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二十七章 张芍心动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刘易也觉得,把二十万两白银送到王越的剑宗武馆里去是最好不过的了。有万年公主这块招牌,再有王越这个一代大剑师的名望,银两就可以绝对安全,不会再有人能从自己的手上夺走了。

    放在王越的剑宗武馆里,还要比放在万年公主那儿更好,因为自己要用的时候,也更方便去提取。

    更重要的是,刘易还有机会见到这个一代大剑师,通过万年公主的引见,说不定还能和这个王越拉扯上一点关系。这个可是能够堪比三国战神吕布的一个猛人啊,和他拉上点关系肯定错不到哪里去。

    接下来,全部的义兵一起行动,包括护送万年公主出城来的护卫,也安排他们帮忙赶马车,不过,刘易也一样送给了他们一箱银子作为辛苦费。

    这钱得来似乎很容易,所以刘易也大方了一次。

    万年公主的这些护卫看到张让及蹇硕送来的二十万两白银,他们也眼红不已,但想不到自己等人也能分到一箱银两,欢喜到不得了,自然也乐于帮忙。当然,就算他们不愿意,万年公主一下令,他们也是要乖乖的帮忙的。

    不用多久,义兵就收拾好了家伙,把该要的东西都带上,个别还完好的营帐也拆了下来带着,以备不须。

    万年公主骑马来的,而张芍则是坐一辆马车来的,她在洛阳城周边的义军兵营里为义兵免费治伤,每天要走的路程少说也有几十里,如果没有马车代步,她也不可能步行那么远。

    被刘易用银针封住昏睡穴的高顺也由两个义兵抬着,一行人缓缓的离开了义兵军营。

    万年公主在前面拍马领行,一架架载着银两的马车跟着,两旁则是护行的义兵,然后是由义兵抬着的高顺以及相互搀扶而行的重伤义兵,最后才是张芍的马车。

    刘易穿越到这个三国时代已经有好几天了,可是一直都是在营帐里养着伤,还真的没有踏出过这个军营,今天终于要离开这里。

    看着前面的人马,刘易不禁有点心潮起伏,想到这个波澜壮阔的三国战乱时代,想到一个个三国的英雄猛将,差点忍不住欲振臂高呼一声:三国我来了!

    刘易觉得,自己好像就在玩着一款三国的游戏,或者说是自己另一段的人生,而前面的人马,就是自己的起家之本。

    这个军营就像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起点,从这里开始,将要开展一个和前世完全不同的人生,从此就要踏上属于自己的三国时代旅程。能否在这个时代里继续活下去,是否可以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里活得精采,那就要看自己的手段手腕了。

    不过,刘易对于自己的前景还是挺乐观的,相比起刚刚醒来的时候相比,刘易觉得老天爷对自己已经相当不错了。

    练成了元阳神功,拥有了神奇的真气,有了二十万两钱财,有了这四十二个义兵的跟随,还有万年公主的相助,有了这些起步所需的根本,刘易觉得自己大事何愁不成?

    现在有了这笔钱,下一个计划当然就是要先网罗多一点的人才,多招揽一些兵马,然后再带着大伙离开洛阳。

    洛阳的水太深了,在这里不太好展,朝官权臣太多了,走在街上不小心踩着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权势滔天的人物,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这样被砍掉了脑袋的危险。想想自己只不过是随便看了两眼一个大夫及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就要被她们说要斩头了,刘易可不想每天都应付这些无谓的麻烦,所以,离开洛阳是必然的。

    再说几年之后董卓的二十万西凉大军就进占洛阳,那时候顺者昌,逆者亡,活得不够痛快。所以,在洛阳捞够资本之后,就得快点离开。

    刘易的计划,是要在天下群雄起兵讨伐董卓的时候,能够有一支足可以左右局势的精兵,那样才有可能在群雄争霸的时期里占据一席之地。

    呵呵,当然,刘易还想到最好能够得到几个三国里的绝色mm来补偿自己因为到了这个世界而失去了明星mm的遗憾……身心不灭,色心不死啊!

    “刘易,你过来,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在刘易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落到了最后,耳边传来了张芍那好听的叫声。

    “呵,我就说嘛,今天你来找我,好像并没有带着伤重的义兵,肯定是有事才来找我的,如果没有事,那么就一定是想我了……”才想着美女,马上就有美女叫唤,刘易一下子醒过神来,快步走近张芍马车的车窗旁,伸手把半遮半掩的车窗帘完全拉开,看着盘腿端坐在里面的张芍,像要把张芍的蒙面纱巾看穿似的样子道。

    “呸!乱嚼牙根,正形一点!”张芍也学到了万年公主那样,动不动就大娇嗔,美眸往上一翻,没好气的道:“高顺不是伤兵?”

    刘易一边走着,保持着和马车一样的行进度,几乎要把整个人都呆在马车窗上,鼻子像狗鼻似的往里面闻了闻,才摇头道:“那个高顺不算,他是你在半路巧合碰到的。”

    “好了,不和你扯这些了,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没有带重伤的义兵来请你治么?”张芍拿刘易没有办法,对于这个懂得神奇医术的小兵,张芍已经留心观察了很久,今天她就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刘易如何从张让这个权倾天下的大奸佞的手中弄到十五万两银子,把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她还是看不透刘易,这个小兵,不但拥有神奇的医术,似乎胆子也大得很,从义兵的口中知道,正是他先带头杀官兵的,也是他捉住蹇硕的,又是他想出坏点子从张让的身上索要了一大笔钱财。这个家伙,看到张让的时候,居然一点都不放在眼内,还让张让受到了冷遇,把张让硬生生的赶走了,这样的一个人,像是一个小兵的行为吗?一般的士兵,叫到朝中的人物,早就吓得低头跪下了,所以,张芍越来越看不透刘易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别问了,有事你就直说吧,说完咱们聊聊别的。”刘易没有心思去猜想张芍问自己的问题,眼神灼灼的看着她,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揭下她的面纱。

    张芍还真的受不了刘易这种带着轻佻的眼神,这也是她看不透刘易的另一个地方。这个家伙,平时的行为好像挺正经的,但是一对着自己的时候,就又像变了一个人,那看人的眼神,就像要把别人给剥光了似的,被他直看进内心。

    张芍是一个过来人,刘易的眼神,她的心里非常清楚是什么的意思,并不是那些真正的登徒浪子的淫邪目光,而是一种带着热切欣赏、热情的眼光。她那死去的丈夫就经常那样盯着自己来看,所以,每当刘易如此看着她时,她的心里都怦然心动,却又不敢面对。

    是自己对这个认识不久的小兵心动了么?张芍很多时候都不敢深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