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十二章 临床经验
    众人见刘易捻着那根长长的银针向郑石的胸膛刺下去,全都惊呼出声。

    特别是万年公主及那些侍女,惊得双手掩目,不敢再看,如此一根长针刺下去,不会把人刺死么?

    “你、你要干什么?”张芍离刘易近,看得更真切,失声问道。

    而黄正和武阳更是惊吓得想伸手去拉扯阻止刘易。

    “都别动!”刘易一脸沉静的低喝了一声,手上的银针就快的无声无息的刺了下去,隔着衣服都精确无比的刺中了郑石胸膛的擅中穴。

    刘易的一只手还和郑石的手相接,能清晰的感应得到他身上的穴位位置,所以才会这么准确无误。

    唰唰唰的几下,刘易也不顾在旁观看的人惊呼的声音,一连在郑石身上的几处大穴位上插了几根银针,然后才试着中断和郑石的真气联系。眼睛紧紧的盯着郑石,看看他会否因为如此而变得气弱。

    一息之间,郑石却没有一点异常,反而是更加有精神一点,他自然也看到了刘易的动作,也被吓得心惊肉跳,惊骇得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现在见自己的身体被插了银针之处没有半点不适,似乎也不曾感觉到疼,才惊疑的道:“咦?刘哥儿,你、你这是干什么?在我身上插了那么多银针,那么长的银针插进去了,我怎么没感觉到疼的?还感觉到银针插进的时方热热的,好像有一些热热的气流在流动着,很舒服。”

    呼……刘易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的真气还可以这样用的,用银针刺穴的方法,可是暂时把自己的真气封存在郑石的体内,不至于那么快的就消失。

    “我以前不是和你们说过么?我自小就没有家,都是住在一些荒山野庙里的,有一次碰到一个老神仙,他救会了我一些医伤治病的方法,不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以前没试过,现在试一下,按你所说的,我应该是插对了。怎么样?敢让我来为你治伤么?”刘易随口半真半假的编了一个借口为大家解释了一下。

    “敢!为什么不敢?我也知道我这伤难治,这条命反正都是检回来的,你来或者这位女大夫来都一样,如果我挺不住,咽了气,你们有机会见到我的妻儿,就说我对不起她们,这辈子不能再照顾她们了。”郑石倒也光棍,不过,这都是他也见惯了身边许多兄弟因伤离去,对于死亡,多少有点麻木了。

    “好!”刘易站直了身体,移到了小床的另一旁,也没有管其他人的疑惑,自自然然的再在郑石的大腿的穴位刺了几针,为他麻醉了大腿。

    “你、你这是针刺,你懂得针刺术?”张芍好像此时才记起,语气像有点不太相信的问。

    “针刺?嗯,差不多吧,传给我这种针刺术的老神仙说是针灸术。”

    刘易听张芍问起,才记起这个针灸术其实并不是自己现代时才有的,这种针灸术,距离现代几千年前就有了,记得《山海经》和《黄帝内经》等多部古书之中都有提到,哪怕是这汉代时候,懂得针灸术的医生大夫应该也有不少,只不过,古时候可能是叫做针刺术吧。

    刘易没对张芍说太多针灸术的事情,转而道:“把小刀给我吧,我做一次让你看。”

    银针刺穴,可以让自己的真气存留在郑石的体内,但刘易也不知道可以封住多久,所以得抓紧时间。

    “哦。”张芍这次没有犹豫,赶紧把小刀递给了刘易,她看刘易自信悠然的样子,还真的信了刘易跟什么的破庙老神仙学过治伤医人的方法,心里也有点好奇的想看看刘易的手段。

    接过张芍默默递来的小弯刀,刘易先在火上烤了一下刀子,像在自顾的说道:“用火烤,是为了消毒杀菌,记住了,以后要为伤者处理伤口的时候,都要先洗干净刀子,再用火烤过,清理好伤口,再要用盐水清洗,包扎的纱布,也要用水煮沸过,凉干了才能拿来用,不过,现在一切从简吧。”

