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三章 女大夫
    “咦?黄正老哥,你看!”先进来的武阳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盖在刘易身下的棉被隆起高高的一块,不由惊疑的指着道。

    “什么?啊?这、这刘哥儿的那玩意也太厉害了吧?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如此一柱挚天,好大的本钱啊!真想不到,刘哥儿年纪轻轻的,他的那玩意就如此雄伟,如果让懂得那事儿的妞儿看到了,不为之疯狂就怪了。”黄正顺着武阳的手指一看,不禁瞪大眼睛有感而的道。

    n年之后,黄正总会非常崇拜自豪又肉麻的对别人说,自己在追随大帝之前,曾有幸见识过大帝的惊天巨挚,当下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此天赋导禀的人,他日必然是不平凡的人物,所以,从那时起,就已经立下追随大帝之决心……

    “唉……可惜啊,刘哥儿身上的伤……不知道他还能挺多久。”武阳也明白了刘易体下隆起来的是什么,惊羡的道。

    刘易躺在床上,听到武阳一语双关的话,羞窘得差点没有找一条地缝钻下去。

    一柱挚天并不是俺的错啊,俺敢誓,俺的心里绝对没有一点不纯洁的思想,这也更加不是自然反应的晨勃现象,见过快要断气的重伤号还能晨勃的么?

    nnd,居然忘记了元阳神功口诀后面的一段话:阳气若生,万物回春;指天阳起,所向披靡。独阳不生,孤阴不长;阴阳相合,元阳不息;一级神枪,夜夜御女;功达九级,天下无敌。

    对于练成元阳神功是否天下无敌刘易还不知道,体内的灼热之气是否就是阳气,也不太肯定。但是这个指天阳起,刘易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就是指那跨下之物天天向上的意思……什么的一级神枪?这很明显的是一级y枪啊。

    刘易想通这些,更加肯定跨下之物的高挺,绝对不是自己的错,一定是元阳神功的错。

    “咳咳……”无论是谁,自己的家伙挺起来让别人看到,总有那么几分不好意思,所以,刘易没能再保持沉默了,赶紧连咳了两声装作醒来,一边念着清心诀想把自己的家伙弄消停下去。

    “啊,刘哥儿,刘哥儿,你终于醒了,你昨天醒了一下就又昏过去了,害我们以为你是回光返照……呃……呸!”黄正一听到刘易的咳嗽声,惊喜的扑过行军小床边,嘴上有点语无伦次的叫道。

    伤得晕睡了一两天的人,突然清醒过来,的确是让人感到有点惊喜。

    “刘哥儿吉人天相,看老哥你说什么话?赶快吐口水重新说过。”武阳见刘易醒了,自然也高兴,但听黄正冲口说出什么的回光返照,赶紧推了一把黄正,免得他会说出一些不吉利的话来。

    “呵呵,对对,我老正说错话,重新再说过,刘哥儿你福大命大,肯定会没事的。”不过,他想到刘易的伤情,只是高兴了一下,便又面露担忧,关切的问:“刘哥儿,你、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两位大哥,你们放心,我还死不了。”刘易见自己的老二消停得慢,只好坐了起来,这样就不用那么的显眼。

    “啊!”武阳看着刘易居然坐了起来,吃惊的道:“刘哥儿,你、你怎么坐起来了?你能自己坐起来了?”

    “哦?”刘易看着武阳吃惊的脸容,这才醒起,自己坐起来很自然,心里不禁也有点奇怪,昨晚醒来时,一动就全身痛得散了架,痛得自己都晕过去,但现在好像没有那么痛了,难道又是自己练成了元阳神功的关系?阳气若生,万物回春?所谓的阳气本身就有治疗伤势的功能?

