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极品狂少 > 065章 捉奸,捉奸!
    “雨馨姐!”

    车外,身穿运动吊带、短裤搭配运动鞋的苏琉璃,一边朝着宾利车走来,一边出声喊道。

    没有应答。

    车里,叶帆停止对苏雨馨输入劲力,不作停留,第一时间返回驾驶位,准备驱车离开。

    稍后。

    就当叶帆返回驾驶位准备启动汽车的时候,苏琉璃来到了汽车前,试图拉开车门,一下没拉开。

    “喂!”

    无法拉开车门,苏琉璃对着车窗玻璃敲了起来,发出“砰砰”的响声。

    耳畔响起敲窗的声音,望着苏琉璃那近在咫尺的娇躯,叶帆感到一阵头大。

    之前担心苏雨馨的病情,叶帆将汽车以六十度角斜着停在了公路上,此时若想驱车离开,必须要先将车头调正,可是……苏琉璃就在车窗旁,一旦叶帆启动汽车调正车头,直接会撞上苏琉璃!

    想了想,叶帆先是拉上汽车挡板,尔后打开车窗,打算与苏琉璃打声招呼,然后让苏琉璃让开。

    嗯?!

    愕然看到叶帆,苏琉璃没来由一怔:“怎……怎么是你?”

    “苏小姐,不瞒你说,在这里碰到你,我也觉得很奇怪。”叶帆脸上毫无破绽,而是一脸疑惑,“你姐不是说你去南藏旅游了吗?”

    “本小姐是去旅游,又不是去当喇叭,难道去了就不回来了啊?”

    苏琉璃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尔后像是机关枪扫射一般问道:“倒是你,怎么开我姐的车?我姐在车上吗?你为什么把车停在这?”

    “唔……车刚出了点毛病,停下来检查了一下。”叶帆面不改色道。

    “那我姐在车上吗?”

    不知为何,眼看叶帆避重就轻地回答,苏琉璃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说话间,一双大眼睛忍不住朝车里瞄,那感觉想发现点什么。

    “不在。”叶帆很肯定道。

    “嗯……”

    叶帆话音刚刚落下,躺在汽车后面折叠座椅上的苏雨馨在睡梦中翻了一下身子,两腿不经意间摩擦了一下,似是享受了快乐巅峰后的余温,下意识地轻吟了一声。

    “什……什么声音?”

    苏雨馨的轻吟虽然微弱,可是却被苏琉璃听到了。

    咯噔!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叶帆没来由觉得心头一紧,表面却是装作什么没发生的样子,满是疑惑道:“哪有声音?”

    “有,我刚明明听到了!啊……我想起来了,是女人的声音,你车上有女人!”

    苏琉璃很肯定地说着,略一思索便判断出是女人的呻.吟声——她和苏雨馨不同,不但对男女之事了解得一清二楚,而且还偷偷看过爱情动作片。

    “苏小姐,你听错了吧?哪有什么女人?”

    事到如今,叶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撒谎了,同时暗暗祈祷苏雨馨不要再突然叫了,否则,到时候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怎么可能听错?”

    苏琉璃直勾勾地盯着叶帆,哼哼道:“我说刚才喊了半天,你不开门,敢情你在我姐的车上玩车震啊?”

    车震?!

    叶帆无言以对。

    刚才苏雨馨彻底陷入疯狂的时候,身子乱晃,车子似乎确实震了那么一下,可也不是自己和苏雨馨在玩啊……

    “被我说中了吧?”

    眼看叶帆无话可说,苏琉璃就像是在比赛中占据了上风一样,直接来劲了,“你个臭流氓,居然在我姐车上做这种事情,实在太可恶了!”

    “正常生理需要而已。”

    眼看无法辩解,叶帆索性不辩了,对他而言,只要不让苏琉璃看到苏雨馨此时的样子就行。

    “你……你太无耻!”

    苏琉璃闻言,气得奶疼,没好气道:“你给我把车门打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在公路上跟你玩车震!”

    “苏小姐,这是我的私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吧?”叶帆故意板起脸,没好气地回应道。

    “你……”

    这一次,苏琉璃不仅是奶疼了,甚至有那么一点经疼,她伸出白嫩小手指着叶帆,气急败坏道:“你在我姐的车上和别的女人做那种不要脸的事,我凭什么不能管?万一弄脏我姐的车怎么办?万一那个骚狐狸把艾滋病毒留车上怎么办?”

    听到苏琉璃这番话,叶帆实在很想撬开苏琉璃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为什么想象力会如此丰富。

    他想了想,很不客气道:“苏小姐你有所不知,你姐已经把这辆车送给我了。这也就是说,我现在是这辆车的主人,不要说我找女人车震,就是在车上撸管也轮不到你管啊?”

