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二十四章 银两到手
    张让亲来,刘易不怎么放在心上,有万年公主这块招牌在这里,不怕他翻得上天。除非他真的有那么大的胆子造反,把自己及公主等人都杀了。

    所以,就算他随行的也有三百多亲兵家将,刘易也不担心他会鼓动还在军营里的几百个禁军士兵来对付自己。刚才刘易已经让义兵去把禁军的武器都收缴了,虽然没有捆绑着他们,但也让十多个义兵把他们看押着,若有人敢异动,义兵就会毫不犹豫的击杀了他。

    兵营里的尸体也让人拖到一个没人的营帐里去了,雪地上的血迹也用雪稍为的掩盖起来,免得让人看了恶心。

    风雪也停了,天空上虽然没有直接出现太阳,但也能透过云层感受得到太阳的位置,看看得见那有点耀眼的白光。

    刘易当然不会出去迎接张让这个阉官进来,也没有叫人去请他进来,只是让他把银两送进军营里来。刘易要的只是银子,对于张让,连见都没有兴趣见他。这不是交易,不是做生意,而是敲诈勒索,无条件的勒索,所以,不会有谈话,也不会有交情可说,只要张让把钱给了就好,至于其他的,刘易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张让还是自己进来了。

    他的马车先行,后面跟着七架拉着一箱箱银两的马车,随从也只带了几十个人进来,其他的亲兵家将,都留在军营之外。

    张让派人先来知会刘易一声,只是想试探一下刘易的态度,试试这个兵营里的义兵是不是这么难对付。但试过后,他知道这些义兵果然是态度强硬,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只是,十五万银两就这么送出去了,却没有得到这些义兵的一句准绳一点的说话,甚至连这些义兵领头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就这样交出去,他的心里始终都有点不放心,也有点不安。所以,他咬了咬牙,壮着胆子带着几十个亲兵随从进来了。

    自有义兵领着张让来到了刘易和万年公主所在的营帐,张让一进营帐来,就表现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向万年公主跪下施礼,语气悲凄的道:“公主,请公主一定要明察啊,老奴只是派蹇硕统领到义军兵营里巡察一下义兵离散的情况,绝对没有让他们做出杀良冒功这些罪大恶极的蠢事!请公主为老奴做主啊!”

    “啊……张让大人……”另一旁躺在地上的蹇硕,听得张让现在居然否口矢认是他派自己来杀良冒功的,赶紧想申辩一下,但想到自己也只是张让的一个小跟班,向义兵说出实情已经算是出卖了张让,就算张让当真肯送来十五万两银子,赎了自己一命,回去后都不知道张让会怎么样处置自己,所以蹇硕的心里一慌,合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愚蠢!蠢材!”张让狠狠的扫了蹇硕一眼,狠不得马上扑过去咬下蹇硕的一块肉来,十五万两银子啊,全都是因为蹇硕的办事不力。

    “闭嘴!”万年公主没有叫张让平身,骂了一声道:“什么明察不明察的?难道本公主还冤枉了你?现在说这些没有用,银子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十五万银子,七架马车拉来的,请公主出去验收。”张让也知道说什么的都已经没有用,目前最要紧的就是交了钱之后,能够请公主保住这件事情不外泄,请公主不要向皇上或者其他的人说出去,所以不自觉的把公主当成是这里的主事人了。

    “什么请我出去验收?你的银子又不是本公主要的。”万年公主转头对在她一旁站着的刘易说道:“刘易,你去验收一下,这些都是张让送来给你们的压惊费,算是想杀你们的一点补偿,如果他敢少给了一个子儿,我都会帮你向他讨要。”

    张让一直都在偷偷的看着万年公主,见万年公主对刘易说话,心里便明白这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兵应该就是义军兵营里的领头人物,暗暗把刘易的样子紧记下后,才站了起来,依足江湖规矩的那套,对刘易一拱手道:“这位小兄弟叫刘易?我张让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了,十五万银子现在就在外面,请你出去验收一下。”

    “送来了就行,也不用验了,有万年公主在这,想你也不敢弄虚作假,好了,出去带着你的人走吧,至于这里的禁军,我会一部份一部份的放走,蹇硕统领嘛,他也先留下来吧。”刘易不想和张让这个阉官多说,不耐烦的挥手让他离去。

    “呃……这、这……”张让有点吞吐的苦着脸转而对万年公主说道:“公主,老奴的银子给了,那么这次的误会……这次的误会是不是就如此算了?公主你不会、不会向、向……”

    “不会向我父皇说是吧?”万年公主的心里很想像打蹇硕的那样也把张让暴打一顿,只不过张让在宫里积威甚久,万年公主也不敢随便就揍他,只是非常厌恶的转开俏脸,哼了一声道:“哼,这些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今后别再找义兵的麻烦,安份守己,本公主才懒得管你的事。”

    “谢谢公主,谢谢公主,臣明白的,今后我一定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义兵的事。”得到万年公主的亲口承诺,张让的心里才放心了一点,慌忙跪下向万年公主叩头谢恩。

    “不过……公主,这些义兵兄弟也不会把这件事乱说吧?”张让感谢完万年公主,又暗示万年公主让刘易也表一个态度。

    “哼!就像公主说的,如果你安份守己,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次的事,我们也拿了你的银子,算是两清了,如果你再在我的手上犯了什么事,就不是这十五万银子就可以解决的了,到时候,你就如此剑!”

    刘易说完,身上的气势一,散出一股凛冽的气息,随手就抽出挂在张让腰间的佩剑,一手抓着剑柄,一手捏着剑刃,双手一劲,只见剑身上仿似有电光一闪,叮的一声,张让的佩剑竟然让刘易硬生生的弄断成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