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十八章 敛财大计
    刘易暂时还没有见识过三国时代里真正的一流武将,但是脑里还有原来刘易的记忆,里面还有着关羽、张飞这两个绝对一流武将的形象。所以,刘易拿来和自己比较一下,觉得自己现在暂时还远远比不上关羽、张飞的那种威猛无匹的气势。

    以关、张两人的气势为准,如果在自己的灼热之气最充盈的时候,也就是以面对万年公主要斩杀自己的时所散出来的气场来说,刘易觉得自己勉强一点,甚至不称不上一流,最多只能算是准一流的气场状态,。而眼前这个自称是蹇硕的禁军统领,他身上所散出来的气势,竟然只比自己差了一点点,他手上的长剑,似乎还有芒刺在流动,虽然还不能出传说中的剑气,但估计离那种境界亦不远了。

    正因为刘易觉察到了这个统领不容易对付,所以才会硬生生的止住了去势,先避其锋,观察清楚他的实力再说。

    在刘易那脑海里的印象之中,关、张两位猛将,在战场上偶尔会出如同剑气之类的兵器锋芒,锋芒所到之处,无坚不摧,刘易担心这个武将也能那样,若被他突然施出一道剑气之类的,自己岂不是要交待在这里了?所以,刘易一时不敢大意。

    不过,既然他自称是蹇硕,那么刘易对他还算有过一点的了解,主要是来自于拍三国题材电影里有这个人物出场,自己还指导过演蹇硕那个演员的武打动作,当时自己还奇怪一个阉官,怎么武功会那么好的呢。

    史上记述,蹇硕壮健而有武略,后来深得灵帝刘宏的信任,位列西园八校尉之上军校尉,有监督另外七个校尉之权力,曹操、袁绍、淳于琼等西园八校尉都要受到他的制衡,那个时候的蹇硕一度手握兵权,风头可谓一时无两。

    不过,那是几年后的事,现在的蹇硕,应该还是宫中小黄门、侍郎,还是一个依附张让等十常侍的一个跟班,但他现在怎么就成了宫中的禁军统领了呢?

    不管如何,既然他就是蹇硕,刘易的心里就有了一点底子,知道他并不是自己不可战胜的一流武将。

    刘易退后几步,眼睛紧紧的锁着他,故作气弱的喘了几口大气,然后再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尽管刚才冲杀很勇猛,但刘易看到了他眼中对自己的轻视,所以便顺势的故作示弱。

    当蹇硕挺剑杀来,刘易更是装作惊乱,跄踉的往一旁闪去,还要像站立不住的样子。

    “刘哥儿小心!”黄正和武阳就跟在刘易的身后,虽然没有刘易冲击得快,但刘易退后了几步,这一来一去,他们就杀到后面来了,他见到刘易好像就要摔倒似的样子,情急之下大吼了一声。

    而黄正这一声叫喊来得正是时候,反而迷惑了蹇硕,让他认为眼前这个小兵也不过是如此,刚才让他在官兵人群之中来去自如的冲杀,也只是官兵们一时没有想到这些义兵胆敢反抗杀人罢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小兵充其量不过是有几分蛮力而已。

    “哈哈!受死吧!”蹇硕的身体横移,刹那就移到了刘易的身旁,呼的一声一剑横削而去。

    眼看刘易就要血洒当场的时候,刘易当真的一下子摔倒在地,但是倒地之时,不但恰好躲过了蹇硕的一剑,还向前打了一个翻滚,刚好到了蹇硕的脚下。

    “都给我住手!”

    随着刘易的大吼一声,军营里的喊杀声刹那就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似乎被刘易用真气出如同惊雷一般的大叫震慑住了一样。

    “不想你们统领没拿的,全都给我住手!义兵兄弟,你们都过来我这里!”刘易手拿张芍的那把做手术的小弯刀架到了蹇硕的脖子上,锋利无比的刀刃已经在他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刘易没有想过要和蹇硕硬碰硬,因为一轮的冲杀下来,刘易现自己体内的灼热之气若通过气势外,也一样会消耗真气的。特别是出拳挥掌击出去的时候,伴随着真气挥出,体内的真气也会减少一分。

    刘易本身还剩下三份之一的灼热之气,现在又损耗了一部分,所剩不多,如果没有蹇硕这个武将在,就算是和众兄弟杀出这个军营,刘易也不担心会用尽体内的真气。但现在嘛,真气可是要省着用的时候,刘易可不想因为和蹇硕的打斗而损耗太多。所以,稍为用了一点小手段,就引得蹇硕主动来攻击,凭着自己那些时代的近身格斗术,自然就很容易制住了蹇硕。

