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七章 涿郡出来的兵
    知道是这个女扮男装的俏妞儿是当今的万年公主,刘易就更加不能软了,若此时软下来,就有可能真的要把小命交待在这里,就算不被砍了袋脑,也要受一顿好打,可自己浑身是伤,能受得了一顿折腾么?

    再说,自己无意的一掌就把那叫刘福的侍卫打了出去,虽然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但肯定是把这些侍卫惹恼了,若自己软下来任由他们处置,丫的,他们还不把自己往死里整啊?

    所以,刘易一定要凶要恶,还要凶恶得把这个公主、这个女大夫及那些侍卫都吓唬住,让她们不要再追究这些鸡毛绿豆般小的事。

    “哈哈……”刘易故意大笑了两声,笑得有点污垢的脸上显出一种狰狞之色,一连质问了几声万年公主,然后一把挣开从后面扑来拉扯住自己的黄正和武阳,大喝一声道:“够了!”

    刘易大喝一声够了的时候,体内的元阳神功急剧运转,试着将体内的灼热之气外。果不其然,体内的灼热之气在刹那之间就被激得澎湃沸腾起来,一股似有若无的气息透体而出,仿似把刘易的毛及衣袂都撩动了起来。

    刚才那随意的轻轻一掌就能把一个百多两百斤的大汉打了出去,让刘易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元阳神功。因为元阳神功,可能已经改造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拥有了比一般人更强大的神奇力量,也让刘易明白到,从此之后,自己不再是一个普通人,更不是一个被抛弃的普通小兵,从今以后,自己拥有了挤身一流武将的本钱。

    而刘易可能自己都意想不到,他如此一作态,却让有点混乱的营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因为他此时散出了一股无以伦比的强盛气势,把帐内的人都震慑住了。

    带着点灼热的气场在瞬间让营帐内所有人都感受得到似乎有一股无形的气息像一道墙一般压向他们,让他们都感到自己的身形一沉,呼吸也顿促起来。

    “黄正、武阳两位大哥,你们不用拉我,今天刚好碰到了万年公主,老子还真的有几个重要的问题,就算是让我掉脑袋我也要向公主讨一个公道!如果公主真的以为我是十恶不赦之徒,容不得我说上几句话的话,那就从我这里刺下去吧!”刘易见震住了帐内的人,那些侍卫也不叫嚷着要上来捉住自己了,不由保持着脸上的凶狠环眼寒光一闪,扫了一眼他们后才恶狠狠的转头盯着拿剑指着自己的万年公主,并向她逼近一步,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胸膛道。

    “公、公道?你、你这小贼太无礼了,你还有理了你?!我、我杀了你!”万年公主一挺手上的长剑,剑尖就差一点就刺进刘易的胸膛了,但却颤抖着没敢刺进去,嘴上虽然还有点口硬却反而不自觉的往后小退了一步,因为她离刘易最近,也最能感受得到来自刘易的那种强盛威凌气势。

    万年公主虽然年少,但并不是没有一点见识的人,刘易一散出如此强盛的气势,她就已经惊疑不已。因为,如此强盛的气息,她从记名师父王越的身上见识过,还从好几个宫中的老侍卫身上见过,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可以像刘易这样散出一种让人感到压迫的气场。这个伤得快死的小兵是高手?万年公主惊疑之下,没敢真的要刺刘易。

    她知道,真正的高手,岂是那么容易被人刺中的?她曾经试过偷袭师父王越,但是自己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就被反制住了,哪怕是大师兄史阿,她都远远不是对手,万年公主才不会自讨没趣,不会真的惹起刘易的反击,到时候反被压制丢面子的可是自己。

    其实不只是万年公主,就是黄正和武阳,他们也惊疑不已,因为,他们在关羽、张飞的身上,也见识过这种类似的气势。特别是在战场杀敌的时候,关、张两人大吼一声,就能让贼兵心胆俱颤,不战而逃。这、这刘易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他两人,第一次感到刘易有点古怪了,眼前的刘易,让他们感到有点陌生,以前的刘易,和他们都是一个混混,都是精通讨好奉承的主,他什么时候表现出如此强势起来了?

