕男包,配上他鼻梁上架的金边眼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职场精英范。

    甚至,因为他身上那股因为自身努力而积攒的自信,他的身上已经隐隐有了一些商界大鳄的影子。

    只是——

    当看到房间里的何凤华后,他那股自信像是被蒸发了一般,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凤凰男无法消除的自卑。

    他第一时间弯下在外人眼中十分骄傲的脊梁,鞠躬道:“何少。”

    “茶楼老板私藏的雨前龙井,味道不错,来尝尝。”何凤华翘着二郎腿,拿起茶壶亲自为徐伟泽倒茶。

    “谢谢何少。”

    徐伟泽有些受宠若惊地道谢,他知道,在江南地产界能够让何凤华亲自倒茶的人不多。

    “今天我叫你来,一是为了核实确认绿湖集团江南公司关于滨河新区一期项目的投标价,二是想给你一些应得的奖励。”待徐伟泽激动地用双手接过茶后,何凤华开门见山地说出了与徐伟泽见面的目的。

    徐伟泽闻言,没敢先喝茶,二是轻轻放下茶杯,道:“请何少放心,我是整个投标工作组的副组长,最终的投标价是由我们开会敲定的,不会有错。”

    “看来你已经深深取得了苏雨馨或者说整个苏家的信任。”

    何凤华欣慰地笑了,他知道眼前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起点低、平台小的话,曰后所拥有的成就绝对不亚于自己。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泥泞路上行驶的奔驰就算姓能再好,也不可能超越高速路上的夏利,何况自己根本不是夏利?

    这注定了徐伟泽这辈子需要仰视自己的鼻息!

    “何少过奖了,要取得苏家的彻底信任恐怕还有不少路要走。”徐伟泽谦虚地笑着。

    何凤华似乎很喜欢草根精英在自己面前收敛骄傲的样子,他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如果今晚不是我约你来喝茶,想必你一定会去体育场看周欣然的商业演出吧?”

    “嗯。”

    徐伟泽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就好比他不曾在何凤华面前掩饰对周欣然的迷恋。

    那份迷恋,深入骨髓!

    “刚才我说过,今天约你的第二个目的是要给你一些奖励。”何凤华慢慢圆上自己的话。

    “呃……”

    听到何凤华这么一说,徐伟泽怦然心动,却假惺惺地拒绝,“我只是做好了何少吩咐的事罢了,不足以给予奖励。”

    “如果我说周欣然今天演出结束后,会在房间里等你,你会拒绝吗?”何凤华笑着问。

    没有回答。

    徐伟泽那一闪而逝的占有欲和无法掩饰的激动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心情,也给了何凤华早已料到的答案。

    “这算是对你这些年来不懈努力和始终忠诚的提前奖励。”

    何凤华仰靠在红木椅上,像是君王审视臣子一般望着徐伟泽,道:“等这次事成之后,我会将千岛湖畔一处别墅给你,周欣然每个月至少会去那里住一晚,直到你厌倦她为止。”

    “谢谢何少!”

    徐伟泽激动地起身鞠躬,对他而言,一栋千岛湖畔的别墅不值得一提,可是……能让自己迷恋数年的女人躺在自己的胯下,这足以让他体内的血液沸腾。

    “这是你应得的。”

    相比徐伟泽而言,何凤华表现得波澜不惊,那感觉仿佛他用一个亿长期为徐伟泽包养身为一线明星的周欣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或许是察觉到了何凤华话中的弦外之音,或许是已经能够肯定自己迷恋的女子会在今晚像是女奴一般伺候自己,徐伟泽冷静了下来。

    只是一瞬间,他便冷静了下来。

    他的脸上再无半点激动,有的只是感激与忠诚:“请何少放心,若人生如棋,我愿意当您棋盘中的卒子,为您赢得棋局的胜利!”

    “呵呵……到底是哈弗的高材生,文采斐然。”

    何凤华开心地笑着,用眼神示意徐伟泽入座,“虽然你现在还只是一颗卒子,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成为我商业帝国中的车马炮。”

    徐伟泽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了,周欣然的演出该结束了,去尽情地享受她吧。”何凤华摆了摆手,又补充道:“不必担心被跟踪,我的人都是反跟踪高手。”

    徐伟泽闻言,不得不佩服何凤华做事真是滴水不漏——他能想到你想到的,还能想到你想不到的!

    佩服之余,徐伟泽没有再添蛇画足地去说什么,而是拿起那款经典的爱马仕男包,离开了房间。

    “为了一个徐伟泽,砸出去一个亿,值得吗?”