    “先别动,先别动,我现在去叫医生大夫来帮你治伤,武阳老弟,你先看着刘哥儿啊。”黄正却担心刘易会因为坐起而扯裂伤口,不管那么多,赶紧伸手把刘易按回床上,一边急急的交待武阳照看着刘易。

    “叫医生大夫来?”刘易见黄正急急脚的就要往外走,想到他去叫大夫来有用么?自己都是那些大夫说没救了的人,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再说了,他一定就能叫得到大夫来么?所以赶紧叫停道:“黄正大哥,别、别急着去叫大夫,我还有些事想让你帮帮忙的。”

    “有事?那也先让大夫来看了再说,大夫现在就在轻伤兄弟的营帐里,我先过去请他们来,先为你治伤重要。”黄正却没有停住,一下子就钻出营外去。

    “大夫就来了?”刘易奇怪的问。

    在黄正掀开帐门的那一下,刘易看到了外面的天色,现在应该还是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昨晚黄正说今天进城去请医生大夫来,但这么早就请来了?

    “嗯,来了,一早就来了。”武阳答道。

    “是你们去请来的?”刘易疑惑的问。

    “呵呵,不是。我们哪有那么容易请到大夫来?”武阳笑了下,神情有点古怪的样子道:“是女大夫,她们自己来的,还带了很多草药,听说,听说她好像是朝中那个郎中张……张钧,对,就是郎中张钧的女儿。”

    “女的?郎中张钧?”刘易一听,马上就来兴趣了。

    刘易在不幸穿越之前,正在拍摄三国题材的电影,为此也恶补了几遍三国演义,这个郎中张钧,正是三国演义开始的时候出现过的人物。

    说起来,这个郎中张钧,和大伙这些义兵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关系。不久前,刘备因为得不到朝廷的封赏而郁郁寡欢,刚巧在街上碰到了郎中张钧,便向他陈述了自己的功绩,并告知自等得不到封赏是因为没有钱银贿赂宫中十常侍的关系。

    这个张钧呢,他可是一个刚烈正直,敢怒敢言的家伙,他觉得刘备这些义军是有功之士,却没能得到半点封赏,朝廷如此有失公允,也怕因此而寒了将士的心,所以,一怒之下,马上朝见皇上,奏斩十常侍,封赏有功者。

    可惜,皇上听信十常侍馋言,根本就听不进张钧的奏表,命令武士把他逐出朝堂。

    张钧这样一闹,虽然没有直接为刘备的义军谋取到封赏,但却引起了朝中的关注。而十常侍也不太敢把事情闹大,最终还是允了刘备一个县官的官职,令刘备立刻付任。

    其实,这也是这些阉官的计谋,因为他们都知道,班师回京中的义军,并不是只有刘备一支义军,如果都不给封赏的话,万一惹起他们的不满,一旦闹事,那么,事情就大条了。这些义军连黄巾贼都可以战败,战力不比官军差,甚至还比官军更强悍,如果义军在洛阳闹事要封赏,估计会比黄巾暴乱更严重,到时候他们也没法收拾局面,义军闹事,于他们也没有半点好处。

    因此,他们就想到一个阴谋,给这些义军的领一定的封赏,然后再把他们分配到远离京师洛阳的地方去做一下小小的地方官,如此一来,义军没有了领,就成了一盘散沙,闹不出什么的风浪来,也就可以省下一大笔赏银了。至于封赏给那些义军领的官职,今后可以随时收回来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张钧向皇上奏了一本,就不会引起朝中阉官的警惕,刘备就不会获得安喜县的县官官职,那么说不定大伙就不会被刘备抛弃了。当然,刘易也知道,此事怪不得张钧,相信张钧也估计不到朝中十常侍是如此阴险的。

    不过,刘易可没有听说张钧还有一个女儿,并且还是懂得玄黄之术的女大夫。这个郎中张钧的郎中,并不是医生大夫的意思,而是朝中的一个官职称呼,那么,他的女儿又跟谁学的玄黄之术呢?

    刘易想着的时候,帐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帐门一掀开,黄正恭敬的引了几个人进来。

    当先进来的一人,是一个婷婷玉立,全身白衣裙,脸上也蒙着一块白纱巾的女子。而紧随她走进营帐站在她身旁的,则是一个英姿焕,神情有点冷傲的俊俏公子。

    两人的后面,是两三个提着药箱的下人侍女。

    在床上侧着头看着的刘易,一开始是有点遗憾,因为那女的蒙着面纱,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看到了站在那白衣女子旁边的俊俏公子时,这家伙不自觉的双眼放光,心里暗赞一声,好俊的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