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一章 郎中张府
    张芍依然是坐着她的马车,车上还有一直跟着她帮忙的那两三个侍女,另外有几个骑马的侍卫。这几个侍卫应该是张钧安排来保护张芍的,刘易没有马,一个侍卫让出一匹马给刘易。

    安置义军伤兵的地方,比原来刘易所在的兵营还要远一点,离城有十来里远,在城西的一座小山坳里。

    刘易问张芍才知道,原来洛阳周边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其实都是属于皇室旁系或者是赏赐给有功之臣的封地,但经过几百年下来,原来的功臣家族家道没落,几经转手之后,就转到了部份的朝官或者是当世的豪门望族手中。

    安置义军伤兵的地方其实是属于一个本地财主的,是张钧借地建营,也是暂时性的一个兵营,

    听张芍介绍说,这座小山再去不远的地方就是汉室的西山皇陵,本来逢年过节等的节庆日子,皇上都要带领满朝文武到皇陵来祭祖祭拜天地,为大汉子民祈福。可是,当今皇上除了几年前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举行祭祖仪式了。

    皇陵很大,里面的宫阙宗庙林立,常驻一部兵马四百人,由一个军司马统率,守卫皇陵。除了这四百兵马,还有一些道士打杂的人在维护着整个若大的皇陵。

    守卫皇陵的军司马姓林,和张钧认识,把义军伤兵安置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也是想让那姓林的军司马关照一下。其实,如果得不到那守卫皇陵的军司马肯默许,收容义军伤兵的军营也不能安置在那儿。

    张芍已经把工作做得很细致,收容到一起来的义军伤兵,她都做了一个记名册。这些伤兵,几乎包括了天下八大州的义军之中的伤兵,一共五百三十二人。她还把这些伤兵中伤重她不能治的,集中安置在一个军营帐,伤残的伤兵,也另外集中在几个军营帐里,如此分了开来,便于管理救治。

    看不出,张芍居然还有一点治军的天赋。

    刘易随张芍先到重伤兵营帐里为那些伤重难治的义兵治伤,一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两人连刘易都没有办法再救回,毕竟伤得太重,又拖了太长的时间。

    一直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刘易总算给需要马上进行救治的伤兵治理了一遍。由于伤兵太多,刘易自然也不能给每一个人都使用针灸术,大部份没有大碍的伤兵,就算是张芍也可以治得好的,刘易就让他们安心休养。

    五百三十二人,除了两人没能救回之外,还有一百五十多个伤残的义兵,他们都是要不是断手缺脚,就是瞎眼残耳,他们就算治好伤也成废人。而剩下的三百八十左右个伤兵,他们则可以完全治好恢复过来的。

    不管是伤重的也好,伤残的也好,刘易一视同仁的救治,也希望这些伤兵能够快点好起来。这些伤兵,其实都是青壮之士,伤好之后,若再加以训练,必然也是精兵,所以,刘易打算等他们伤好之后,也会试着说服他们跟自己混。

    呵呵,反正刘易的心里也有打算招兵买马,放着这些精兵在这里怎么能不打主意?

    第一次接触伤兵,刘易没有和他们多说什么,也没有对他们说明今后将会由自己提供粮食救助他们。因为刘易知道,如果自己如此对他们说,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一种居功的嫌疑。毕竟,他们都是由张钧出面安置的,他们的心里应该也都知道能够有救助救治,完全是张芍的功劳。

    倒是张芍,向个别不停向她道谢的义兵说了一下,今后他们的救济粮食将会由刘易提供。

    刘易不介意这些事,现在说不说没关系,关键是看今后怎么做的,相信日久就能见人心,这些义兵迟早都会知道到底是谁在救助着他们。当然,就算没有这些事情,大部份得到了刘易救治的义兵,都对刘易感恩戴德,特别是看到刘易用一根银针就能治好他们的神奇时,看刘易的眼光都不同了,个别的还惊呼刘易是神医。

    一下子救治了这么多人,刘易的灼热之气又用去了不少,不过,还剩下一半多,比上次救治那四十来个义兵兄弟时用的真气消耗少了很多。但纵是如此,刘易都感到有点疲累,便询问了一下,知道这伤兵营里的粮食还够用三天之后,刘易就和张芍等打道回城。

    可能是死了两个义兵的关系,返回洛阳的路上,张芍有点闷闷不乐,说话的兴致也不高,所以,一路无话。

    回到城中,已是傍晚。

    刘易也不用张芍再提醒直接就跟在她的马车后,跟她回去见爹……呃,是她爹。

    张芍的家在城东,和刘易所在的宅院隔了整整一个南城区那么远。

    而出乎刘易的意料,到了所谓的张府时候,刘易现张芍的家根本就不像是堂堂一个朝廷郎中的府邸,看其规模,充其量不过是比自己买下的宅院大上一点罢了。

    门面也很简单,没有什么的摆饰,只是府门稍为高大一点,上面有一个横扁写着郎中张府四个颇有艺术色彩的大字。

    张芍直接把马车驶了进去,刘易自然跟随。

    进入府内的前院,刘易现院内还停放着几匹高头大马及一架马车、一顶轿子,一眼可看到前院的的主楼阁之内,灯火通明,人影绰绰,更有人在大声高谈阔论,气氛很热烈很热闹的样子。

    “跟我进去见我爹吧,估计是几个文人或者是他的朝中好友来了。”张芍走下马车,看了看主楼处的热闹的情况,好像有点埋怨不满的样子跺了跺脚说道:“哼,爹他今天还慎重的要我请你来商量事宜的,可他自己却不等你就开席设宴了。”

    未了她又有点抱歉的对刘易说道:“刘易,你可别介意,我爹就是这个样子,每次碰到一些谈得来的朋友,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设宴乱喝一通的,爹他酒量不大,却喜欢那杯中之物。”

    “呵呵,夫人你言重了,你看看。”刘易指了指停放在院子里的战马马车及那顶轿子道:“来拜会你爹的那些人可能都是大人物,坐车坐轿出门的人,自然不是我这等的小兵可以相比的,你爹自然要好生接待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爹绝不会因为你只是一个小兵就会小看你的……”张芍听刘易如此说,竟然有点惶急的想解释着什么。

    “嘿嘿,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是来向你爹提亲的,你爹看得起我或者看不起我都没关系,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宴席么?我刘易还不会放在心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设宴款待也是很应该啊。”刘易洒然的耸耸肩道:“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你看我像是那种小肠鸡肚的人么?”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会别乱说话,什么提亲不提亲的?你不要脸,人家还要脸呢。”张芍见刘易真的不在乎的样子,这才狠狠的瞪了一眼,往前走道:“走吧。”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依老夫看,张郎中已经深得老子为人之道的真谛,而且还那样做了,实在是让老夫汗颜不已。”

    “唉……卢大人,你、你这可是太抬举老夫了,喝!先罚你喝一杯再说!”

    ……

    刘易跟着张芍才走近院子里的主阁楼,就听到里面两把雄亮的声音大声的劝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