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二十章 留下高顺
    史上的记述,高顺是吕布手下的骁勇战将,随吕布奔波征战,劳苦奋命而又忠心耿耿。其人更是清白威严,骁勇有智,衷心仁义,不饮酒,不受馈遗。更难得的是,还敢经常直谏布:“以智者、慎思而行”。可惜吕布虽知其忠而不能用。

    高顺部下八百将士,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者,无不破也”,名为“陷阵营”。

    相比起张辽来,刘易反而更加喜欢高顺。

    原因无他,就看此两人的忠心程度,刘易就比较喜欢高顺。经过刚才对张辽的观察,刘易现,张辽现在之所以跟着吕布,并不是真正的忠心于吕布,而是他对强者的一种畏惧顺服。吕布是当今世上不可一世、单挑无敌手的战神,听刚才张辽所说的就明白,开口就是奉先神力无敌云云,自己连和吕布一起评议都不太敢。

    他这种心态,只是对强者的一种盲从,并不是真正的忠心忠诚。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吕布死后,马上就投降了曹操的真正原因。心里的神话破灭,他并没有像高顺、陈宫那样慷慨付死,而是马上就投了杀了自己主公的敌人,可见其人的忠心程度实在是有限。

    不要说什么曹操是听了关羽的求情,已经放他离开,他才投了曹操的,是什么的弃暗投明。张辽也是一个聪明人,当时的情况他怎么能看不通透?如果他不投降曹操,他真的能够活着离开那儿么?所以,在曹操的一翻作态之下,他也顺水推舟的投了曹操。

    呵呵,想想张辽跟着吕布有多长时间了?之前跟吕布混了多长时间不算,从现在起,184年到他投了曹操的时候是198年,足足有十多年的时间。难道这么长的时间,张辽对吕布没有一点感情可言?就那么心安理得的投了曹操?

    所以,尽管张辽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但刘易的心里一向都不太喜欢这个人。

    其实,最关键的,不是刘易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刘易知道凭自己现在,应该不太可能和这个对自己有点冷淡清高的张辽扯得上关系,更别说像别的穿越者那样,说一些什么堂而皇之的话,或者虎躯一震就可以收服得了他。

    若想真正收服张辽,刘易知道,必须要有远远过张辽的实力,让张辽对自己产生畏惧才有可能。因此,刘易对张辽并没有什么的想法。

    不过,对张辽没有想法,刘易对高顺的想法可就多了。呵呵,这可是上天送一个练兵之才来给自己啊,想想自己等义兵,单是自己等人在战斗之中领悟的一种简单三角战阵,就能如此强悍,如果再有高顺这个人,等今后自己有机会拉起一支队伍,交给他来为自己训练出“陷阵营”来,那将是一支有多厉害的精锐之兵呢?每所攻者,无所不破,那是多么的美妙啊。

    所以,刘易也不急着和万年公主解释军营里的事,也不忙着那财大计了,马上就走到了担架旁,开始为高顺察看伤情,一边想着如何把高顺留在自己的身边。

    刘易握上了高顺的一只手,一边输了一道真气进去,一边随意的转头问张芍:“对了,张芍大夫,你和张辽将军认识的?”

    “不、不认识,我刚才在路上碰到张辽将军,现这位高顺将军伤得很严重,昏迷不醒,还一直咯血,我对此也束手无策,所以就想到你……就把张辽将军带来这里了。”张芍忙为自己带张辽来这里的过程说了一遍。

    “嗯,高顺将军伤的还真不轻……”刘易问张芍,只是想通过张芍的口向张辽再次表达一下高顺伤势的严重性罢了,只有把高顺的伤势说得很严重,刘易才有可能把高顺留下来,所以,刘易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故作很为难的样子对张辽道:“张辽将军,你、你这们兄弟恐怕……唉,是谁下的重手?竟然把他的内腑震伤,五脏六腑移位,还有他的这些外伤,伤口太深,流血不止,咦?是刀气所伤?”

    “哦?刘易小兄弟,你也知道刀气?”张辽听刘易从高顺的伤口处都能判断出是让刀气所伤,不禁对刘易有点另眼相看,他从刘易身上的破损衣甲上看出,这个刘易只不过是一个小兵而已,居然也知道刀气?

