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十六章 杀官兵!
    刘易之所以尝试着和这些官兵沟通,只是想先弄清楚这些官兵是什么的来路,闯入军营里有何目的。心里真的不想平白无故的和官兵生无谓的冲突。毕竟,自己等人势单力薄,就只有这四十来个人,而且有几个重伤的还没有完全痊愈,如果没有必要,刘易只想息事宁人,哪怕是吃一点亏先应付过去算了,等大伙都养好伤了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再说了,和官兵起冲突,恐怕再也不能在洛阳混下去了,这大冷的天时,不在洛阳,带着几个重伤的兄弟,能去得了那儿?万一和这些突然闯来的官兵生冲突,伤亡肯定是在所难免的,这些刘备所抛弃了的伤兵,刘易已经看作是自己的私有家底了,是自己的宝贝,真的不想轻易折损人员。

    可惜,刘易想不到这些官兵如此的恶劣,来这里根本就是打着杀良冒功的邪恶打算,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大家。刘易本来没有钱银,只是随口找一个借口想稳住这些官兵再说,可惜弄巧成拙,反而引起了这些官兵的贪婪之心,直接就下令屠杀抢财物。

    刘易自然不能束手就缚,眼看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再也顾虑不了太多,在那将领挥手下令的同时,一惊一怒的刘易突然爆,体内的真气突迸,一闪身就避过眼前官兵的刀枪,直接冲撞进官兵人群之内。

    与此同时,刘易扯开喉咙就大声叫道:“军营里的义兵兄弟!你们都听见了,这些官兵居心不良,欺人太甚,居然想杀良冒功,我们不能白白让他们杀了,他们的行径和黄巾贼的行径有何分别?和强盗有何分别?不管是官兵还是黄巾贼,想拿我们的人头去领功,得要问问我们手中的利剑答不答应!不想死的兄弟,拿起家伙跟我杀!”

    “啊啊……”

    几个举手刀枪往刘易身上招呼的官兵,他们想不到刘易的动作会那么快,挥出去的兵器都还没有来得及收回,便被刘易欺近了他们的身前,被刘易直接撞得飞了出去。碰碰的几声,官兵们摔成了一团。

    “兄弟们!我们杀黄巾贼立了无数的功劳,没有奖赏也就算了,这些天杀的官兵居然还想要我们的命,想拿我们的人头当功劳?有这么便宜的事么?我们跟刘哥儿反了他娘的,杀啊!”

    “兄弟们!杀了他娘的!”

    “呸!还官兵?我看和贼兵差不多,跟他们拼了!”

    黄正和武阳这几个义兵,其实不用刘易开口招呼,他们在帐内一直都注意着刘易和官兵的沟通情况,所以,一见到刘易动手,他们刹那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一个个红眼赤红,煞气冲天,齐齐的高喊着冲杀出帐来支援刘易。

    这些义兵,经过这么多次的战斗,互相之间早就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不打仗的时候,给别人的印象可能和一些乡下百姓差不多,个个看上去都是那种忠厚老实,唯唯诺诺的散兵游勇,但若是真正的打起来,这些官兵还真的不够看。

    再说,这些官兵如此用心险恶,还那么吊的摆明车马来想杀人冒功,如此一来,反而激起了义兵的愤慨之心,只要有人领头和这些官兵对着来干,谁还会管你是官兵还是贼兵?先杀了再说。

    而刘易大声招呼以及黄正和武阳的呼喊,只是提醒别的军帐里的兄弟,让大伙都知道事情的变化,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不能善了,提醒大伙跟着奋起反击,不要白白的让这此无良的官兵伤了性命。

    现在是中午时分,这些宫里的禁军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他们若想做这些杀良冒功的勾当,应该要在晚上大伙睡了的时候再来行凶就省了许多麻烦。可惜他们在军营里的义兵都在吃饭的时候来了,这些官兵或许不知道,这支义兵和一般的义兵不大一样,大家勇悍不说,都养成了一种随时都可以拿起兵器都就作战的机警。

