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一章 伤重小兵
    “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

    “刘备大人,小子刘易,十七岁,无父无母,涿郡人,和大人是同乡。听说大人你在招募义兵,便投奔大人而来了。大人和关羽、张飞两位大哥在桃园里设置三牲酒礼,祭拜天地,结义为兄弟,大伙看着觉得也挺有意思的,所以,大家让俺来和你说说,想借这个桃园一起一个誓……”

    ……

    “……黄正、武阳、朱绍……韦节、刘易……吾等!共三百六十五人,在桃园共同立誓!今参加义军,一起就是兄弟,从今以后,大伙同心协力,同生共死,奋勇杀贼,保卫家园!一起誓死跟随刘备大人,共进同退,建功立业!他日若能衣锦还乡,也共同一起娶媳妇!”

    “哈哈!好!兄弟们,来!大碗酒干了!”

    “干!哈哈……”

    ……

    “胜了!胜了!张飞刺黄巾贼将邓茂!关羽斩黄巾贼主将程远志……”

    “又胜了,可惜让黄巾贼张梁、张宝逃了……”

    “大胜!大胜!黄巾贼兵献上张宝级投降,我们攻下阳城啦!”

    “大汉威武!黄巾余党赵弘、韩忠、孙仲尽皆伏诛,我们胜利了!皇上万岁!大汉万岁!!!”

    ……

    “刘备大人,俺们打了大小三十余战,几乎是每战必胜,特别是关羽、张飞两位大哥,武勇无敌,斩将夺旗,率领大伙立功无数,这次朝廷的封赏肯定有不少吧?”

    “是啊,朝廷论功行赏嘛,我们立了那么多的战功,封赏肯定有不少吧?可惜我们也死了一百多个兄弟。”

    ……

    “刘备大人,我们在洛阳等候封赏也快有一个月了,朝廷的封赏什么时候下来?”

    “什么?权且教省家铨注微名,待后却再理会未晚?这、这不就是等于没封赏了吗?回家后到当地的官府登记了名字就能有封赏么?刘备大人,这、这可怎么办?兄弟们还有很多负伤的,没钱治伤啊,现在伤情越来越重了,特别是那些重伤的兄弟,眼看就要不行了。刘备大人,朝廷有没有派医生大夫来为大伙治伤?”

    ……

    “什么?这二、三两的银子是我们的遣散费?我们被遣散了?那么刘备大人你呢?什么?你要到定州安喜县去上任了?那、那我们怎么办?那些伤兵怎么办?刘备大人!等等,你、你不带我们一起去么?你不要我们了?”

    ……

    “刘备大人!我们在桃园不是立誓说共进同退么?”

    “刘备大人!刘备大人!别抛下我们啊!”

    ……

    “啊……”

    刘易的头痛欲裂,大叫一声坐了起来,脑里出现的奇怪信息像放电影一般,一幅又一幅的画面闪过。

    “啊,是刘哥儿,刘哥儿醒过来了。”

    “刘哥儿,先别动,先不要动,你身上的伤口太多了,一动就会拉扯到伤口,会流血的。”

    刘易坐起的身躯又被人按了回去。

    躺回去时,刘易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草味,不明所以的想看看这是哪里,可是他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情况,就被身上传来痛得全身像散了架一般的剧痛弄得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刘哥儿,刘哥儿,能听到我们说话么?”

    “刘哥儿你醒醒!”

    “唉……”

    在旁边看着的两人神情焦急的摇曳着刘易的身体,但好一会都没有半点反应,不由颓然的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呼唤。

    此两人是刘备义军中年纪最大的两个,伙头兵黄正和武阳。

    黄正身形高大,脸膛虽坳黑,却长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很有威相,他已经三十九岁了,过了年就是四十。武阳三十七岁,长得黑黑瘦瘦,脸形尖削,和他名字的阳字挨不上边,一点都不阳光,反而可以用有点猥琐来形容。

    他们两个原本都是涿郡出了名的大侠。呃,所谓的大侠,就是那些混混之类的地方流氓。

    刘易在涿郡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小混混,和他们一早就相识了,还有过一点交情,曾经一起到涿郡当地的士族大户家中混过饭吃。之后大伙一起加入了讨伐黄巾贼的刘备义军,还一起借张飞家中桃园立过同进共退的誓言。

