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十九章 张辽高顺
    还在犹豫的官兵,终于在蹇硕的求饶喝骂之下,纷纷把兵器扔到了地上。主将被抓,也由不得他们,如果大伙不抛下武器,看这些凶悍的义兵还真的有可能当场立斩杀了蹇硕。

    蹇硕可是张让的亲信,又是他们的统领,蹇硕都话了,他们可不敢造次。

    就在官兵叮叮当当的把兵器扔到了地下的时候,军营里却来人了。

    来的正是那女大夫张芍以及万年公主刘慕,她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骑着白马一身鲜白衣甲的将军模样的人,后面还跟着一众士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军营中产生的杀戮气息引起他共鸣的问题,刘易隔着老远就能够感应得到那将军散出一种凛然的气势。

    “咦?这、这生了什么事?”万年公主先惊呼了一声,隔着老远就问。

    “呵呵,原来是张芍大夫和万年公主来了,别害怕,现在已经没事了。”刘易对那将军暗自留心,才笑着向万年公主和张芍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低声交待黄正和武阳把蹇硕押进一个营帐里去审问。

    官兵突然来这里做这些杀良冒功的事情,此事有点古怪,刘易感觉此事好像是这些禁军故意要针对自己等人似的,特别是想到张让,感觉事出必有因,所以,得要审问清楚。还有,刘易心中所想的敛财大计,还得要蹇硕好好的配合才行。

    “啊?这、这些不是宫里的禁军么?江河?你不在宫里守值,来义军兵营里干什么?天啊,怎么会死了这么多士兵的?呕……”万年公主终于也看到了倒在雪地上还流着血的一具具禁军士兵的尸体,那种血沐沐的场面以及浓浓的血腥味让她很不舒服,忍不住打了一个干呕。

    “公、公主……”其中一个禁军副将见被万年公主认了出来,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万年公主平时经常偷偷的出入皇宫,自然也和一些禁军相熟,会认得几个禁军的人,因为平时如果没有这些禁军的帮忙,万年公主也做不到偷偷摸摸的跑出皇宫来玩耍。

    “公主,我们还是进营帐里去再谈吧,在这里血腥味太浓了。”刘易对万年公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自从认识万年公主之后,刘易还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对她下跪施礼过,不过,有点江湖侠气的万年公主也没有过多注意这些礼节,弄得现在来义军兵营里的时候,像黄正、武阳等义兵,也没有刻意的向她行跪礼了。

    “哎呀!快跟我说说这里生了什么事,真是急死人了,这、这些禁军不会是你们杀的吧?杀禁军可是要犯下死罪的啊!”万年公主没有再理睬那个叫江河的禁军副将,先想到的是这些禁军士兵被杀了的严重后果,有点担心是刘易等人做的好事。

    她们都来迟了一步,来到的时候已经停止了战斗,所以没有看清楚军营里到底生了什么事。当然,其实在义军兵营外也有禁军的士兵在看守着不让人接近的,但是她后面跟着一个将军以及一众士兵,看守的禁军士兵没敢有半点阻饶,再说公主要进来,他们敢拦住么?

    “呃……别心急,我会让你明白是什么事的,来,张芍大夫,一起进来,我们进营帐里再说。”刘易有点拿这个心急的万年公主没有办法,这些事能一言两语说得清楚么?

    “刘易,今天我又带了一个伤重的人让你帮忙看看,好像挺严重了。”张芍也被这个军营里的情况吓惊了,但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接触过不少的伤者,伤者身上的伤口恶心情况也见得多了,因此,并没有像万年公主那般闻着兵营里的血腥味就作呕,回过神来也较快,所以,先向刘易表明来这里的目的。

    呵呵,张芍现在有点怕单独和刘易在一起,因为她现这个小兵狗嘴吐不出象牙,上次来找他治一个伤兵,他居然问自己是不是借这些事来接近他,还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了他……天啊,这该死的家伙是小兵还是流氓?是英雄还是登街徒浪子?这样的话可以随便问女儿家的么?所以,张芍还真的有点怕刘易会不会又对自己说一些有污耳根的话。

    “哦?那一起送进营帐里来吧。”刘易在张芍刻意说请自己治伤者,抬眼也看到了在那骑马的将军后面兵士之中,有两个士兵用一副担架抬着一个伤者。

    进入一个还算完好的营帐里面,刘易暗里察看了一下那个骑白马的将军以及那些士兵。刘易现,这些士兵相当的沉默冷静,看到营里满地的尸体,居然没有一个士兵现出半点的惊乱,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而且,刘易还从这些士兵的眼中看到一种嗜血的神采,见到鲜血,好像还有点兴奋的样子。

    这些士兵,一看就知道是绝不弱于自己这些义兵的战士,就凭他们那种嗜血的神情就可以判定,这些都是一些经过不知道多少次战斗的精锐之士。

    看着,刘易不禁对这个将军好奇起来,这个人是谁?竟然能带出如此精良的士兵。

    刘易先引万年公主及张芍进入将内,然后等了一下翻身跳下马来的将军。

    “这位将军是……”刘易打量着稳步走来的将军,现他也不过是二十来岁左右,相当的年轻。

    骑着白马,身穿白盔银甲,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脸膛,虽然也是仪表堂堂,但却称不上是帅哥的那种,要不然,刘易还真的会以为是碰上赵云或者太史慈等一众帅气的武将了。

    “他是……”

    “在下张辽!”

    张芍还没有说出,此将就抢着说了出来,但是说了四个字之后,便静静的走了进来,没有多说一个字,有点惜字如金的样子。

    “张辽?张文远?”刘易的眼皮突的跳了几下,他、他竟然是今后曹操的五子良将之一的张辽?他怎么到自己这个的兵营来了?

    “嗯?你知道我的表字?你认识我?”张辽走进帐内,现乱糟糟的,眉头皱了一下,却终于有点愕然的看着刘易问。

    张辽向来治军严厉,就算是军营都要保持得整整有条的,所以,看到太乱的营帐,他有点不习惯。

    “呵,没,我们不认识,不过,好像听别人说起过你,说张将军是吕布飞将之下的第一猛将。”刘易也从惊讶中醒过神来,想到这个时候张辽应该是和吕布在一起的,所以顺便把吕布也提一下。

    “奉先神力无敌,武技群,我怎么能和他一起评议?”张辽摇了摇头,也不多说话,一直担架上的伤者道:“听说你懂针刺术,请小兄弟你帮忙看看我这位兄弟。”

    “这没问题,我尽力而为。”刘易看了一眼那担架上的伤者,却看到那伤者身上还渗着血,似乎都是一些新伤,眼内不由闪过一丝不解:“他是才受伤的?”

    “嗯,他是我的好兄弟高顺。”

    “高顺?”刘易尽力的克制自己的神经,免得表现出太过惊讶来。

    今天一连见到了两三个三国历史上的武将,也的确比较考验刘易的神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