    “啊……你……不要脸!”苏琉璃气得满脸通红,她实在想不通世上怎么有像叶帆这种脸皮厚的人。

    “唔,苏小姐,你刚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我们刚刚车震的时候,有点过火,在座位上留下了痕迹,你确定要看?”叶帆笑眯眯地问。

    “你……变态!”苏琉璃闻言,似乎脑补出了那副画面,娇躯没来由朝后退了两步。

    “再见!”

    叶帆微笑着启动汽车,扬长而去。

    “不要脸、死流氓、死变态……”

    目送着宾利房车离去,苏琉璃气得直跺脚,尔后……心中一动,飞快地冲上了路虎,启动汽车,直追叶帆——她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吓了狗眼,看上叶帆!

    嗯?

    叶帆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不禁愣了——苏琉璃这是要闹哪样啊?

    短暂的愣神过后,叶帆当下将油门踩到底,宾利房车陡然加速,就仿佛一辆钢铁怪兽一般,呼啸着冲向了九溪玫瑰园富人区。

    “哼!”

    苏琉璃不甘示弱,如同叶帆一样,将油门踩到底,大有一副姑奶奶要不追上你就不姓苏的架势。

    察觉到这一幕,叶帆想了想,放弃了直接回九溪玫瑰园的决定,而是决定在前方十字路口拐弯——这条公路上基本没什么车,两辆车的速度相差无几,他想甩掉苏琉璃的可能性不大!

    “茲~”

    很快的,在叶帆的操纵下,宾利房车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做出一个足以列入教科书的漂移,尔后再次加速,呼啸着离去。

    “呃……”

    看到这一幕,苏琉璃惊得嘴巴张得老大,以至于忘记了减速、拐弯,等回过神的时候,加长宾利已经看不到影子了……

    “啊——”

    与此同时,宾利房车里,苏雨馨因为刚才的漂移,身子一滚,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发出一声闷哼,同时在疼痛的刺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叶……叶神医……”

    因为刚刚苏醒的缘故,苏雨馨的意识还处于恍惚状态,只记得自己与叶帆在回家的路上,对于刚才陷入疯狂的事情毫无印象。

    只是——

    随着叶神医三个字喊出口,苏雨馨适应了车内灰暗的光线,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晚礼服被撕破不说,滑落在腰际,胸前的黑色蕾丝胸衣也是被拉了下来,两只白里透粉的小白兔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怎……怎么回事?

    这个发现,让苏雨馨吓得脸色一变,本能地做出了女人的自卫动作:夹腿、护胸,同时飞快地思索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苏雨馨想起自己本来在回去的路上和叶帆聊天,之后不知为何,突然病情发作,叶帆将车停下,帮她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她感到莫名的兴奋,情不自禁地呻.吟不说,还撕扯起了晚礼服……

    记忆到此终止,之后苏雨馨完全陷入了疯狂之中,没有任何记忆,只能想起自己好像飞入云端一样,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难……难道叶神医他?

    苏雨馨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念头涌出,苏雨馨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满是紧张而担忧地将手伸入裙摆里。

    很快,苏雨馨的嫩白小手传来一股湿漉漉的感觉……

    咯噔!

    苏雨馨以为自己摸到的是血,吓得心脏一抽,浑身僵硬在折叠座椅上,整个人完全傻眼了。

    虽然因为叶帆那句‘摸手治标,房事治本’,苏雨馨曾想过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叶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还是在车上……

    “叶……叶神医怎么会这么做呢?”

    愣神过后,苏雨馨的心中完全被这样一个念头所充斥,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叶帆第一次为自己治疗时的情形。

    那一次,为了活着,为了长痛不如短痛,她狠下心,打算将第一次给叶帆,以便于叶帆能够一次治好她的病,结果叶帆眼神清澈地拒绝了她。

    那一次,她的内心充满了感激,更多的则是感动。

    因为那份感动,她听到苏琉璃说叶帆在房间里看h片,还试图对苏琉璃图谋不轨后,只是一笑了之——她根本不相信叶帆会那么做!

    “难道琉璃说得是真的?”

    苏雨馨再次暗问自己。

    不可能!

    几乎条件反射一般,苏雨馨心中涌现出了肯定的答案。

    直觉和理智告诉她,叶帆不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

    “应该是自己病情突然发作,变得很严重,他无奈之下才这么做的。”

    否定叶帆趁人之危的猜测后,苏雨馨如是想着,心情突然好受了一些。

    “嗡……嗡……”

    与此同时,原本安静的车厢里突然响起了手机的震动声,苏雨馨将手从裙摆中抽出,用另外一只手将皮包拿了过来。

    想了想,苏雨馨还是打开了车灯——她要先从包里找到卫生纸擦擦手,再接电话。

    车灯打开,照亮了整个车厢,苏雨馨望着黏糊糊的右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她的手上没有血,有的只是爱.液……

    ……

    ……

    ps:求收藏、推荐票!!另外,朋友新书《天下道人》上三江了,哥们、姐们帮忙支持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