    “请问公主!黄巾军作乱,天下八大州,共有贼兵几十万,他们杀官夺城,抢掠百姓,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寸草不生。你说,是谁把他们打败的?”刘易转移注意力,不说自己亵渎了那女大夫的事,问起这些黄巾军的事来。

    黄巾军最后虽然被打败,没有打到洛阳来,但是在黄巾贼暴乱之前,曾在洛阳弄得沸沸腾腾,连带牵连到的朝廷官员,一共有千多人被斩示众,弄得整个朝廷都人心惶惶。黄巾暴之后的事,更是让整个朝廷都惊惶不安,她的父皇,也因为这些事而焦虑不安,万年公主就算不关心这些事,也听说过。

    “是、是朝廷军队。”万年公主冲口答道:“还、还有义军。”

    “嗯,不错,的确是朝廷军队和义军的浴血奋战才能把乱军镇压下去了,可是,你知道朝廷军队和义军是如何打败黄巾贼兵的吗?”刘易引导着万年公主的思想紧接着问。

    “这、这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去打的。”万年公主没好气的道,不过,语气有点软了下来,因为被刘易提醒,知道眼前的刘易就是义兵。

    “呵呵,你不知道?那我来跟你说说吧。”刘易把脑里的残存记忆调了出来,挑选一些特别惨烈的战场情景对她说道:“我们是刘备手下的义兵,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义兵,大家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以前从来没有打过仗,也从来没有杀过人,我们的第一战,就是迎击侵犯幽州地界的黄巾军。”

    “当时,贼兵有五万大军,嗯,记得贼军的领叫程志远。”

    “五万?那、那你们有多少人?就只有三百六十五个义兵?”万年公主见刘易原本凶巴巴的,却突然跟自己说起故事来,但听说到贼军五万,义军才那么的一点人,马上就来了兴趣,有点吃惊的瞪大眼睛问。

    “当然不只是我们这三百六十五个义兵了,还有幽州太守刘焉派来的官兵,记得军兵的主将叫邹靖,我们一共有五百个士兵。”刘易也放缓了语气,有点轻淡描写的道。

    “啊?什么?你们就只有五百个人?”万年公主听到刘易说还有官军,才松了一口气,但一听加上官军才五百个人,惊骇得眼珠子都掉了下来,五百对五万,实力相差是何等的悬殊啊?

    不只万年公主,就连那女大夫及那些侍女侍卫听了,也感到有点骇然,五百对五万,这、这仗还用打么?

    “对!我们就只有五百个人,一天黄昏,我们在一道山坡上和贼军相遇了,站在高处,我们看到啊,那些贼兵是漫山遍野的,我们这五百个人,就好像是一片大海里的一滴水,滴进去就不见了。”黄正和武阳听刘易对这些人说起自己等人打过的仗,自豪感就来了,忍不住插口道。

    “哎呀,那样就坏了,这、这怎么办?你们当时能逃跑得了么?”万年公主可没有看过朝廷的报功奏章,不知道战事是如何的,现在听起来,居然也替刘易等人的紧张,手里拿着的长剑也垂了下去,没有再指着刘易了。

    “嘿嘿,逃?我们涿郡出来的兵,脑里从来都没有这个字!我们就以五百个人,正面迎着五万大军冲杀上去了,而且,我们还打胜了,五万大军啊,被我们打败了,我们打胜了!”武阳那有点猥琐的黑瘦脸上泛出一种光荣的色彩,激动的握着拳头说道,仿似是刚刚打完了那场仗似的。

    “胜了?你们以五百人击败了五万大军?这、这……天啊,你们都疯了!”万年公主的下巴差点没掉到了地上,拍着胸脯惊呼道。

    在旁听着的其他人,也一阵骚动,看向刘易和黄正、武阳的眼神也有点不同了。毕竟,以五百人对五万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面对啊?他们居然还敢正面主动的杀上去,并战而胜之,这可是奇迹啊。

    “对!我们都疯了,我们都杀得疯了!”刘易接过话,大声道:“我们拿着刀枪,跟着关羽、张飞两位大哥,不停的在漫无边际的贼兵阵中穿插冲杀,我们每一个士兵,都不知道砍下了多少贼兵的人头,砍得手都抖了,刀也弯刃了,枪也断了,人都累了,个别的,因为第一次杀人,哭了、吐了,可是我们没有放弃,一边吐着哭着一边杀人,刀枪坏了的,空手上,抢到了贼兵的兵器继续杀……如果不是关羽、张飞两位大哥在万军阵中斩杀了他们的主将,动摇了贼兵的军心,我们大伙可要全交待在那里了……”

    听着刘易大声的描述,万年公主感到自己也有点热血沸腾起来,激动得亮眸闪光,隐隐有点泪花的样子。

    ps:大伙都没有推荐票么?没有先收藏一个也行吧?烟枪哭了,惨不忍睹的成绩啊,拜托各位了,非得要逼俺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