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三十三章 卖命贴
    剑宗武馆并不像后世的那些门派武馆那么的讲究,在府门前并没有刘易印像中的门派那样摆上两只石狮子在充面门,甚至连看门的弟子也没有。如果不是正门的上面有一个写着剑宗武馆四个大字的横扁,骤眼看上去还以为这里只是一般的破落大户人家的府邸呢。

    事实还真的有点破落,特别是进门后的练武场,地上坑坑洼洼的,一点都不平整,而且,很多铺在地上的地板砖都已经碎掉成渣,还有,砖地上随眼都可以看得见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长形划痕。

    不消说,地上的这些划痕,一定是别人在比武或者练功的时候留下来的剑气或刀气的痕迹。

    看到若大的一个练武场,居然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估计,平时肯定有不少人前来挑战王越,在这个练武场,都不知道生过多少次的战斗了。

    现在天色差不多完全黯了下来,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寒冬的气温到了入黑就会下降,寒风冷凛,所以,练武场上已经没有了武馆的弟子在练武,整个练武场静俏俏的,只有一些飘落在练武场上的枯叶被寒风吹得沙沙滚动。

    刘易跟着万年公主,穿过主楼及后面的几个院落,进入武馆后面的院子。

    后院也是一个相对较小的练武场,一进入这里,刘易现这里和前面的冷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个小型的练武场之内,居然还有不少人在么喝着练着功夫,个别的还光着膀子在练剑。

    “各位师兄,天都黑了,还在练啊!”

    “吴三师兄好!”

    “陈列师兄好!”

    万年公主带着刘易从练武场上穿过去,每碰到一个练武者都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让刘易奇怪的是,这些在练武的人居然只是对万年公主点点头或者笑笑,并没有因为她是公主而停下来施礼问好,而万年公主似乎也习以为常,一点都不介意。

    走到了一座黑漆漆没有亮灯二层高的阁楼前,万年公主低声的对刘易道:“一会见到我师父不用太拘谨,他是那种不拘一格的人,只是有一点死性子,凡事都认理,表看他外表冷冰冰的,其实他的心软得很……”

    “哼!你这丫头,又在说我什么坏话?每次来我这里准没有好事,你把二十万两银子拉来我的武馆,岂不是想把祸水东引,给我的武馆惹麻烦吗?”

    万年公主都还没有和刘易说完,随着一声清哼,刘易看到前面这座二层高的阁楼下的厅内唰的一声亮起了火光,随即一个黑衣高高瘦瘦的人影出现在阁楼门前。刘易没有看到他是怎么样现身出来的,感觉他好像就有如黑夜中的幽灵一般,倏地就出现了。

    “师父!”万年公主一见,也不管刘易了,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一把曳着他的衣袖道:“王越师父,我带了一个人来见你。”

    王越的目光如电,顺着公主的手指扫了一眼刘易,冷淡的道:“是他这个小子?”

    “嗯,他叫刘易,是……”

    “进来说话。”王越打断万年公主的说话道,未了他又喝道:“大家都散了吃饭休息,明天再继续练。”

    “是!师父!”

    ……

    好锐利的眼神,刘易被王越扫了一眼,竟然有一种坠入冰窖的感觉,接触到他的眼神,竟然有一种如被实物刺了一下眼睛的疼痛感觉。一代大剑师果然名不虚传,光是凌厉的眼神就能让人心生怯意,不敢面其锋。

    在真正面对三国时代的猛人时,刘易才明白自己和他们的差距,也不禁想到自己的元阳神功,好像元阳神功有九级,但现在自己只不过是阳气初生,还得快点想法子增强自己的实力,提升元阳神功的级别才行,要不然当碰到真正的高手猛人时,恐怕自保都有问题。

    不知道为何,刘易从进入这个剑宗武馆开始,总感到自己的眼眉在不停的在跳,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有万年公主在这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进入阁楼之内,王越自顾的盘腿坐到了主位的矮几后,也没有叫刘易坐下,甚至连看也没有多看刘易一眼。

    而刘易经过刚才万年公主的提醒,也没有主动向王越问好,而是很自然的在另一张矮几后的软垫上学着王越的姿势盘腿坐下,端起桌面上的一壶凉了的茶水就喝。

    “师父,这件事还真的想请你帮帮刘慕的忙了……”万年公主对王越的冷淡见怪不怪,也不多说什么,急着就把自己如何碰到蹇硕带领禁军杀良冒功,如何从张让的手里要到十五万两,如何送到这里来的原因对王越说了一遍,也说明了这二十万两银两名义上是自己的,但实际上还是刘易的。

    连这个她也对王越说了出来,如果万年公主不是单纯的话,就是对王越绝对的信任。

    但王越听万年公主说完后,却依然是一声不吭。

    “哎呀!师父,行不行你老人家就一句话,不行的话,我、我就运回皇宫里去!”万年公主眼巴巴的看着王越耍着性子道。

    “史阿!拿卖命贴进来!”王越突然对个喝了一声。

    “是!”一声雄亮的应答,一道黑衣身影嗖的一声打了一个跟斗就飘身落下,恰好落到了王越的矮几之前,单膝跪着,双手恭敬的递上一张纸质的巴掌大的厚纸片。

    王越随手就把厚纸片递给了万年公主,然后双目一瞪,闪出一道寒光射向刘易。

    万年公主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厚纸片,一边念出来道:“卖命贴!新收到客主一百两订金,刺杀刘备义军属下刘易,奉上级,再付九百两,三天之内完成!”

    “啊!师父?你、你们要帮别人杀刘易?”万年公主念完之后,吓得跳了起来,下意识的跳到了刘易的跟前,大声质问道:“师父,你、你这个卖命贴是什么回事?难道你、你们一直都是杀人挣钱的么?本公主不准你们杀刘易!”

    刘易也吓了一跳,特别是被王越那目中的寒光看得额头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

    丫的,卖命贴?这、这不是和后世的一些悬赏刺杀差不多了么?难道王越的剑宗武馆竟然是一个杀手组织?一代大剑师原来是一个杀手?他们接到了刺杀自己的订单,还收了一百两的订金?自己的人头值一千两?

    自己居然糊里糊涂的跟着万年公主一头扎进了杀手组织的巢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