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儒道至圣 > 第七十一章 壮行诗
    马车来到州文院,门前已经聚集着许多秀才的家长,许多秀才很不情愿家长在身边,毕竟他们在外面是人人羡慕的州文院院生,可父母永远把他们当孩子。

    尤其是呆板的杜书岱,几乎被他奶奶在揉搓,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方运看着想笑。

    方运背着大半个人高的大背包走过去,奴奴就舒舒服服趴在背包上,东瞅瞅西看看,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人,在看向州文院里面的圣庙的时候,露出少许畏惧之色,急忙转头。

    陆宇向方运招手,大声问:“方运,你竟然养了灵兽?这下我们安全了。来,我看看!”

    陆宇说着就要过来抱奴奴,奴奴突然毛发直立,呲牙咧嘴,凶相毕露,陆宇吓得急忙后退,撞在他父亲身上,他父亲对着他额头拍了一巴掌。

    “没出息!”

    众人哄堂大笑。

    奴奴也被逗笑,用一只爪子轻拍方运的肩膀示意,另一只爪子指着陆宇嘤嘤叫,好像在说看傻子、看傻子。

    哄笑之后,三个班的十六名院生、府军的三个什四十五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一起。

    州文院的四品官员高院正前来,在众人拜见过他后,他开始当众书写《诗经》中的名篇《常武》,这是一首赞颂周宣王出战的诗篇,同时也是目前圣元大陆最佳的“壮行诗”,若是大儒以圣页写《常武》,则能保证十万人在三个月内拥有超出常人三倍的体力、力量和耐力!

    壮行诗是普通士兵跟妖蛮战斗的根本力量,远比普通的杀敌诗词强大。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

    整我六师,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

    ……”

    在写到“王命卿士”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一声仿佛穿越时空而来的声音。

    “出发!”

    一层极淡的半透明白光出现在纸页上。

    “书法第一境,笔落有声!”方运心里想,甚至有些羡慕,这第一境能让战诗词的威力提高两成。

    在写到“整我六师,以修我戎”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大军整军的口号,还有磨刀霍霍。

    在高院正写这篇诗文的过程中,方运清晰地发觉高院正不仅能调动自身的才气,甚至能借用州文院的才气。

    “看来传言是真的,在州文院中学习,会不知不觉被圣庙的才气所洗礼,才气成长。看来我能这么到才气十寸,跟州文院有莫大的关系。剑眉公长留州文院,恐怕也是这个缘故。”

    大量的天地元气涌动,甚至在天空形成的呼呼的风声,不要说这些读书人,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听到。

    在场的每个人都被这壮行歌的力量感染,静静地听着,连那些家长都不由自主挺直身体,把自己当成即将出征的士兵,其中有一些上过战场的家长甚至回忆起当年的经历,眼泛泪花。

    高院正是一位进士,一开始只是笔落有声,写完一半后,所有人都看到他每写一个字,就有一朵半透明的粉色小花在笔尖绽放。

    所有人肃然起敬,这是书法第二境的妙笔生花,因为哪怕江州第一人李文鹰的书法也不过是这个境界,不过李文鹰一旦写战诗词是满篇生花,境界比高院正略高。

    纸页上的白色宝光开始蔓延,最后覆盖了四成的纸面。

    方运静静地看着,就见高院正写完最后一笔后,那页纸表面的白色宝光迅速扩展,如同光罩扣在之上,可惜只覆盖了九成。

    方运看向高院正手中的笔,最后的五成宝光应该是那笔的力量,应该是一只用大妖骨头制成的毛笔,属于州文院的珍藏。

    承载着壮行诗《常武》的纸页飞到半空迅速燃烧,化为纯白色的光点如雨落向出征的众人。

    突然,一阵阵骨骼爆鸣声接连响起。

    这威力提高了近一倍的《常武》有着强度大的威能,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肉眼可见的变化,肌肉鼓胀,身高提升,力量增大,体内时时刻刻有一股热流。

    方运得到李云聪的提醒,本来就穿较宽大的衣裤,可现在竟然觉得衣服紧贴着身体,非常不舒服,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方运用力握拳,感觉此刻的自己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真是神奇的世界,怪不得人族的普通士兵可以跟妖蛮战斗,我现在的斗志似乎也受到《常武》的影响,变得好战了,恨不得上阵杀妖。这壮行诗和那些辅助战诗词不仅害,反而能不断强化人的身体,只要营养跟得上,一个童生老兵甚至能轻松杀死一头妖兵。”

    奴奴伸出白色的前腿,用爪子按着方运上臂的肌肉,感到充满姓和爆发力,眼里满是好奇。

    高院正道:“此《常武》可维持一个月,诸位学子要谨记先贤恩惠、众圣庇护,为我人族杀妖灭蛮!壮行,出发!”

