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三十七章 原来如此
    “混蛋!你还真的想拆了我的这阁楼?”王越见刘易不容分说的就开始攻击,并且一出手就是剑气纵横,不禁跳着脚骂了一声。

    但王越又不得不接招,毕竟剑气就是剑气,无坚不摧,被击中还是会死的,而且,如果不出手抵消刘易的剑气,木质建造的阁楼也肯定会被剑气破坏,无奈下,王越长剑一抖,迎上刘易的攻击。

    呛!

    剑光激荡,剑气互相抵消,双剑击在一声,出一声清脆的金属鸣响。

    “拆了就拆了,你还能咋样?”刘易借劲一个旋身,长剑回旋又重重的击向王越,并挑衅的说道。

    王越再招架了一剑,飘身后退,懊恼的吼道:“好了!给我住手,听我把话说完!”

    “你说,在十招走完前希望你能把话说完,要不然你这个窝可能就保不住了。”刘易一顿地,不依不饶的飞扑向退后的王越。

    “岂有此理!打就打,王某刚才是让着你呢,还以为我会怕了你?”王越也被刘易的紧逼弄出火气来,双目一寒,唰唰唰的瞬移了几个方向,幻出了几个身影,他手中的长剑也仿似从几个方向攻向刘易。

    果然不愧为大剑师王越,无论是身法还是剑招都精妙无比,一出手就让刘易看得眼花缭乱,上下左右似乎都有王越那凌厉的杀气迫来。刘易不敢掉以轻心,瞬间就把自身的感观提升到最佳状态,用自己的感觉来判断王越真正的攻击方向。

    察觉到左则的一剑才是王越的杀招,刘易毫不犹豫的一剑挥出,嘴上说道:“来得好,就让我见识一下大剑师的真正武艺,可千万别留手咯!”

    “哼,不知道死活!”王越晒了一声,不过,在攻击的同时,还是解释着道:“王某的确是杀人为生,不过,并不是什么人都杀,我们只杀地方恶霸、贪官污吏,**邪恶之徒。”

    叮叮!

    两人快无比的连接几招才各自退开,凝势准备着下一轮的攻击。

    “那你为什么会收了订金要杀我?难道我就是你所说的恶霸之类的?”刘易喘了一口气,压住剑势,持剑而问。

    “收了订金,出了卖命贴是一回事。”王越也起伏了一下胸膛说道:“我有十八个出师的弟子,收钱杀人都是他们去做的,不过,在杀人之前,他们会先查探一下刺杀目标的为人,如果不是我所说的那种奸徒,就绝不允许错杀一个好人,我的大弟子史阿会执行监察事宜,如果有谁滥杀无辜,我就会亲自出手去把他们击杀,不过,目前为止,他们行事还没有出过差错。”

    “嗯,还有两招!”刘易听王越说完,腾身而起,剑势凌厉的连出两剑。

    “呃……”王越见自己解释完了,刘易却还要比斗,呆了一下才苦笑着接招。

    这些事其实都是剑宗武馆的秘密,一般情况之下,王越自然不会直说出来,不过,他对刘易说这些,其实也是对阁楼外的万年公主解释。不管如何,王越也不想真的得罪了万年公主,王越的心里,的确是很想谋取到一官半职,这是他心里多年的夙愿。如果得罪了万年公主,那么王越的仕途就更加的渺望了。

    而王越,如果他早知道万年公主会对刘易这么着紧的话,也不会对刘易动手了。

    王越之所以要对刘易动手,是因为他也听到了义军兵营里生的事,一个小小的义兵,居然可以在顷刻之间就制住了禁军统领蹇硕。而且还让权倾天下的张让低头,乖乖的奉上十五万银两,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咋舌的事情。刘易这个人,也因此引起了王越的好奇关注。

    蹇硕的武功,在洛阳里也可算是鲜有敌手,刘易居然在弹手之间就打败了他?所以,在见到刘易,现刘易的体内有真气激荡的时候,王越就有了出手试探一下刘易身手的冲动。而让史阿拿出刚接收到张让出价的卖命贴,只是在找一个借口向刘易动手罢了。

    在洛阳开馆受艺多年,王越自然知道张让是何许人物,一个鼠目寸光,贪财贪物,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奸佞,他出价要刺杀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好人,所以必然要先调查清楚才能动手。其实王越对张让的为人也颇为不耻,如果王越不是为了能够在洛阳生活下去,不是怕自己收养的一众徒弟会受到牵连,他可能早就忍不住要出手刺杀了张让。

    呛呛两声,王越轻松的接下了刘易的两剑,长剑一压,压住了刘易的剑刃道:“好了,十招已过,别真的想拆了我这个老窝,算我王某不对,你的二十万两就放在我这,保证会帮你保管好。”

    王越看到刘易的眼中充满了斗志,生怕刘易会继续打下去,所以才赶紧给点甜头刘易。

    不过,王越还真的不想再和刘易打下去了,丫的,好像真气不是真气似的,出手就是剑气,王越没事可不想如此浪费真气,心痛啊。其实,不只是刘易的真气会如水一样用完,任何人的真气都会有枯竭的时候,王越亦然,他修练了几十年的内力,真气颇算雄厚,但是他最多也只是能够连续出百剑左右的剑气,出百剑剑气之后,真气就会枯竭,元气大伤,他至少要闭关修练一个月左右才能够回复元气。

    一般情况之下,高手都不会随便的出剑气,能够用剑招击杀敌的人,绝不会浪费一点的真气。现在王越已经一连了十剑剑气,这都要修练三天才可以补充回用去的内力真气,再打下去,王越能不心痛吗?

    这也是刘易现在和别的高手不同的地方,像王越这样的高手,他的内力真气是经过自己长年累月修练得来的,等于是花时间吸收天地灵气形成的真气,回复得极慢,不像刘易,有一个太阳能手机,可是瞬间就补充回来。所以,刘易不懂心痛,可王越心痛啊。

    不过,刘易现在也知道,自己和王越的确是存在着一段差距,眼下自己肯定不是王越的对手。如果王越不是为了抵消自己的剑气,免得自己破坏了他的蜗居,那么凭着他那奇妙的身法似乎根本就不用正面和自己的交锋,而自己根本攻击不到他。

    刘易知道,自己凭借的只是剑气,唯有剑气才堪可和王越匹敌,而在身法及剑招上,都远远不及王越。如果王越真的有心要杀自己,自己还真的危矣。

    如此,也只好顺势停止了攻击,收剑抱拳道:“哈哈,那刘易就感谢大剑师了,原来刘某没看错人,王越就是王越,不愧为当代第一剑客。”

    “师父!你坏死了,刚才你吓死慕儿了。”在外面听着阁楼内动静的万年公主,也明白了王越对刘易动手的原因,听到已经停止了战斗,赶紧跑进来娇嗔的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