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十章 真气如水
    郑石因为刘易的一道真气,又由气弱变得中气起来,但是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的转变,咳了两声,看着床边神色有点惊乱的张芍问道:“咳咳……大、大夫,俺、俺还有救么?”

    “啊?这、这……”张芍因为郑石的气息脉搏变化太异常,自己才说他很正常的,却在自己说完之后就突然又变得若有若无,让她一时不能确诊郑石的情况。

    “郑石大哥,你放心,大夫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的身体很正常,大夫既然这样说了,那么就一定有把握治好你的。”刘易抢着打断了张芍的说话,然后对她呶了一呶嘴道:“大夫,请你去那边为郑石把一把另一只手的脉。”

    刘易是生怕这女大夫再说出一些让郑石感到绝望的话来,若让郑石感到自己生机缈望,恐怕就会打击到他的生存意志,如此不利于医治。

    张芍被刘易一提醒,觉得的确应该再切一下另一只手的脉,如此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但当她走到另一边去的时候,却又怔了一下,因为她突然醒起,自己怎么好像要听这个可恶的小兵的话?自己的行动好像都在他的指示之下才做似的。

    想到这些,忍不住瞪了刘易一眼,有点不满的道:“我为伤者看治伤要你说?到底是你治还是我治?别忘了你好像也伤得不轻吧?回你的床位去,别在这碍了眼。”

    她说完才切上郑石的另外一只手,但刘易却没有听她的话回自己的床位,而是继续握着郑石的手,保持着元阳真气的输出。

    在这个时候,刘易似乎对自己的元阳神功又有了一点认识,这些自己糊里糊涂得来的真气,恐怕是只能存在自己的体内,虽然可以像传说中的那些内家真气一样,可是输进别人的体内,但当自己一旦停止输出,并断绝了和那股真气的联系之后,那么,那股真气很快就会消失,不复存在。

    而更让刘易不解甚至有点心慌的是,在再次输了一道真气进入郑石的体内时候,刘易现,自己体内的真气竟然减少了一分,没有原来那么的充沛了。刚才为郑石输出一道真气的时候,因为自己体内的气息太充盈,所以一时没有觉察,但现在再输出了一道,就有觉察了。

    这种减少了一分真气的说法,其实就有点像刘易的身体就是一个存储水份的溶器,而真气就是水,每当输出一道真气就相当于是用去了一分水,溶器之内的水就会减少了一分。但是这些真气在刘易自己的体内流动却不会减少。

    这些灼热之气可是刘易糊里糊涂得来的啊,虽然感到和自己怀内的太阳能手机有点关系,但是现在都还没有机会去弄明白。如果,万一把体内的灼热之气用光了,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再找回来,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要糟糕?这些真气的威力,刘易已经领略到,自己想要在这个三国时代里混得开,必然要靠这些真气之助。这些真气,可是自己赖以生存之本啊,万一用光了……

    这些就是刘易心慌的原因。

    在刘易想着自己体内的真气之时,张芍已经为郑石把好了脉,但她的眼光闪出一丝不解的神色,更脱口而出的道“咦!这位兄弟的脉搏很正常啊……”

    “那、那我还有救么?”郑石因为体内有了刘易的真气支持,脉搏气息得到了正常的持续,听张芍这么一说,就有点焦急的问。

    “如果你的脉搏能保持现在这样,那么肯定会没事,能治!”张芍有点担心郑石会像刚才那样突然的又变得气息微弱,所以故意切着脉搏久一点,见没有变弱,才肯定的道。

    “啊!能治?这、这真是太好了。”郑石终于得到大夫口中说出自己能治的话,有点激动起来。

    “现在看你的腿吧,你们来把他的伤处的包扎弄开。”张芍招手让她的侍女过来帮忙,一边对郑石道:“我会开一些药给你熬汤来喝,同时,你要多喝一点肉类的汤水,你流血过多,要滋补一下身体。”

    “这些事我们来办,要喝什么汤水都行,鸡汤、羊汤的都可以搞得到。”黄正和武阳听到又一个重伤被判了死刑的兄弟有救,比谁都高兴。

    “哦,对了,这还是我们来帮忙弄开这些包扎吧,这些血迹很脏,免得弄脏了你们的手。”黄正又赶忙抢着为郑石弄开包扎着他大腿上的裹布。

    刘易一边用真气为郑石保持着身体的中气状态,一边擦看女大夫为郑石察看大腿上的伤处,想看看她要怎么样治好郑石的腿伤。事实,刘易虽然跟那个老道士学过一点医学之道,但只是略懂皮毛,也没有什么的临床经验,就算是针灸术也很少用到,因为以前没有内家真气,老道士都说过没有真气,就算是用针灸术为人医病治伤都只是效果甚微的,所以刘易一般都不会献丑,免得徒遭别人笑话。现在如果女大夫有办法为大伙治好伤,那么刘易也不想显露自己的手段。

    女大夫一直蒙着面纱,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却可以看得到她的眼睛和香额。刘易看到她忙碌了一会,额头都已经满是汗珠了。

    她为郑石查看了伤口,再试了几次神经反应的动作,见郑石的大腿没有了一点反应,不禁皱起眉头,好半响才叹了一口气道:“郑石,你这条腿恐怕是保不住了,从大腿以下,都没有了一点感觉,而且,你的伤口之处伤得太深,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恐怕……”

    “那就马上开始处理吧,不就是失去一条腿吗?能保住命就可以了,你说呢?郑石大哥?”刘易赶紧接过话来问郑石。

    这女大夫的说法,和自己用真气察看的情况差不多,如果想保住郑石的性命,那就得快点处理了他的这条腿。而且还要快,因为刘易现自己输进郑石体内的真气,会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一旦没有了,自己又得输进一道去,但是自己的真气能为他维持得了多久?反正都是要治的,事不宜迟。

    郑石倒也想得开,或许他也一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更何况,他本来就是被那些医生大夫说没救的了,现在能保住一条命,这要比什么都强。

    所以,他很冷静的反握了一下刘易的手,坚强的道:“一条腿没了就没了,以后就算我坐着,还是一样的打铁,能干活就不算是废人。”

    “那好吧,小烟,把我的药箱拿过来。”张芍也没有迟疑,她本就是来为义兵治伤的,查清楚了伤情,就得要为伤者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