    所有人一起向圣庙的方向作揖道:“谢先贤、谢众圣!”

    学子和府兵转身走向甲牛车。

    方运好奇地看着甲牛,这些牛的体表没有毛,身上仿佛贴着一块块黑色发亮的甲片。

    甲牛原本是妖牛和普通牛所生,经过多年改良,只要吃草就能养活,力大穷,而且姓格温顺,擅长长途奔跑,是各国饲养最多的兽类,比蛟马都多。

    当年齐国大将田单的火牛阵用的就是这种甲牛。

    甲牛车比普通马车大得多,可坐二十人,而拉车仅仅需要两头甲牛。

    在战场上,还有甲牛战车,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和数”中的“御”就是指驾驭战车,现在也包括骑马。

    三个班的秀才和三什府军一共乘坐六辆甲牛车,第七辆甲牛车上装着炊具、干粮、腌肉、腊肉、行军帐兵器等物。

    在众多家长的挥手和大声嘱咐声中,这支队伍向大源城外驶去。

    甲牛车在城内行驶的很慢,到了城外,慢慢发力,很比普通人奔跑还。甲牛车的车轮用取自妖山的奇木制作,车里的人只感到轻微的颠簸。

    方运估算了一下,这甲牛车的时速能超过五十里。

    在车上,三个班的先生不厌其烦地讲述如何杀妖和各种注意事项,哪怕这些学生已经知道,也认真听。

    两个小时过去后,王先生已经说完所有的事情,一班的人就开始闲聊。

    聊着聊着就说起朝廷的事情,王先生看了方运一眼,道:“儒家为主,乃唯一大道,有志于封圣者莫不遵从。但圣道艰难,许多人只求成大儒。有的只求闻达官场,所以学杂家;有的一心为护人族,所以主修兵家力量;有的以法治国,主修法家;有的为救国于危难,走纵横家之路而夹缝求生。自数百年前起,各国杂家开始主攻权术,所以哪怕各国就算有儒道大儒镇压,也难以撼动这个庞大群体,毕竟他们背后是吕氏世家。”

    接着,王先生又分析了景国各家,实则是讲述景国官员派系。

    方运渐渐听明白,文院一系大都是主修儒家,而军方以兵家为主,文官一系则非常复杂,修权术的杂家往往得势,掌握最要害的吏部,而吏部恰恰是负责考评官员和任命官员的衙门,所以杂家的力量才比昌盛。

    左相柳山极为精明,自往各家势力渗透,但不会突破底线,同时拉拢了农家、法家、纵横家等许多力量,用强大的权术把持国政。

    文相虽然是大儒,主管景国教化,但因为是真正的君子,论做什么都堂堂正正,终究不可能放着儒家大道不走而去钻研权术跟左相斗,在朝堂上自然处处下风,所以景国的朝堂依然是左相一手遮天。

    王先生还特意点了方运一句,儒家、法家等以文胆立誓可以信,但有些人的誓言不可信,兵家有

    “兵不厌诈”,纵横家有“朝秦暮楚”,杂家有“兼容并包”,名家有“白马非马”,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规避誓言或承诺,不过仍然有一定的危险和隐患。

    王先生又讲了其实儒家也有一句话可规避誓言,孔子曾说“要盟也,神不听。”是说一个人在被胁迫的情况下立誓,可以违背誓言,但前提是自己做得是公正、大义之事,若是立身不正,则法规避誓言。

    方运明白王先生在教导自己,心中十分感激,若不是有这样的人教,自己很可能要撞得头破血流才会明白。

    一路上非常顺利,午间,七辆甲牛车到达米县县城,早就得到消息的县令率领衙门官员和望族之家迎接。

    院生杀妖是磨砺心志,按照规矩不能入大城享乐,所以米县县令在城外的驿站摆下饭菜邀请所有人。

    在饭桌上,何县令详细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米县水路纵横,一直会有妖民从长江而来,但妖民不过相当于童生,只不过力气大一些,智力低下,三五个手持武器的大汉就能轻松杀死。

    可因为曲水县和米县相邻,少数曲水河的妖兵妖民逃到这里。府军先派人清剿了一番,最后发现没有妖将,便上报府里,于是州文院把秀才班的杀妖地点改在这里,而出现妖帅的曲水县一直戒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