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七章 君侧?永远清不了
    刘易带着田丰及戏志才到了后院小阁楼的厅堂内,自有义兵送了一些茶水进来,并在厅内的火盘上多加一点炭火。

    请他们坐下,刘易的脸色却变得异常慎重,深深的看了田丰及戏志才一眼,才开门见山的道:“说实话,有些话我只能对自己人说,今晚请你们进了我这阁楼,就代表我把两位先生当成是自己人了,等我解开了你们的疑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那么,田大人、戏先生,你们就没有回头路了,只能跟我刘易一起,向着这个目标一直走下去,怎么样?你们真的想听?真的要我说吗?”

    “嗯?刘兄弟,你把话说得这么慎重,闹得我的心里有点惶恐啊,咱们只是朋友之间的随便聊聊罢了,不用搞得这么隆重吧?”戏志才盘腿坐下,见刘易脸上的神情有点不对劲,不禁有点奇怪的问。

    “不,这不是隆重,而是严重!”刘易也干脆把话挑明了道:“因为我并不是说说的,而是会向着我所说的那样去做的,空谈不是我刘易的性格。所以,有些事不能对外人言起,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听我说实话,那么等我说了后就只能是自己人,反之,就是敌人,那么……我可能就会杀了你们。如果两位先生不想听我说实话,那么大家依然是朋友,咱们今晚就只谈风月或者你们回去大被一蒙,呼呼去。”

    刘易说完,眼内闪了一下寒光,眼神灼灼的分别扫了田丰和戏志才一眼。

    还别说,刘易如此一做作,田丰及戏志才无由来的感到心里一寒,特别是被刘易的目光一扫,竟然感到背脊凉,头皮麻。

    两人不自觉的互相对望一眼,既疑惑又有点忐忑,都想从对方的眼内读出这倒底是生了什么事。眼下的刘易似乎在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全身仿似透出一股寒气,让人不胜惶恐。戏志才倒没有想到太多,但是田丰却觉得现下的刘易怪怪的,刘易给他的这种感觉,好像在皇宫里面对皇上的时候,让人有这种不胜惶恐的感受。

    “呃,刘易小兄弟尽管说,只要不是涉及原则的事情,我田丰自然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会和你一起去做,但是,如果是让田某违背良心去做一些坏事,那么就算是刘易兄弟真的要杀我,我也不会苟同的。”田丰定了定神,决定还是要听听刘易的除奸佞先稳足的大计,脸色也非常慎重的说道。

    “好!既然田大人也如此把话说明了,那么我也没有什么顾虑的了。”刘易一拍大腿,脸上的神色也放缓了下来道:“想来戏先生也是和田大人一样的心思吧?”

    “不错,田大人所说的,正是我戏某要说的,还是请刘易兄弟赐教!”戏志才也板起面孔向刘易一作辑道。

    其实戏志才不像田丰有官职在身,也没有经历过官场上的凶险,所以他的心思反而单纯了许多。

    戏志才是寒门出生,家境贫困,他这次来洛阳京城,除了探望来京城娶妻的同窗好友荀彧之外,还想在京中谋求一份差事,从他身上有点破旧的衣着来看就知道,戏志才过得并不太如意。所以,正如田丰所说的那样,只要不违背良心,做什么事也好,能医饱肚子就可。最近他都是由荀文若接济着,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如果说跟刘易做事,这刘易刚刚从张让那儿搞到了十五万两钱财,相信温饱已经不是的问题。

    当然,如果解决温饱之余,也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如此也就更好了。所以,他在张府就一直在暗暗留意刘易的一举一动,把刘易的言行举止都尽收眼底。他觉得,这个刘易虽然是年纪太轻,但是其人行如虎,坐如松,举止豪迈又风流不羁,特别是听到了刘易的那一翻话,觉得假以时日,这个刘易必然是一遇风云便化龙,成就不可估量。所以才会下定决心跟着刘易告辞出来追上刘易的,如果不是有心想跟随刘易,他只会留在张府,让荀文若把自己推荐给张钧或者是卢植,请张钧或卢植帮忙为自己求得一份糊口的差事。