    “哼!小杂种!本统领一时大意着了你的道,有种就放开我再来打过!”蹇硕满脸不甘的骂道。

    他此时相当的郁闷,感觉到自己的功夫都还没有真正的展开,就被这个小兵欺近了自己的身下,用一柄小弯刀割开了自己的裤档,并一路割了上来,直到架在脖子上。

    如果正常情况之下,他觉得这个小兵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此一照脸就被制住,蹇硕心里不甘心之余又窝火。

    但让他感到有点心寒的是,此柄小弯刀锋利无比,看这小兵只是轻轻的往上一划,自己胸膛处的盔甲都被割破。裤档被割开没有关系,因为下面都是没有了小**的了,可是被架在脖子上,若被这小兵轻轻的划一下,那么这吃饭的家伙就没有了。

    蹇硕还不想死,也怕死,可蹇硕潜意识之中觉得应该在众禁军手下之中保持着一点形象,保留一点点尊严,不能马上就服软,最少要看看这些义兵是不是真的敢杀了自己才服软。所以,他就好像很有节气的骂了一句。

    “我呸!还敢嘴硬?给我跪下!”黄正现在也杀起了凶性,反正已经杀开了,也不再顾忌什么官兵禁军的身份,恶狠狠的冲了过来,气愤的一脚把蹇硕踹得跪到了地上。

    “哈哈……别以为你制住了我,就可以活着离开这个军营,有种的,就杀了我!张让大人会为我报仇的……啊!”蹇硕想把硬气表现得久一点,顺便想把张让的名头拿出来震慑一下刘易等人,好让刘易等人不敢真的下死手,但却被跟着冲过来的武阳一巴掌打落了他的两颗门牙。

    刘易把蹇硕交给了黄正制住,然后才站直了身子冷冷的扫了一眼因为义兵聚到了一起而围过来的官兵,突然开声喝道:“怎么样?还想杀了我们去领功?凭你们有这样的本事么?现在你们的统领被我们制住了,还围过来干什么?他娘的都给我扔掉兵器跪下!”

    这些官兵被刘易喝得震了一下,不自觉的往后退开了一点,个别的士兵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刘易见这些官兵在犹豫,便寒着声音道:“嘿嘿,蹇硕是吧?禁军统领?你很好,不怕死是吧?有种就杀了你?告诉你,爷就是有种的人!既然你自己不怕死,你的兵士也不想你活,又是你们无故来杀我们的,所以,现在你就先死吧,黄正武阳,把他给我砍了!”

    “是!”黄正和武阳面无表情的大声应了一声。

    “啊!慢!慢!英雄饶命啊……”蹇硕见武阳举起了由自己手上夺得的那柄长剑,就要往自己的脖子砍下,再也顾不得形象,满脸惊骇的求饶起来。

    “哼!“

    “都***给我扔掉武器,都跪下……跪下!”蹇硕见刘易冷哼了一声,心里一颤,就怕头上的长剑砍下来,差没有吓出屎尿,赶紧带着哭腔命令那些官兵。

    果然是阉官,就只有那么的一点胆气,空负他的一身武艺了,大汉之所以灭亡,估计就是这些阉官把持了朝政的原因。刘易冷眼看着他,心里想着要不要改变历史,现在就砍了这个奸邪之徒。

    现在好像自己等人也是骑虎难下了,不杀已经杀了不少官兵,其实杀不杀蹇硕已经无关紧要。听蹇硕说到张让,这杀良冒功的事,估计和张让也有关系,杀不杀蹇硕,现在都已经和张让结下梁子了,自己等人在洛阳再也难混下去。

    不过,更重要的是,刘易不但要保住大伙的命,还要谋取到一定的利益。就算是现在就离开洛阳,也不能就这样匆匆的走了,至少,要在洛阳里获得点什么利益才能走,自己若想在这个世界里混得风生水起,必然离不开财富的支持。

    而洛阳,却是当今天下最富裕的地方。张让?听说这些阉官酷爱财物,肯定搜刮了不少的钱财,何不借这件事在他们的身上打打主意?

    想到这些,刘易的心里一亮,呵呵,自己眼下不就是为了钱财的事犯愁吗?这不?送钱的冤大头就来了。

    杀良冒功可是诛连九族的大罪,若把张让也牵连了进来,再让朝中那些正直一点的朝官参张让一本,那么,就算是张让也保不住项上的人头了吧?

    现在把蹇硕捉住了,人证物证俱在,如果蹇硕咬定是张让派他来的,那么这里就有可利用的地方。张让绝对是不敢让这件事公诸于众的,现在刘易就是要想一个办法,想想要怎么样才能让张让乖乖的把钱财送给自己。

    就在刘易在老虑财大计之时,军营外竟然来了人,刘易远远的看到了来人,眼睛忍不住泛出一丝喜色,心里念头一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可行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