    待徐伟泽离开后,一名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款款走入房间,为何凤华重新煮茶。

    望着包裹在旗袍里的诱人曲线,何凤华波澜不惊道:“钱生钱是最好的赚钱办法——想赚钱,就得舍得花钱,尤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去花钱。”

    “就好像当初你为了讨我父亲欢心,花了两亿天价买了几个破瓷瓶?”女人一边轻车熟路地煮茶,一边笑着打趣。

    面对女人的调侃,何凤华笑了笑,没做声。

    一方面,他知道女人并非在嘲笑他,而是在欣赏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眼前的女人是江南政界巨头的独女,同样还是他的未婚妻。

    因为获得这个女人的欣赏,他虏获这个女人的芳心,并且凭借非同一般的情商搞定了那位在江南官场权势滔天的岳父,一举成为了何家无可争议的接班人!

    而如今,他和眼前名叫韩静的女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嗡……嗡……”

    片刻后,就当韩静为何凤华煮好茶后,何凤华放在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或许因为对何凤华有绝对的信任,韩静没有去拿何凤华的手机,甚至连表情都未发生任何变化,而是动作优雅地为何凤华倒茶。

    何凤华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瞳孔微微收缩。

    想了想,他当着韩静的面接通了电话。

    “何少,我这里有美酒和美女,不知道您能否赏脸?”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刘琴那充满诱惑的声音。

    何凤华面不改色,淡淡道:“我喜欢茶,不喜欢酒,至于……美女,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没有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韩静也不例外。

    耳畔响起何凤华半开玩笑式的恭维,韩静那淡然的脸上涌现出了浓浓的笑意,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她喜欢何凤华的才华和能力,更喜欢何凤华的忠诚。

    至少,自从她和何凤华在一起后,她没有听到过何凤华和其他女人有染。

    “何少说得极是,和韩小姐相比,我这里的美女都要黯然失色。”电话那头,身为江南第一交际花的微笑着恭维,只是笑容中露出了几分讥讽。

    似乎,她猜到了韩静在何凤华身边,同样,她也知道,何凤华在过去两年里充当好男人,只是为了彻底走进韩家大门。

    毕竟,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也没有不会出轨的男人!

    “刘小姐,你今天突然给我打电话不是为了跟我谈风花月夜吧?”简单的寒暄、玩笑过后,何凤华主动步入主题。

    刘琴斟酌了一下,道:“是这样的,八爷想助何少一臂之力。”

    “哦?”何凤华瞳孔再次收缩,不动声色道:“什么意思?”

    “八爷知道何少想将苏家踩在脚下,想帮何少一把。”刘琴知道火候已到,不再绕弯子。

    “怎么个帮法?”

    何凤华不屑地笑了,他知道乔八指这种人不能深交,但又不能不交,所以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如今乔八指主动要缩进距离,何凤华心如明镜——乔八指想通过他结交在江南官场权势滔天的韩国栋。

    “苏家的情况,何少比我和八爷都清楚,苏宏远这条老狐狸是主心骨,苏明能力一般,最多只能守成,苏琴混迹官场对苏家产业帮助有限,唯独只有苏雨馨能力出众,能够让苏家更上一层楼。”

    “原本,苏雨馨身患怪病,苏家未来堪忧,如今苏雨馨被一名名不见经传的野医救活,苏宏远看到希望,不惜使出苦肉计让既定接班人苏飞羽进牢房,一方面给予苏雨馨安抚,一方面试图用挫折磨练苏飞羽,可谓是一箭双雕。”

    说到这里,刘琴停顿了一下,用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语气,道:“八爷的意思很简单,间接地让苏雨馨离开这个世界——打断那个野医的双腿,让他从此不敢踏入杭湖一步!”

    “你帮我转告八爷,这样的胜利会让我觉得胜之不武,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何凤华闻言,眼眸之中流露出了几分轻蔑。

    “何少真的不考虑一下?”

    刘琴虽然知道何凤华一向自负,却没有想到何凤华居然会如此干净利落地拒绝,毕竟她也知道,何凤华能否在对付苏家这件事情上有所作为,将决定他能否在韩国栋心中加分,从以及能否挺直脊梁走进韩家。

    “打打杀杀那是**中人干的事,我是商人,不能那么暴力。”何凤华语气中的不屑更浓,甚至已经有了几分鄙夷的味道。

    或许察觉到了何凤华语气中所流露出的鄙夷,刘琴没有再自作多情地继续劝说何凤华,而是面色难看,道:“既然何少心中已有打算,那我就不白费口舌了。”

    “再见,徐小姐。”话音落下,何凤华不等刘琴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韩静将倒好的茶递给何凤华,随意地问道。

    “乔八指想用一个小人物的双腿让我欠一个人情,在他眼里,我的人情未免也太不值钱了吧?”何凤华嘲讽地笑着,像是在说一件十分滑稽的事情。

    他不知道的是,小人物有时候会内裤反穿变超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