    “哈哈,其实也没有这么严重,我们的共同目的,都是除奸佞、振朝纲!这一点,是绝对的。”刘易见两人都决定要听自己的打算计划,便有力的肯定道。

    “嗯,这就好,只要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么什么都好说。”田丰听刘易如此说,也终可放下心来。

    刘易摇了摇头道:“不过,我的方法,可能和你们所想的有所出入,我是说从你们根本上的思想有出入。我相信,田丰大人的心里,肯定也有点认同那些所谓的清流一党的联合天下名士联名要求皇上杀奸臣清君侧的观点吧?就算不认同,你对清君侧这个做法应该也非常认同的,对不?”

    “是,实话说,田某虽然怀疑清流党派这个做法能不能达到目的,可是他们的想法是不错的,最少是目前可行的方法吧。”田丰点头承认道。

    “呵呵,我所想的,却不是清君侧,而且,我认为君侧永远也清不了。”

    “啊?这……”刘易此言一出,田丰和戏志才都忍不住惊问。

    他们听过许多名士的评论,都是围绕着奸佞、君侧来展开讨论的,无论是谁,都觉得如今朝纲败坏,最关键的就是皇上身边的奸佞在作怪,大家都一致声讨那些奸臣,渴求清净皇上身边的奸佞。可是现在刘易却说君侧永远也清不了,他们不惊诧就怪了。

    “先,大家的出点都是对的,想法也是好的,可是,我想问一下两位先生。”刘易不待两人问出来,一举手打断他们道:“奸佞也就是十常侍这些阉人吧,据我所了解的,其实在党锢之禁的时候,清流党就开始想杀阉官、清君侧了吧?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假如这次清流一党成功了,他们把阉官杀了,这也算是清了君侧了吧?”

    “那肯定了,奸佞一死,不就成功了么?”田丰应答道。

    “非也,田大人还真的太想当然了。”刘易不敢苟同的摇头说道:“据我所知,朝廷中,好像并不是只有清流一党想清君侧吧?其中,宦官一党,就是大家喊清的奸佞对吧?也就是十常侍,他们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一党,也是皇上最信任的一党。”

    “嗯,小兄弟说的对,目前,对朝廷祸害最大的,就是这一党了。”田丰接口道。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外戚一党吧?代表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大将军何进,除此之外,外戚之中,也分有好几个派系,当然,这些派系都是和皇上宫里的某个得宠的妃子有关系的,田大人在宫中做事的,有些事情应该比我更清楚。”

    刘易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然后,还有世族权官一党,代表是袁氏四世三公的袁家,另外还有你们,你们像张钧、卢植大人等,一众真正为了大汉社稷的忠臣,也算是自成一党。或许,还会有别的小党派,反正不一而足吧。”

    “哦?刘易兄弟的想法果然是天马行空,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呢?听你这么一说,朝廷上下好像的确是这样,平时朝堂议事的时候,每一件事,好像都有几个人同意,另外几个人反对的。”田丰有点动容的道。

    “嗯,既然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那么我想问问田丰大人,清了君侧,也就是斩杀了十常侍吧,那么就一定能重振朝纲了么?没有了十常侍,那么到时候皇上听谁的意见?听何进的?袁家的?还是你们的?你们觉得对大汉有利的事情,或者朝政,外戚权官会认同支持你们吗?这政令就一定能下达么?现在清流一党还上不了台面,那么这些清流到时候就一定能左右朝政?或许,清流扶助着某一个党派?或许,清流一党本来就是某一个党派的代言人?那些党派就一定好么?搞不成,他们又只能成为另外一帮奸佞!”

    刘易一连几个问号,把田丰给问住了,也把戏志才给问得目瞪口呆,一时都是沉思,慢慢的消化刘易的这一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