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三章 要除奸先稳足
    “在下正是那个刘易,如假包换,荀彧兄台,我等年纪相仿,今后有机会我们还得多些来往亲近。”刘易对这个有点小帅似乎又有点腼腆的荀彧很有好感,当然,是对他的才华有好感,心里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要把他弄过来为自己所用。

    “呵呵,好说好说,刘易兄弟的手段,还真的让我等敬佩,试问当今还有谁可以从张让的身上讨得到便宜的?刘兄弟所做的,我听到消息之后,也拍手称快啊。”荀彧由衷的叹服道。

    “哈哈,这不算什么,尽管十常侍现在权倾天下又如何?现在大汉还是大汉,区区几个奸佞,我刘某还不放在眼内呢。”刘易大言不惭的道。

    看到刘易如此下巴轻轻的样子,席间众人的脸色都黯了一下,因为刘易所说的区区几个奸佞,他们都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可是却一直拿他们没可奈何。还有,席间的这几个人,几乎每一个人都受到过以张让为的十常侍的迫害或者是间接的迫害。你刘易不放在眼内?可是自等却始终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呢。

    “呃……如此说来,刘易小兄弟和卢某还真的是自家人了,好!那么我也不矫情了,大家一起干了!”卢植经过张钧解释了一下刘易的出身来历,望向刘易的眼神也就更加的热切了,自己徒弟的属下,不就是等于自己人了么?所以,他也不想众人因为刘易的大言而对刘易有轻言不稳重的偏见,赶紧举杯向大家示意了一下,便心安理得的受了刘易所敬的一杯,算是认可了刘易。

    “哈哈,既然卢大人和刘易侄儿还有着这一层间接的师生关系,那么老夫也不多说了,刘贤侄的授宜之情,我张钧也记下了,义军伤兵的事情,今后就拜托刘贤侄了。”张钧也陪着喝了一杯,把杯子搁在桌上开怀的笑道,揭过了刘易大言引来的一瞬间冷场。

    刘易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个时代的酒,但这杯中的黄酒又苦又涩,酒的度数也不高,淡得出鸟来,和后世的啤酒度数差不多。

    不过张钧拿出来设宴招待好友的酒,估计这些都是都是最好的酒了。刘易勉强喝了一杯之后才想起这个时代里还没有真正高纯度的酒,因为,还没有蒸馏技术的关系,酝酿不出真正的烈酒来。嗯,不知道百科全书里有没有酿酒的知识?如果有的话,倒可以想办法捣弄出蒸馏器来,酝酿出一些真正的美酒,估计卖酒也可以搜刮到不少的钱银吧?

    这些念头只是在刘易的一念之间,随手一抹去嘴角边的酒迹,也不再谈十常侍的事,对张钧拱了拱作揖道:“郎中大人言重了,小侄本来就是义军中的伤兵,大人和张芍姐姐为我们做了那么多,现在,我为义兵兄弟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至于什么的授宜之计,我等也只是旁观者清,眼下朝中奸佞当道,你们身在局中,还是要万事小心,这些贼臣,只要让他们闻到了一点腥儿,可能都会抓住不放,不把你们弄得鸡犬不宁,身异处肯定不会罢休的。”

    刘易明白张钧所说的授宜之情,应该就是提醒他不要再插手收容义兵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被朝中的十常侍盯上了,还不抓住这件事来做文章?经过上次被皇上赶出朝堂之后,现在的张钧可是连皇上的面都难以见到,而且,皇上也不再听他的表奏,完全冷落了他。如果十常侍拿着这件事情来诬陷他,那时候,他还不是任由十常侍摆布?

    张芍匆匆赶回和他说这些事情之后,张钧还真的给惊出一身冷汗。

    张钧是性情刚烈不错,可是也并非是没有脑子,他可以不怕得罪那些奸佞,可以据事理直气壮的表奏斩杀他们,在世人的眼中,看他似是一个狂人,但是一些事上的分寸他还是懂的,也能想明白这些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心里也更知道和张让等人已经势成水火,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刚烈、他性直,可是并不想白白的被奸佞害死。否则,以他的清廉为人,又怎么会接受刘易送回来的几百银两银呢?接受了刘易变相返回来购卖兵粮的银两,其实就是表明张钧并不是一个迂腐之人的表现。

    正因为刘易的让张芍带回来的一翻话,让张钧躲过了一场潜在的危机,而刘易出面解决了那些义军伤兵,也让他了结了一件心事,恰逢今天几个朋友到访,所以,心情也开怀了起来。

    “咦?张郎中,你和刘易小兄弟还有什么的授宜之情?说来听听。”卢植见刘易和张钧说什么的授宜之情,不禁好奇的问。

    “呵呵,这件事是这样的……”张钧也不隐瞒,把这件事的来胧去脉说了一遍。

    “咦?想不到刘易小兄弟对朝中这些奸佞的行事风格如此的了解,张郎中大人散尽家财收容义军伤兵,极有可能如刘易兄弟所料的那般,会招来这些奸佞借机难陷害。”一直不怎么作声的戏志才突然眼睛一亮,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易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众奸佞莫非为财,贪财好物,其奸似鬼又胆小如鼠,为利丧天良。自古正邪不两立,几位大人在朝中为官,应该早就知道这些奸佞的为人,岂能不对他们稍作提防?利益所致,性命所致,卢大人不是深受其害了吗?”刘易听戏志才问起,忍不住又不以为然的道:“卢大人讨伐黄巾有功,只不过是面对黄巾军的精锐,一时难下,是谁向皇上进贡馋言、临阵换帅的?是谁奏表董卓那狼子野心的家伙接替卢大人的帅位的?是张让他们十常侍!是张让受了董卓的好处,而卢大人却没有好处给他们,所以,就只能有罪了,幸好,还有几位将军为卢大人求情,才可以免于死罪,要不然,我想,卢大人现在也不能在这里和各位大人欢怀畅饮了吧?所以,面对奸佞,就要先了解他们,自省自身,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还有,要对付他们,也要更狠更决断,要不然,会反受其害。要除奸,先稳足!”

    “哦?难道刘易兄弟有办法对付朝中的奸佞?不知道你说的更狠更决断又如何?可否说来一听?”稳重内敛的田丰也眼睛一眯,有点动容的探问刘易道。

    “呃,这个……”刘易被田丰问得一时语塞,丫的,大话说过头了。

    呵呵,刘易不知道,这几个人看似是偶尔相聚,其实是在商讨如何除奸佞、清君侧的秘事,刘易无意说到他们的正题,还不被他们追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