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章 亵渎是罪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古时候,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官家就是官家,百姓就是百姓;士子就是士子,寒门就是寒门;人分三六九等。

    在大汉里,自然是皇帝最大,独一无二的一家,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然后就是王候将相、三公九卿、皇亲国戚等一众朝中权臣弄官,他们代表着皇权,地位尊崇,是皇帝的代言人,皇帝靠他们掌管整个国家。

    下面的,就是一众大小官员,地方官等等,再下面,则是地主士族。再下一等的人,就是普通的百姓,比普通百姓还要低等一点的,则是商人。古时候大多朝代,都是重农轻商的,所以,普通百姓要比商人的身份地位还要高上那么的一点点。

    当然,还有比普通百姓、商人更低等的人,那就是奴隶。

    每一个等级下的人,都有许多的条条框框规定,径渭分明,任何人都不能稽越半分。比如低了一个等级的人,见到了上一级的人,必须要保持尊重,下跪施礼是必须的,就算不下跪,也必须要做足面门工夫,抱拳施礼什么的。互相碰面的时候,还必须要双目下垂,退让一旁,让高一等级的人先行。

    在这里,就有一条规定,等级低了一级的人,如果没有得到许可,绝不可以双目无礼的直视上级,否则就是犯了冲犯上级的罪过,要受罚的。特别是上级官家的女眷,做下人的,更加不能直视打量,否则,就要受到剜眼之刑,重则要被砍了脑袋。

    当然,在东汉未年里,由于朝廷和地方政令混乱不堪,许多正事都顾不上,百姓生活困苦,连生计都成问题,所以这些什么礼仪规定早就不那么的注意了。

    但是百姓不那么注意,可是朝廷官家、地主士族他们注重啊,特别是在他们的圈子里,还是很在乎这些表面的礼仪形式,他们互相之间,都还非常恭谨的尊行着那一套。

    此白衣女大夫是谁?她可是当朝郎中张钧之女,张芍。而张钧这个郎中,分掌朝廷各司事务,其职位仅次于尚书、侍郎、丞相的高级官员,可见地位之尊崇。在洛阳城内,谁敢不给张钧几分面子?作为张钧的女儿,哪怕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朝官,碰到她的时候,也绝不敢对她随便打量直视,现在,竟然让一个小兵给亵渎了。

    她本身从小就受到正规传统的礼仪教育,深受那种什么的三从四德、男女上下尊卑的思想影响。因此,她怎么可能忍受得了一个小小的义兵的下流眼神动作?

    还有,若这事传了出去,按她爹爹的刚烈正直、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性格,不但刘易大祸临头,恐怕就算是她自己都会受到爹爹的处罚,一顿狠批是免不了的。她一个女子,怎能不顾头脸的到军营中来?作为一个女人,不在家相夫教子,到外面做事,这本身就是错的,她好不容易才求得爹爹答应,让她出来救治伤者,谁知道碰到一个如此可恶的小兵。如果因为这件事而令到自己不能再出来为别人治伤医病,那么就算是把这可恶的小兵斩了难解心头之恨。

    当然,她的性子随和,如果只是她和刘易两个人在一起,被刘易打量几眼,只要不是太过份,她或者还能忍受得了,不会和刘易一般见识,可问题是现在可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无礼的对她作出这些下流的动作,这、这还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也。

    不过,不用她考虑如何罚惩刘易的事情了,旁边的俊公子先气愤不过,为她出了头,而且,一下子就给刘易处以极刑!

    这个俊公子又是谁?他正如刘易所洞悉的,是一个扮成男装的女人,一个很有来头的女人。准确点来说,她乃是当今皇上最大的女儿,也是当今皇上最疼爱的女儿……万年公主刘慕。

    如今她这千金之口一开,刘易就是在劫难逃了。

    万年公主刘慕,不喜女红喜习武,不过,为了应付皇上及皇后的教诲,她还是拜了几位朝中有学问的先生为师,其中以刚烈正直著称的张钧,也是她众多师父中的一个。当然,她也只是挂一个名,并没有正式拜张钧为师,平时也很少跟那些先生学习学问,更多的时间是借着向先生请教学问的借口,遛出宫外,跑到一代大剑师王越所开的剑宗武馆里去求剑师王越传授她武艺。

    这天,她也是挂名学习学问之名,跑到张钧的府上玩耍,看到张芍姐姐蒙上面纱离府,好奇之下就拉着她问要去哪儿。

    张芍姐姐平时很少出门的,特别是她的夫婿不幸患病去了之后,她一度精神崩溃,整天以泪洗脸,后来不知道受了什么的启,跟一个和张钧交好的御医学起医术来,一学就是两三年,平日大门不进二门不出。

    而前段时间,张钧因为义军的事,被皇上令武士赶出朝堂,他回家后闷闷不乐。张芍询问之下,才知道爹爹是因为讨伐黄巾贼的有功义军没能得到朝廷的封赏,受伤的义兵没能得到救治的事情而烦恼。张芍知道内情之后,想到自己所学的玄黄之术,或者可以为其父分担一些优愁,便向其父请愿去为义兵免费医治。

    得知张芍是要去义兵军营里为那些受伤的义兵免费医治,万年公主觉得也挺好玩的,于是便缠着跟来了。这也是张芍和万年公主为什么会出现在刘易这个军营里的原因。

    不过,刘易可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就是当今圣上的女儿,不知道她就是万年公主。刘易也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都会惹祸,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看两眼,咽了一口口水都会犯了死罪。

    但作为两千年后的人,就算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刘易的心里压根就没有什么人分三六九等上下尊卑的思想,不会因为自己这么看两眼这女大夫就是什么的十罪不赦的大罪行。所以,当听到那俊妞儿说要拉自己出去斩了,当看到黄正和武阳两位大哥惊恐的跪在地上叩头,刘易反而怒了。

    丫的,被老子看几眼又怎么样了?又不是真的把她那个了,女人生成那样,不就是被人看的吗?再说,自己可什么也没有看到啊,就如此被斩了,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就在刘易一怒之间,营帐的帐门唰的一声被掀开,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面无表情的闯了进来。

    “刘福,把他拉出去斩了!”万年公主刘慕气得俊俏的脸蛋都红了,刘易的下流眼神及咽口水的动作,让她有点身同感受,因为刘易开始时也是那样盯着自己来看啊,就只没有吞口水而已,因此,气极之下,指着床上的刘易对一个领头的侍卫娇喝道。

    “是!”刘福恭谨的拱了一下手,转眼露寒光的往刘易走了过去。

    “啊!公子!小姐大夫!别、别啊……”黄正和武阳已经惊骇得浑身抖,说话都不清了,尽管刘易身受重伤,能不能治好都是一个问题,但是不治而亡和被砍头是两会事啊。

    “且慢!”

    “且慢!”

    就在侍卫要把床上的刘易曳起来时,刘易大吼一声。

    而另一声竟然是出自那女大夫张芍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