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九章 真气奇效
    黄正和武阳见女大夫走了过来,便赶紧让开一旁,好让她近前来察看郑石的伤情。不过,刘易只是移开了一点,没有完全离开,手上还握着郑石的大手。

    此时的刘易,输了一道元阳神功的真气进入了郑石的体内,在输了进去的时候,刘易就感到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当真气输进郑石体内的时候,就好像是自己的神经触角得到了延伸,真气所到之处,刘易就能感受得到郑石体内经脉气血的流动情况。

    刘易感到,郑石的血气很衰弱,气息不畅,不过,在自己的气息流过的地方,他体内的血气马上就变得活跃起来,遇到有阻塞的地方,也在刘易的真气所到而冲破阻塞,只一会的工夫,刘易的真气就几乎游遍了他的全身。

    但是,当真气到达他的左大腿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去路。

    他伤的是左大腿,刘易抬头刚好看到黄正为他掀开了盖在身上的棉被,看到了他的左大腿,那用白布简单包扎着的大腿,已经完全腐烂,原来的白布的已经变成是黑布,上面还凝结了一片片黑色的血浆,出一股让人作呕的异味,让人不忍目睹,闻之掩鼻。

    看情况,他的左大腿之下已经完全坏死,真气都不能贯通,神仙都保不住他的一条腿了。还幸,刘易通过真气的传输,自己的真气似乎激活了他的生命因子,他的气息也稍为变得强壮一点了,暂时应该还能挺得住,不会有生命危险。

    当然,刘易知道,如果没有自己输进去给他的一道真气,恐怕郑石还真的是回光返照,随时都有可能双脚一蹬就断了气。

    “你、你让开一点好不?我要先帮他切脉。”张芍已经走近小床边,见刘易握着郑石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只好白了一眼刘易说道。

    她的心里同时也在想,小兵就是小兵,没见识,那么紧张吼人家来为伤者看伤,却不知道大夫看病的时候要先切脉,抓着病人的手,我怎么切啊?

    “哦……”刘易赶紧放开郑石的大手,退往一旁。

    事实,刘易已经基本明白了郑石的情况,因为左大腿坏死,寒毒从伤处入侵身体,造成一种伤寒症状。由于长时间没能得到医治,经常伤痛得冒出大量的虚汗,也因为流血过多,造成他气虚体弱,缺痒缺血而重度昏迷。要想保住郑石的性命,必须要进行截肢,然后再开药方为他驱散体内的寒毒,慢慢的调养身子,估计要一、两个月才能真正的康复过来,但他永远都只能靠拐杖走路了。

    刘易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伤重的小兵,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向大家说明自己也能医治郑石,有这个女大夫在这里,想想还是让这个女大夫医治,看看能否医好郑石再说。

    刘易让开后,张芍轻轻的拉起自己的宽大衣袖,右手就露出了有如春葱一般的玉指,慢慢的往郑石那垂在床边的大手切去。

    好美的一只玉手!刘易虽然刚刚因为自己的眼睛而惹起了一点风波,但是见到女大夫的玉手,眼睛又情不自禁的盯着来看,不过,却不好意思再咽口水了,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刘易还真的想抓着这只如玉般晶莹剔透的玉手来把玩一翻。

    “啊,女大夫?女御医?”精神状态已经好了一点的郑石,见来到近前的是一个女大夫,居然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大手,不好意思的转脸对黄正说道:“黄正老哥,先弄点水来洗一下我的手吧,我这、这手脏……还有……男女授受不亲……”

    “女御医?”张芍不禁侧头看了一眼刘易,记起刚才刘易对郑石说过自己是什么的御医来的,不禁没好气的吹了一口蒙在脸上的白面纱,对郑石柔着声音道:“这位大哥,你别听刘易胡说,我才不是御医,只是懂得一点玄黄之术而已,我是大夫,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你也别那样了,把手伸过来,让我先切切脉,看看还有没有办法伤好你的伤,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你的伤哦。”

    “哦……那你、你切吧。”郑石听这女大夫没有嫌弃自己的手脏,这才慢慢的再把手伸了出来,不过,郑石的脸上却现出了一丝疑惑。

    刘易见到郑石说什么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差点没笑出来,暗叹了一声果然是封建时代……不过,听到了女大夫对郑石最好说的话,心里不禁暗骂这个女大夫,丫的,蠢!不知道自己刚才那样喊她做御医,主要是想给郑石一种精神上的刺激吗?郑石也知道自己等人都是医生大夫说没救的人了,心里也早已经有了绝望的心,要是一般的大夫来为他治伤,他还有信心大夫会治得好自己的伤?

    在古时候,谁都知道御医是为皇上看病的医生,医术是最好的,病人一听到是御医来为他医病,先不管最后能不能治好,但是却可以传递病人一种求生的希望,可以给病人一种能够治愈自己的病的信心。而现在,这个女大夫居然还要在病人的面前谦虚,不懂得要治病就得先给病人一种信心,她难道是从来都没有给别人治过病?

    医生,在同行之间,或者在平时的聊天上,可是谦虚一点,但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一定要给病人一种绝对的信心,只少,要传递给病人一种我能治好你的信心,要不然,病人都不相信你,如何能治好病人的病啊?

    张芍把玉手搭在郑石的手腕之处,才切了一会,却突然抬起了螓,清澈的大眼睛流露出一种不太相信的神色,惊疑的道:“不对啊,这位兄弟的脉搏很正常,还很强,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只是……他的这大腿……要切掉。”

    听到女大夫的说话,刘易才放心了一点,也直接表明自己的元阳神功的确有奇效,只一道真气就能让一个重伤者的身体回复了正常。

    但张芍才说完,都还没有松开搭在郑石的手腕,又语气大惊的道:“不对啊,这、这位兄弟的气息,怎么突然又微弱起来了?啊,脉搏跳动得很乱……”

    “什么?”刘易也一惊,一眼看到郑石的脸色好像一下子就变得黑了很多,刚才已经增强了的气息,突然又微弱起来,张大口好像想说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这是什么的回事?刘易赶一把抢过郑石的大手,再次输了一道真气过去,却现,原来输进郑石体内的真气已经没有了,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消失得一点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