    黄正和武阳,他们以前虽然是不务正业的混混,但是他们还挺有义气的,特别是参加了义军之后,一改以前那些偷鸡摸狗的陋习,待人和气大方,和谁都合得来。再加上,他们在义军中,按年纪来说是最大的,义兵在私底下都叫黄正和武阳是大哥、二哥,久而久之,他们在刘备的义兵当中也有了一定威望。

    现在军营里的伤兵,都是他们在组织着人照看,如果没有他们两人,估计在刘备走后,义军兵营里早已经乱了套,重伤兵营里的伤兵也不会有人来照顾了。

    “黄正老哥,你看怎么办?两三天了,刘哥儿就只醒了一次,现在又昏过去。还有他们这几个重伤昏迷的兄弟,他们也要很久才清醒一会,估计……都挺不了多久了。”武阳有点不忍心再看行军小床上浑身都是伤的刘易,转开脸指着营帐里另外几张行军小床上躺着的重伤兵道。

    “唉……医生大夫都说他们没救了,我们、我们现在也只能为他们尽一点人事……”黄正那方正的国字脸上,流露出一种痛心的神色:“等他们醒过来,问问他们还有什么遗言吧……”

    “可、可是我怕我们没时间等了。如果我们再不走,那、那么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武阳有点傍徨的说道:“宫里的内侍已经来军营宣过圣旨了,要我们这些义军必须在年前离散,军营也要马上折除,今天已经是十二月十六号了,如果我们在年前不离散,就会被朝廷按黄巾同党、乱军处之。”

    “这些先不管了,现在是能拖一天就一天吧。”黄正拍了拍武阳的肩膀,转身往营帐外走去,走到了帐门又回头无奈的道:“夜了,我们先去睡吧,明天我再进城去,看看能不能把大夫请来。刘哥儿他们这几个重伤的我们也只能是尽尽人事,但另外的那些轻伤的兄弟,总要治好,要不然,这天寒地冻的,我们一旦被赶出军营,就算是想走回涿郡也走不了。”

    “这天杀的!还以为跟着刘备出来,能混上好过一点的日子,谁知道他会拍拍屁股就走了,抛下我们在这破烂的军营里,任由咱们自生自灭。我呸!朝廷也是的,不把我们当人看,我等都是有战功之兵啊,连个挡风遮寒的地方都不给咱们!真是狗屁!”武阳看着黄正离去的背影,突然有点激动的跳脚骂起来。

    不过,他见黄正没有回应自己,只好郁闷的在离开军营帐之前,为军营帐中间的火盘是多加了一点黑炭,使火盘的炭火可以燃到天亮。十二月寒冬,几乎天天都降着大雪,寒气迫人,如果没有一点炭火保持帐内的温度,估计行军小床上的伤兵都有被冷死的可能。

    就在黄正和武阳先后离开的时候,刚才他们呼唤不醒的刘易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内露出了比武阳刚才更悲愤不满的神色,低声骂了一声:靠!

    这家伙刚才只是昏迷了一会就再醒了过来,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的画面,已经让刘易明白,自己穿越了,该死的穿越到了东汉未年也就是三国时代来了。

    刘易悲愤不满之余,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丫的,这是哪跟哪啊!不带这么整人的,老子的小日子本来过得有滋有味的,怎么就莫明其妙到了这个三国时代来了呢?来了就来了,可是别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快要断气的样子啊。

    想自己,好歹都是一个拍电影的武师,虽说是小龙套,但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龙套武师。平时虽然没有资格去潜规则那些漂亮的女星,但凭着自己的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形象,也一样获得了不少女星的赏识青睐,时不时都可以和她们约约会,谈谈情,风花雪月什么的……这日子过得,那个叫舒坦啊。可是现在?唉……没了,没了,我的明星小mm啊……

    刘易记得,自己跟随剧组到实地拍摄一组赵子龙长板坡救阿斗的镜头,拍完后,那个扮演糜夫人的娇媚女主角才现遗失了一个新卖的新款太阳能手机。见她抛了几个媚眼给自己,一时魂与色授之下便自告奋勇回拍摄现场去为她寻找手机,好不容易找到那女主角遗失的太阳能手机,却意外的掉进了一个被荒草掩蔽着的枯井……这就是刘易最后的记忆了。

    刘易不知道,那口枯井,其实就是当年糜夫人把阿斗托付给赵子龙之后所投之井,他倒霉的成了那口枯井的千年来的第二缕冤魂,成了被刘备抛弃了的一个伤重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