    刘易说着的时候,小刀顺着郑石那腐烂的伤口一划,只见寒光一闪就已经把郑石的一条大腿截掉,而郑石居然没有一点感觉,依然静静的睁大眼睛瞪着,就像那条腿已经不是他的,被截掉了都不知道。

    断去的伤口之处,流出浓浓的黑血,而那些腐烂了的地方,出一阵让刘易都差点忍不住的恶臭。

    在看着的万年公主,出一声呕声,赶紧掩嘴转身跑了出去,平时她哪里见过如此污臭的东西啊?自然是受不了。而其他的人更是不自然的转过头不敢再看。

    刘易示意武阳和黄正帮忙,先把郑石的断腿拿走处理,再集中精神为郑石清理干净断处的腐肉。

    用刀子把郑石断处的腐内一点点的剜去,直到看得见白的肌肉及白骨。因为刘易用银针为郑石的腿上封住了血气,不会有鲜血流出来,所以郑石的肌肉才会是白色。弄干净之后,再让人弄来了盐水清洗、上药、包扎,一会间,刘易就已经做好了整个手术。

    做完之后,刘易再擦测了一下郑石体内的真气,现才消耗一点,估计用银针封住,维持一整天都没有问题。

    有真气在,刘易知道郑石的命算是保住了,现在就只等伤口愈合,调养好身体,到时候就可以起床活动了,但是在这之前,刘易插进他体内的银针,还不能拨出来。

    不过,为他麻醉的那几根银针得要拨出,要不然,伤口之处长时间没有血液流通,那样会造成他半边身体都有可能坏死瘫痪。

    “郑石大哥,你注意一下,你身体上,胸口、下腹、天灵等几个地方的银针你要小心一点,不能碰到不能拨出。”刘易先交待了一下郑石这些注意事项,才用力的握着他的一只大手慎重的道:“接下来,我会拨得你大腿上的银针,拨下来之后,你就会很痛很痛,钻心的痛,你一定要挺住,只要挺住这一关,那么你的伤就会没事了,能挺住不?”

    “嘿,刘哥儿,你也太小看老哥我了,一点痛算得了什么?要怎么样你就开始吧,我煞得住。”郑石神情坚毅的道:“为了我的妻儿,我一定能挺得住。”

    刘易点点头,但还是把黄正和武阳叫来,让他们先一人按住了一只郑石的手,才敢拨去郑石上的银针。

    谁知道拨出银针的时候,疼痛可能出了郑石的意料之外,啊的一声惊天的惨叫从他的大嘴里喊出,接着整个人在床上弹动了几下便痛得他昏了过去。

    额……刘易也低估了血液冲击到他伤口处的刺痛,见他昏厥了过去才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丫的,自己怎么忘记了先插一下他的昏睡穴,让他先昏睡过去啊?害郑石白白遭受了一次钻心的痛楚……

    医治郑石的整个过程,就只有张芍一眼不眨的盯着刘易的动作,生怕会看漏了一点似的。见刘易还真的处理好了郑石的伤口,她不禁对刘易有点敬服,她自问如果是自己动手,还真的没有一点把握。但她越看刘易,就越觉得刘易似有点与众不同,一个小兵,居然懂得医术?还懂得针刺术?

    虽说刘易说是跟什么的老神仙学的,但她心里总感到有点奇怪,如果刘易早就懂得这些,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为郑石医治?还有刘易对她说的什么消毒杀菌,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杀菌?菌是什么?

    不过,刘易没有给机会她胡思乱想,以同样的方法,把营帐里的另外几个重伤兵的伤口都处理了。刘易用银针把元阳神功的真气封住在伤者的体内,除了一个是胸膛之处受了箭伤的义兵是刘易自己动手的,其他的几个都是叫张芍动手为义兵处理的伤口,算是给了她临床医治的机会。当然,刘易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是让她帮忙着弄的。

    处理好重伤兵营里的伤兵伤口之后,已经是中午了,张芍带了不少药草来的,她根据几个伤兵的情况开了调养身体的药方,留下了药草才和万年公主离开。

    ps:这两三章估计有些读者看着有点郁闷,不过,马上就要进入一些yd的剧情了,大家拭目以待吧。不管如何,请推荐一下,收藏一个,烟枪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