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二十二章 公主动粗
    黄正和武阳把蹇硕押了进来,这家伙一见到男扮女装的万年公主,顿时呆了一下,但转眼就如像见到救星的样子,扑嗵一声就跪了下来,差点没有爬过去抱着公主的大腿。

    他眼泪也不用酝酿,哗啦一下就涌了出来,张口就大哭:“啊,呜……公主,万年公主,救命啊……救救老奴啊!”

    刘易等人硬生生的被蹇硕的这个表现弄得都愣住。

    这丫的,已经完全没有了一般武人的节气,亏自己还把他定位为接近一流的武将,现在竟然就像那些电影电视里的那些胆小如鼠的狗奴才一样,如此的贪生怕死,哀号猥琐,哪里还有半点像有一身武艺的强者模样?

    他此时的神情,更像那些被轮了大米还要是轮了几十遍的那样,受尽了委屈的样子,表情说有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可惜,蹇硕可能不知道,他不知道万年公主对他们这些阉官有多厌恶,而且,万年公主现在还在气头上。所以,看到了蹇硕这个泪水鼻涕一齐来的恶心样子,不禁是恶向胆边心,忍不住一抽起衣袖,拿起自己的佩剑,连剑带销啪的一声打在蹇硕的脸上。

    “啊。公、公主……”蹇硕平时和万年公主所打的交道并不多,并不知道万年公主内心里对他们的厌恶,而他又对张让和皇上的关系非常清楚,知道是那种亲密得不能再亲密的关系,心里认为既然皇上都如此信任宠爱自己等人,那么万年公主应该也一样,所以,见万年公主突然出现在这里,还不赶紧求救?但想不到万年公主不但不说要救他,反而是拿起家伙就揍自己,重重的一下如像抽在他的心里一样,心都凉了半截。

    他现在可不敢再小看这些义兵了,刚才审问他的时候,自己稍为有说得不够清楚的时候,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都是往死里整的。想想这些义兵杀自己的手下时,没有半点犹豫,杀了就杀了,蹇硕可不敢再怀疑这些义兵敢不敢杀了自己。到现在他才现,这些哪里是义兵?分明就是一些亡命之徒,都是一些玩命的人,落在这些人的手上,他如果不怕死的话,相信都有想死的心了。如今,万年公主居然打他,这让他的心里是如何的恐慌呢?

    “公什么主?我呸!”万年公主不容分说的照着蹇硕的脸庞就狠狠抽了起来,一边抽着一边骂道:“我叫你杀良冒功!我叫你滥杀无辜!我叫你来乱赶走这些义兵!……”

    “啊!啊……公、公主……饶命啊……哇呜……”蹇硕刹时痛得在地上翻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大哭。

    一顿暴打,把蹇硕揍得哭爹叫娘,脸面部位瞬间就红肿了起来,成了一个猪头状,他那一对三角眼更是被肿起来的脸肉挤得成了一条小缝。

    万年公主打得手累了,便用脚一脚一脚的踹在蹇硕的身上,心里觉得十分的解气,似乎要把多年来对这些阉官的憋着的一口恶气全撒了出来。

    她平时对这些阉人的阿谀奉承都不知道有多恶心、反感,这也是她不想待在宫里的原因之一。只不过,她一直拿这些阉人没有办法。她的心里也时常的怨怼,都不知道这些阉官有什么好,父皇如此的信任他们。

    正因为平时难得有机会拿他们出气,现在有机会还不先狠狠的揍上一顿再说?

    刘易知道蹇硕一身武艺,一时半刻是揍不死他的,便任由万年公主抽了他一顿。一会,见他已经浑身血淋淋,伏在地上不哭喊了,似乎是出气多入气小的样子,刘易才赶紧叫停,止住了万年公主继续施暴。

    “哼,这种人,打死了活该!本公主老早就看他们不惯了。”万年公主挥着自己的手腕,像是打累了的样子冷哼了一声道。

    看着万年公主气豉豉嘟起来的小嘴,刘易越看就觉得她越可爱,差点就忍不住想握上了她那在挥着的玉手,把她拉了过来好好的亲一口。不过,刘易可不敢在这个时候造次,想着还是先把事情做完了再说,如今万年公主和自己等走得近,还怕今后没有机会俘获她的芳心么?

