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六章 田丰戏志才
    正如刘易自己所说的,除奸佞先稳足,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一面增强自己的实力。

    当然,至于除不除奸是一回事,刘易也不太热心,但是若想增强自己的实力嘛,就必须要招兵买马。毛祖都说过,正所谓枪杆子出政权,在这个混乱的世道,自己的手上没点兵马能行吗?所以招兵买马是一定要的,不但兵要招,将要收,文人谋士也不能缺少的。

    并且,还有一个稳足的条件刘易没有会他们说,因为像张钧、卢植这些满脑子都是效忠于大汉朝认廷的朝官,和他们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和他们也说不通的。在宴席之间,刘易已经说了不少于朝廷皇上不敬的话,还好他们都是一些忠直不拘小节的人,并没有放在心上,要不然,他们可能就要板起面孔来教训人了。

    稳足的另一个条件,除了有实力之外,还得要有立足之地,没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基地,如何谈论稳足呢?当然,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地盘,现在谈还为时过早,眼就刘易要做的,就是先收人,多赚钱。因此,有些话刘易也只能和自己人说,只能和有可能效忠于自己、愿意跟随自己的人来说。

    今晚适逢其会,在张府碰到了几个三国的名士,刘易自然是要使出浑身的解数,引起他们对自己的好奇看重,如此才可以有办法把他们收在身边为自己所用。

    五个三国名士,张钧和卢植暂时是不可能收服得了的,他们本身就是朝中的高官,又是一心为大汉朝廷效忠的,怎么可能会跟着自己这个还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兵呢?所以,对于此两人,刘易只能是采取结交的手段,只能和他们打好一点关系。至于最后能不能得到他们为自己所用,刘易也不会太强求,只希望自己在洛阳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借得他们的一点助力,让自己可以在洛阳搜刮钱财,赚得盘满钵满就足够了。

    而另外的三人呢,刘易则是志在必得的,荀彧没有出来追自己,就先不说他了。

    至于田丰及戏志才,刘易对他们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的。

    田丰字元皓,巨鹿人。东汉末年袁绍部下谋臣,官至冀州别驾。其为人刚直,曾多次向袁绍进言而不被采纳,曹操部下谋臣荀彧曾评价他“刚而犯上”。后因谏阻袁绍征伐曹操而被袁绍下令监禁。官渡之战后,田丰被袁绍杀害。

    田丰博览多识,权略多奇,而又温文稳重,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内政型人才,他的谋略都是从大局观上出的。袁绍消灭公孙瓒,平定河北之后,便欲与曹操争霸,田丰当时就建议先通王路,争取政治上的主动,然后稳打稳扎,逐步取胜。苦谏不果之后,又献上奇袭曹操大本营许昌许都之计,可惜袁绍不听田丰之策,以至后来官渡之败。

    他被袁绍迫害而死,刘易的确是为他感到可惜的,不过,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刘易就不会再让其按历史上的情况去展,既然又恰在此时碰到了他,刘易就决定要在他跟随袁绍之前,把他拉拢到自己的身边来。

    至于戏志才,刘易更加为他感到惋惜。

    戏志才,颍川人,因荀彧推荐成为曹操的谋士,曹操十分器重他。可戏志才不幸患病早卒。他死后,曹操询问荀彧谁可代替他,于是荀彧推荐了郭嘉。

    他一度成为曹操手下的第一谋士,事无大小,曹操都必会和他商议,听从他所谋之略。

    其实,曹操也算是一个有魄力的枭雄,戏志才跟着曹操也算是人尽其才,也不算埋没了戏志才的才能。刘易可惜的是他过于早卒,要不然历史上也会留下他厚重的一笔。不过,既然也碰上了他,刘易不管如何都要先把他收在身边了,凭着自己的针灸术及元阳神功的神奇真气,就算是他想早卒也死不去。

    “唉……这该死的小子,走得还真快,他先走一步,我们后脚就跟了出来,竟然就不见人影了。”田丰握腕叹道。

    现在虽然也不是太夜,最多就是晚上九点左右,但街上已经鲜有行人了,一目了然,戏志才及田丰极目四看,都没有见到刘易的影子。

    “就是,简直就是一个混蛋!当时听他说的时候没感到什么,可是现在想起来,感觉那家伙的说话好像都是一些空话,根本就没有说到一些实际一点的东西。”戏志才顿着脚不满的道:“下次让我碰到他,我可没有荀文若那么欺文,让我碰到他民,就先一拳过去再说!”

    “嘿嘿,两位在背后骂人可是不对滴,这么冷的天,我还想早一点回去钻暧被窝呢。”刘易从街角的暗处走了出来,嘿笑道:“若不是想到一定会有人在背后骂我,我也懒得在这街让吹冷风。”

    “啊,刘易小兄弟,你还在啊,我们还以为你已经走得没影了呢。”田丰毕竟都是一个长者,见刘易突然出现在眼前,多少都有点尴尬。

    “哟呵,还以为自己是神算了,还能算得出我们在背后骂你啊?老子不但要骂你,还想揍你呢。”戏志才一反刚才在张府宴中的沉静,挥着拳头跟刘易开起玩笑来。

    “哈哈,走吧,跟我去我的窝居,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今晚我一定会和你们彻夜谈天,有什么话到家再说,这里不方便。”刘易插入两人中间,一手挽着一个,把两人拉着往前走。

    走了约一个时辰,三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聊着,终于回到了城西南的宅院。

    黄正和武阳一众义兵都有点着急的在等着,黄正还不停的埋怨着那些在家里休养的义兵,怪他们没有跟着刘易一起出去。

    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刚和禁军官兵斗了一场,得罪了朝中那些权势滔天的宦官,所以,义兵们都有点担心刘易一个人出去会有危险,中午出去,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所以,他们都有点担忧。

    刘易现在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主心骨了,如果刘易生了什么的意外,没有了刘易这个主心骨,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所以,见到刘易和两个人笑谈着回来,黄正等人马上围了过来,神情慎重的对刘易道:“刘哥儿,这次的事就算了,今后你要出门,一定要带上几个兄弟一起,如果你在外面有什么事都可以有个照应。要不然,我们的心里都不踏实。”

    “嗯,累你们担心了。”刘易见他们的架势,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态度恐怕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只好也认真的点头道:“可以,今后我出门,你们就挑几个伤好了的身手也好的兄弟跟着我吧。”

    “早就应该这样了。”黄正还有点怨气的道。

    “呵呵,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黄正大哥,那你们就先商议一下让哪些兄弟跟着我出去吧,明天我可能一早也要出去了。”刘易拍了拍黄正的肩膀,然后才介绍田丰和戏志才道:“你们都来见过侍御史田丰大人,戏志才先生。”

    ps:收藏、票票太少,朋友们能否多支持一下?烟民应该有强大才是的,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