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二章 当仁不让
    厅堂之内,一共摆放着几张矮几,四周有火盘,烤得整个大厅都有点温暖如春,几个侍女穿棱其间,端菜上酒。

    居中估计就是张钧,年练五十来岁,他身上还穿着正式官服,相貌端正有威严,下额留着一般文人都会蓄着的一摄小胡子。不过他此时却有点豪迈的举着酒杯仰脸猛灌,有点不顾仪态的样子。

    左则位的则是一个身穿灰色文士服饰的壮汉,看上去和张钧差不多的处纪,他那一脸粗黑不修剪的胡子以及有点坳黑的脸膛和他的服饰相配搭起来让人感到有点不伦不类。怎么看他都不太像是文人的样子,他也更干脆,连头也不仰,一杯酒就倒入了嘴中。

    事实这个酒宴中的人,除了张钧是穿着官服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穿着此时代流行的文士服饰,或者汉代时候饮宴都是流行身穿文人长袍的吧。此壮汉的下则是一个四十来岁有点温文尔雅的长者。

    右则却奇怪的摆着三张矮几,上的座席空着,之后依次就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以及一个身穿有点破旧黑衣年约三十岁左右的文人。

    刘易跟在张芍的身后,气定神闲的踏进了厅内,目光如电,只扫一眼,就把座上的各人都打量了一翻。

    与此同时,座上的人都像有感应一般,齐齐的往厅门之处看来。

    “爹!你身体不太好,你就别喝那么多了。”张芍的带着责怪的向那正位的官服者道。

    他果然就是张钧。

    “哈,女儿回来了?来来,先叫卢植伯伯,还有田丰叔叔,这个荀彧荀文若你认识的,那位叔叔是文若在颖川时候的好友兼同窗,戏志才先生,你先拜见一下。”张钧一招手,还有点喝得余兴未尽的样子道。

    “爹!”张芍不满的白了张钧一眼,不过还是盈盈的对四周的各人施了一礼道:“张芍见过各位叔伯父,见过文若公子,戏先生。”

    “嗯嗯,侄女不用客气了。”卢植可能经常到张府来找张钧喝酒,和张芍好像也很相熟的样子,摇着手说完,却又对张芍眨了眨眼睛,像要压低声音,但声调却一点都不低的道:“咦?侄女,今天怎么戴着面纱啊?后面这位公子是你的……”

    “呃……”张芍却不敢接卢植的话,噎了一下,跺着脚扭开头对张钧道:“爹,你好生无礼,都说了要人家请刘易公子来和你商宜事情的,你却怠慢了客人,我不管了,你自己和他说吧。”

    张芍说完,像生气了似的往厅内的后门走了进去。

    该死的卢大嘴,平时总喜欢口没遮拦的乱说话,常常打趣自己,说自己还年轻,应该再找一头人家,说要给自己介绍对象,还说他有几个徒儿,都是人中龙凤……哼,都不知道他安什么的好心,不知道害臊的老家伙,现在肯定是以为刘易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了……

    张芍走后,众人的目光再次齐齐的集中在站在厅内的刘易身上,其实,他们虽然像在和张芍客套,但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刘易的身上。

    而刘易呢,依然是悠然自得的站着,微笑着任由他们打量,刚才听张钧向张芍介绍厅内的几人,刘易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表露出太过惊讶的神情。

    张钧虽然已经有点失势,但是和他有来往的人必然都不是普通的人物,不是普通的人物,那必然是叫得上名号的三国名人或者是名士,所以,刘易早早就给了自己打了一支定心针,免得听到是三国某某名人的时候自己会太过震惊。

    当然,刘易也知道张钧在向张芍介绍几人的时候,也等于是向自己介绍了的意思。

    因此,刘易也不用张钧再介绍了,风度翩翩大方自然的一笑道:“哈哈,各位大人真的好兴致,寒冬煮酒,梅花赏雪,知己齐聚,畅谈人生,学生刘易刘……易天,见过郎中张大人、卢将军、田御史大人、荀兄、戏先生。”

    刘易一一拜见过他们之时,还临时的给自己表了一个字,他好像记得某人说过,在古代的时候有表字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见过几人,刘易紧接着指了指那右侧上没有人的席位道:“适逢其会,此宴留席,可是郎中张大人给小子所留之席?”

    不过,刘易虽然问着,却当仁不让的走了过去,神情自若的就坐了下去。

    “呵呵,刘小兄弟果然是一个妙人,此席正是为君而留,请入席,一会张某还有事要请教呢。”张钧一手掳着胡子笑着,一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但他的心里却腹膀着,这小子,还真的一点都不谦虚,当着这么多当朝大官的面,居然也不谦让一下,也不待自己说,就已经据席而坐。不过,此人不做作,有胆色,从刘易的称呼上来看,刘易应该都知道此间的人大有身份来历,可是却还能如此镇定自若,佩佩而谈,这份工夫,已经足见其人非常人也。更难得的是,看刘易的年纪绝不过二十岁,比在座的荀彧还要年轻,还真的难得也。

    其实不只是张钧,在座的各人都对刘易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是一种刘易一来就好像被他主导了这里的气氛感觉,是一种有点喧宾夺主的怪导感受。但是大家并不因为刘易当仁不让的态度而对刘易有反感,各人的心里好像对刘易反而有点欣赏,有一种欲与近亲近一点的冲动。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刘易坐下后,自斟了一杯看上去有点黄黄的酒,然后举杯先对卢植道:“卢大人,刚才我在外面听到了你这句话,就使我想起刘备大人常常对我们说过这样的话,原来,就是大人教导刘备的话啊。此话虽然不是经卢大人的口直接教导我等,但卢大人却是刘备的先生,也就等于是卢大人直接教导我等了,此话让我等受益非浅,现在就让学生敬大人一杯!”

    “哦?刘备?刘易小兄弟,你认识我徒儿刘备?”卢植听刘易说完,不禁瞪眼奇道。

    “哈哈,卢大人,原来你还不知道刘易是谁啊?他就是你那爱徒刘备的义军兵士,这两天生了那么大的事难道你没听说过?”张钧看到卢植那瞪大眼睛不解的样子,便为他解释了一下。

    “啊,原来从张让那里要到十五万两银子的刘易就是你啊!”坐在刘易下道的荀彧惊呼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