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四章 保命!就这样。
    东汉未年,朝廷禁锢党派、抑制清流。

    皇上听不进忠直之士的进谏,更加不能容许那些所谓的清流名士联结起来抨击朝政。

    清流名士在民间都是拥有着极高的声望的,他们居然联合了起来抨击朝纲?这些民间名士,很多时候都可以影响民众的舆论,会成为民众盲目跟从的风向标。因此,让皇上坐如针毡,再加上在一众宦官的挟持之下,下令囚禁、流放、处死清流党人,凡“党人”的门生故吏、父子兄弟,全部免官禁锢。

    如此,直接把清流党派给打压了下去。

    这一次党锢之祸的影响,可以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除。

    只不过,因为黄巾农民起义爆,声势浩大,朝廷担心天下民间的清流党派人士会加入黄巾阵营,那样的话,黄巾的势力恐怕就更大了。所以,皇上就听从了皇甫嵩将军的意见,取消了党锢的禁制令,允许天下义士私自招募义兵讨伐黄巾贼。

    被压抑了这么久的清流党派之士,似乎终于迎来了复兴的曙光,在平定了黄巾暴乱之后,又开始纷纷的跳了出来活动,活跃在民间、朝中官员之间,他们时刻都准备着返回朝堂,实行他们所谓的除奸佞、清君侧的大计。

    现在,朝中大部份官员,特别是一些相对较有社会名望才气、又或是有心想重振汉室朝纲的官员,都受到了清流党派的联络人的邀请,邀请加入清流党派,一起实行他们的清君侧伟业。

    很明显,在座的几位都是一代大名士,他们都曾受到了邀请,今天齐聚,就是互相说说各自的见解,看看那些清流党派的人士的计谋是否能够成功,是否能够除奸佞、清君侧。

    这些清流党派的的计谋就是,欲振汉室,须联名天下名士,以数以千计万计的天下名士共同签著讨奸血书,书写千万份民意请愿书,分别一一列出朝中十常侍等奸佞的各大罪状,由名士执笔,列清分析朝中各大奸佞对大汉朝纲的不利影响,再由朝中加入了清派党派的官员把讨奸血书、民意请愿书递交给皇上过目。如此,当今皇上肯定就可以认清谁忠谁奸,一举将所有的奸佞一网打尽,然后恢复朝政秩序,重整朝纲。

    这次,清流党派搞出来的阵势很大,已经有许多名士都已经加入了清流党派,并且,加入了清派党派的名士,对这次的举动都觉得很有信心,都感到除奸有望。大家都认为,天下所有的名士都联名上书给皇上,每一个人都说十常侍等宦官是奸佞,是祸乱大汉朝纲的根由。如此,难道皇上还不弄清楚十常侍等宦官是一些怎么样的人吗?难道天下的名士都会一同陷害这些宦官?在事实罪状的面前,难道皇上还不处置了这些奸人?

    只要皇上认清了十常侍等人的真面目,那么除奸就有望了。

    其实不只是已经加入了清流党派的人觉得此方法可行,就算是在在座的如张钧、卢植等人,都觉得此方法有成功的可能。他们也打算加入这个清流党派,一起书写十常侍的罪状,要求皇上斩杀了这些奸佞。

    不过,对于清流党派的这次举动,最后能不能成功,田丰却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他作为一个侍御史,受命御史中丞,接受公卿奏事。

    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公卿大臣的奏章,都是他接收之后再递交上去的。可是,皇上批阅的许多奏章,都几乎经过十常侍的挑选才到皇上的手上,一般有对他们这些宦官不利的奏章,根本就不可能让皇上看到。

    而皇上,近几年都疏于朝政,就算是递交上去的奏章,也不会批阅几个。如果单靠一些讨奸血书及民意请愿书,估计难以扳倒十常侍。

    除非,有大臣敢在朝堂上直言进谏,但是一两个大臣进谏是没有用的,十常侍一齐出来施压,其下场肯定又是像不久前张钧一样,落得一个被赶出朝堂的下场。必须要有大量的朝官,一同冒死进谏,如此才有可能成功。可是,胆敢在朝堂上直言进谏的朝官能有几个?

    如此,田丰对这件事一直都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所以,听到刘易随口说出什么的除奸佞先稳足的话,他就忍不住出言追问,有点期待刘易能够有更好铲除奸佞的方法方案。

    不过,刘易却吞吞吐吐了半晌,像不肯说出来的样子,让田丰的心里着急,以为刘易还真的有办法,误会刘易不好说出来。

    卢植等人也想听听刘易的高见,也追问道:“刘易兄弟,你就别藏着了,如今好像就只有你可以让十常侍之张让吃亏,跟我们大伙说说,你说的要除奸佞先稳足是什么意思。”

    “是啊,贤侄,听你说得,好像朝中的这些奸佞在你眼中好像不值一提似的,说真的,如果不是你真真切切的从张让的虎口拔牙,硬生生的让他吐出了十五两白银,证明你的确是一个有办法的人,否则,我等都会认为你只是一个空口大话的狂徒,一早就命人把你捧打出府了。”

    “就是啊,不满刘兄弟说,我等正在商议如何铲除十常侍的事情,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让大家参详参详一下。”荀彧也干脆的一屁股坐到了刘易的宴席上,不依不饶的道。

    被追问得没有办法,看他们的架势,如果自己不说得一个初一十五来,这些家伙可能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刘易只得整理了一下思绪,回想一下对这些事是否有印像,组织了一下言词才说道:“好吧,为了证明我刘易的确不是一个狂徒,为了免于被捧打赶出张府,那我就大言了。”

    “嗯嗯,咱们都是在说醉话,有什么就说什么,只有我等几人知道,不会再传于他人之耳。”田丰以为刘易是怕被别人知道,抢着说道。

    “好,那我说了。”刘易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张口大大咧咧的说道:“其实很简单,我说的意思是,想要除杀了奸佞,那么就要先稳足,稳足的意思呢?就是保命的意思。”

    说完,刘易喝了那一杯酒,见众人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禁很无辜的摊了摊手道:“别那样看着我,我已经说完了。”

    “啊?就这样?”

    “对!先保命,就这样。”

    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