    大伙聚在帐内吃钣,兵器也不会离身,随手都可以拿起战斗了。所以,当刘易一叫,黄正武阳等人一叫嚷,别的义兵兵营里的义兵马上就明白了应该怎么做。

    刹那之间,这个不是很大的军营里,惨叫之声四起,乱成一团。

    当然,最乱的就是刘易这个军帐之前,刘易运转元阳神功,在官兵的人群之中上下翻飞,也不夺兵器,直接拳掌齐出,每击出一拳一掌,都有一个官兵惨叫着被击飞。

    呵,龙套武师并不是浪得虚名的,就算是没有元阳神功,当施展起功夫来,等闲的人也近不了刘易的身,在现代的时候,刘易也试过一个人放倒十多二十个调戏女人的社会流氓,也因此而和那被调戏的女人有了一段露水情缘。

    在刘易帐前的官兵有几十个,初来时气势汹汹,阵势整齐,刀枪林立,但被是被刘易硬生生的打出了一个缺口,使得黄正武阳带着几个义兵从帐里冲出来,从缺口处杀进官兵的人群之中。

    这些义兵也不惭为百战之兵,互相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和刘易在兵营里吃火锅的,包括黄正和武阳在内,还有九个人,他们三人一组,一个拿一杆长枪,一个拿剑一个拿刀,长枪兵突前,刀剑在左右形成一个三人的战阵。长枪突刺,刀剑保护砍杀左右的官兵,而三组三人的战阵,又形成一个大一点的三角战阵。所以尽管官兵人多,但是在黄正和武阳等人的冲击之下,竟然无人可挡其锋。

    义兵的这种战阵,其实并没有任何人指教训练,这些都是他们在百战之中自然形成的默契战阵,这种战阵适合在万马军中冲杀。

    当然,得要有一个武艺高的猛将带领才能真正的挥威力,因为他们这种突击战阵,只能不停的往前冲杀,如果前方突击不得力,那么就会有被敌军围团,四面受敌之险。

    他们以前有关羽、张飞这样万夫莫敌的猛将,自然就能够所向无敌,无人能挡,但是现在呢?

    现在有刘易!黄正和武阳等很自然的就以刘易所在为中心,刘易杀向哪儿,他们就冲击到哪儿,只一会之间,这些妄想杀人冒功的官兵,竟然被刘易等人杀伤了大半,雪地上躺下至少二、三十个官兵,而且,躺下的都是一动不动的,只有死者没有伤者。

    浓浓的血腥味在军营中散漫,雪地上的殷红的鲜血也开始漫延。

    惨叫声还在继续,只有官兵死前的惨叫,没有一丁点受伤的呻吟,只有义兵暴喝的刺杀之声,没有军鼓的鸣响声。

    一切都显得有点诡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义军兵营里正在进行着一般的军事演习训练呢。

    不过,满地的鲜血及一具具的官兵尸体显示这不是演习,而是这些官兵被义兵进行着反屠杀。

    屠杀和反屠杀之间,其实只是一息之间,从那个将领下令屠杀开始,到事情生根本的变化,似乎只是喝了一口茶的事。

    现在,几乎所有的官兵都呆了眼,还没有被刘易及义兵冲击到的官兵,已经看到面色苍白,双脚都在打颤。

    “反了!反了!义兵造反了!”

    被杀了一轮,才有官兵醒起大声惊呼起来,更有甚者,不停的往后退,就差没有一把扔下武器转身就逃。

    “哎呀!气死本统领了,竟然还敢违抗圣旨,杀禁军!你们不要命了?全军听令!都给我上!把这个军营给我踏平了!鸡犬不留!”那将领似乎也反应了过来,见这个军营里的义兵竟然敢反抗还杀了这么多的官兵,气得抽出佩剑,命令所有的官兵往刘易等人围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