    “我们是刘备大人的部下,刘备大人的两个结义兄弟,武艺高,我们一起杀敌的时候,我等都见识过。”刘易稍为解释一下,其实刘易从高顺的身上的伤口上还感应到有一丝别人残留下来的杀气,所以才会这样说。

    “原来如此,唉,想不到当今高手竟然如此之多,我这高顺兄弟,武艺不在我之下,一般人根本就伤不到他,但他却被袁绍新收的两个家将所伤,此两个家将,一个用刀一个用矛,勇猛无匹,两个打一个,高顺不敌,若不是我及时赶到,高顺就有可能被当场格杀了。”张辽叹息了一口气,简单说了一下高顺受伤的经过,跟着问:“怎么样?刘易小兄弟,我这高顺兄弟还有救么?”

    “袁绍新收的两个家将?”刘易却不说高顺还有没有救,反而是有点好奇的问。

    “嗯,好像用刀的叫颜良,用矛的叫文丑。”张辽想了一下才记起那两个袁绍家将的名字。

    “呃,高顺怎么会一个人和他们两个打?他们没有什么过节吧?要不应该不会直接打上的吧?”刘易的心里暗汗了一下,丫的,原来是袁绍手下的两个头号凶将把高顺打伤的,高顺尽管骁勇,可是就算是单打独斗应该也打不过此两将中的任何一人,竟然敢挑战两个?不要命了?

    “额……”张辽听刘易好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心里有点不悦,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还要靠这个刘易才有机会救回高顺,只好面色有点尴尬的样子道:“他们是在青楼打上的……”

    “啊?青楼?”

    “呵呵,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们跟奉先一起逛过那青楼,高顺兄弟有一个相好的姑娘在那里,今天我们本来要跟丁原将军回并州了,但高顺却要先到青楼里为那个姑娘赎身,结果,碰到了袁绍也看上了那个姑娘……”张辽尴尬的笑了一声,但还是把事情的起因说了一下。

    “呵呵,妙,想不到高顺将军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啊,既然如此,我就尽力为他治冶看吧。”刘易终于说到为高顺治伤,不过说完又话锋一转道:“不过,张辽将军,高顺将军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想要保住他的命,就必须每天给他扎银针,如此一两个月才有可能真正保住性命,若想真正的恢复,恐怕没有半年一载的时间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一年半载里,我还要每天开药给他,才有可能真正恢复到以前的身体状态。”

    “什么?要这么久的时间才能真正好起来?可、可是我马上就要离开洛阳了,不能留在这里。”张辽一听刘易说完,神情一下子就有点为难起来。

    “这个……张辽将军,我的意思是说,高顺将军可以先留在我这里治伤,我们可以照顾好他,你有军务在身,可以先去,不过……”刘易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啊,这样就最好了,如此就只能拜托刘易兄弟了。”张辽也是明白人,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在手上抛了抛扔给刘易道:“这里有二百两银子,其中一百两银子是高顺兄弟准备用来为那姑娘赎身的,等高顺醒来你给他,另外一百两银子是我给你作为治疗照顾高顺的诊金。”

    “好!一年后,高顺一定会完全恢复过来,保证他的身体会比原来的更好!”刘易也不犹豫的一手接住了银子,强忍着内心的喜意拍胸口说道。

    呵,想不到如此轻易就能留下了高顺,等高顺好了之后,他就是自己的了,绝对不会让他再回去跟着吕布了。而且还得到了两百两银子,相当于是六万大元啊。

    “那么我等先走了,军情紧急,不能在这耽误太久。”张辽得到刘易拍胸口保证可以医治好高顺,也放下心来。

    “将军军情要紧,你请便,我马上为高顺止住伤势。”刘易拿出了银针,把自己输进高顺身体内的真气封住,让高顺还在流血的伤口立刻就停止了流血。

    看到了刘易的手段,张辽也更加放心了,向张芍等人拜谢了一声,才出帐去。

    不过,他出帐之时,还问了一声刘易,问是否有什么麻烦,要不要他帮忙解决。刘易明白他是说在外面静呆着的一众禁军,但自己还有另外的敛财计划,所以,自然不用他帮忙解决这些禁军,对他道了一声多谢好意才请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