    “公主,你打累了,先歇一会,看我们如何惩治他吧。”刘易对万年公主眨了眨眼睛,然后把一盘平时用来洗手的凉水哗啦一声泼到了蹇硕的头上。

    “嗯嗯……哎呀,别、别打了,要、要死了……啊啊,痛死了!”蹇硕被冰冷的冷水一下子淋醒,张口就大叫着喊痛。

    “哼!”刘易用鼻子哼出了一声,用脚尖把他翻了过来,让他仰躺着,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道:“蹇硕,你知道罪么?你意图谋反,竟然想刺杀万年公主,幸亏有我们这些义兵保护了公主,要不然……”

    “啊?这、这位大人,我们没有啊,我们什么时候刺杀万年公主了?我们只是听了张让大人的命令,来这军营里杀、杀……”蹇硕虽然被打得像个猪头,但还不至于影响他的思维,听刘易说他什么的行刺万年公主,吓出一身冷汗,这些栽赃嫁祸的事情,他可是做得多了,想不到现在竟然被别人在他的身上用了一次。他想通这点,不敢把张让派自己等人来这军营里杀良冒功事当着万年公主的面说出来,因为刺杀公主及杀良冒功都是死罪啊。

    “事情怎么样你就不用说了,刚才你已经招了,还在招状词上画了押,大家都清楚是什么回事了。”刘易一脚踏上蹇硕的胸膛,稍为躬下了一点身子,盯着他的那一丝眼线冷着声音道:“我想只想问你一句,你想死还是死活?”

    “呃,我想、想活。”蹇硕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是肉在案上,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想活命的,就只能听这个小兵的说话去做。

    “好,既然想活的话,那么你就说说你应该值多少钱吧。”刘易知道蹇硕或者张让都应该搜刮了不少钱财,但是到底有多少可不知道,还得试一试可以从他们的身上得到多少的钱财。

    如果自己要得太少了,似乎太吃亏,多了的话,又怕张让会狗急跳墙,不肯给。现在张让毕竟都是朝中在皇上面前最说得上话的阉官,又手握禁军兵权,自己才不过是几十个人,要得多了,就怕他直接再派别的军队来把自己等人灭了,所以,得向张让要一个相当合理一点的数目。

    说实在,刘易现在最大的凭借,就是掌握着蹇硕,以及有万年公主和张芍在旁,所以,就看张让愿意不愿意付出点金钱来私下了结这件事。如果他不愿意私下了结,凭由这件事暴露出去,刘易也没有把握一定可以扳得倒张让,毕竟皇上现在对他的信任是盲目的,如果皇上听信了他的话,那么自己可能什么也捞不到,还有可能会被全国通缉。

    蹇硕也是一个明白人,刘易如此一问,他就知道刘易等想要什么了。所以,他一点都没有犹豫,马上伸出一个手掌道:“五、五千两白银!我、我知道我不值这么多钱,可大人,如果你能放我回去,我一定会把五千两白银奉上。”

    “才五千两?刘易,跟他要二十万两,少一个子儿,我就马上进宫去把他们行刺本公主的事情告诉父皇!”万年公主事先没有和刘易商量过如何敲诈蹇硕张让,但她一听到刘易说什么的蹇硕行刺自己,心里马上就明白了刘易的意图,这些阉官有钱,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就为刘易开口要了二十万两白银。

    “啊?二十万两?我、我没有这么多啊,我、我最多只能凑出五万两来……啊!”

    刘易力踏了一下蹇硕的胸膛,怒道:“现在还敢在我面前玩花样?我就要二十万两,你只能拿出五万两是吧?那么余下的,就让张让出吧,嘿嘿,这就要看看张让肯不肯救你了。”

    “来人!叫几个官兵进来。”刘易踏了一脚蹇硕,便对外喊了一声。

    二十万两白银,让刘易怦然心动,心里暗赞万年公主一声,如果不是她在这里,自己一时还不知道跟张让蹇硕要多少银两才合适呢。

    蹇硕能够拿出五万两来,那么官更大,心也更加贪的张让拿出十五万两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刘易把几个官兵叫了进来,让蹇硕吩咐他们回去拿钱,一个时辰拿不来五万两,那就来为蹇硕收尸。张让的能不能拿到再说,但蹇硕的这五万两是要定了。然后,再让官兵去禀报张让,告诉张让,如果在日落之前没有把钱送到,那么万年公主及郎中张钧就会把张让派蹇硕来义兵军营杀良冒功的事汇报给皇上,并会大肆宣扬这件事,让洛阳及天下百姓都知道。

    呵呵,众怒难犯,刘易估计张让也不敢冒此天下之大不讳。

    张让得罪的人多得海里去,相信朝中和张让不合的官员,若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参上张让一本,到哪时候,就算皇上不降罪张让,也会让张让弄得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