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四十八章 反其道而行之
    “所以,我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刘易见两人对自己的话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便热切的看着他们铿锵有力重重的道。

    “如何反其道而行之?我等愿一闻其详!”田丰及戏志才都诚挚的期待刘易的下文。

    他们听了刘易的分析,心里都觉得大有道理,当今朝中,除了十常侍之外,那些外戚权官又有哪一个是好人?事实上,他们也都是一些争权夺利之辈,他们何时真的会为大汉着想过?有谁真的有重整朝纲、振兴大汉的心?

    这些宦官、外戚权臣,又有哪一个人是真真正正的为了大汉苍生着想?田丰记得很清楚,近几年来的大汉,可谓是多灾多难,异族叛乱侵犯大汉边境、国内几大州,南方水灾北方旱灾,地震蝗祸,瘟疫流行。一连窜的灾难,使得大汉百姓民不聊生,民心思乱,始有黄巾之祸。

    田丰作为一个侍御吏,最先接收到天下各地官府传着上来的汇报,几乎是等于真眼看着这些事情的生。可是,每一次在朝堂上商议拨粮振灾的时候,那些宦官、外戚权臣一个个跳出来反对得欢啊,他们总会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反对拨款购粮,就算是迫不得已同意,他们也会想方设法的争相插进一脚来,以监督巡察的名言,从中大捞油水。

    朝中上下乌鸦一片黑,就算是如刘易所说,如果真的铲除了宦官,朝廷就真的能够重整朝纲了么?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田丰不自觉的认同了刘易的这些话。

    而戏志才,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民众百姓之中,尽管他不太清楚朝中的事情,但是作为生活艰苦的百姓中的一员,他也深深的知道,造成大汉如今朝廷式微的情况,并不是只有宦官一党的责任,那些外戚权臣也有着不可推搪的责任。因此,他非常认同刘易所说的,甚至感到刘易所说的有一针见血的见地。

    刘易如此小小的年纪,对大汉朝廷就能够有如此通明剔透的分析见解,戏志才的心里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觉得,听刘易的分析,要比那些所谓的名士夸夸其谈更加的实在,更加的透彻。

    “先,我们要明白一点,不管是宦官也好,外戚也好,朝中的各个大臣也好,他们应该都不敢对皇上不利吧?其实,谅他们也不敢,所以,皇上的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如此一来,清不清君侧都没关系了,反正清了也等于没清,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些无用之功呢?而且,所谓的清君侧,弄不好,大家都是要掉脑袋的。”刘易一边想着措词,一边慢慢的说道。

    “那、那我们不能什么也不做吧?”田丰有点急不可耐的追问。

    “呵呵,我们当然不能什么都不做好了,不但要做,而且还要特做大做,我们不要去管朝中的事情,也不要去想什么的重振朝纲什么的。我们要做的是,直接去管百姓!”

    “管百姓?这、这又如何管?”

    “我们去管百姓的吃饭,管他们的吃喝拉撒,管他们的生产!”刘易意兴风的样子道:“百姓没饭吃,我们给他们送吃的,没衣穿,我们给他们买、给他们做!没住的,我们给他们建!只要我们带领他们安心搞生产、大量种植粮食,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民富国强!”

    田丰和戏志才的头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听刘易说完,都有点呆呆的。好半晌田丰拍了拍额头道:“额……刘兄弟,你、这样说的,好像更难做到吧?天下百姓千千万万,我们哪里有这么多粮食送给他们吃?哪里有衣服?什么的住的、搞生产,这些又从何说起啊!难、难啊!”

    “哈哈,事在人为,因此,这是一个艰苦长久的目标,奋斗方向。”刘易大笑了两声道:“不管是除奸佞也好,清君侧也好,重整朝纲也罢,最终全都是为了能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好过?民有所食,劳有所作,少有所学,老有所养!这个就是我理想中的百姓生活,反正最后都是为了百姓,那么,我等就应该从百姓做起,不用再去管什么的朝廷朝纲了。”

    “民有所食,劳有所作,少有所学,老有所养!”两人听得眼睛一亮,不自觉的喃喃念着。

    “当然,这些事也急不来,我们也只能一步一步来,先选定一个地方,集中财力人力物力,把一个地方的百姓民众安顿好,这个地区中的百姓,凡是没有办法再生活下去的,我们都给他们送吃的、穿的,然后再帮助他们安置下来,给点田地他们耕种,如此,不出三、五年,这些百姓就可以富裕起来了吧?我们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搞,相信总有一天,天下百姓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那时候,我们也就大功告成了。”刘易笑吟吟的对两人描绘了一个蓝图。

    呵呵,集中财力人力物力,这似乎是后世最先实行改革大潮开始时候的做法,刘易觉得拿到这个时代来也一样适用的。和两人说了这么多,最关键的,就是想他们帮自己建立起一个基地来,只有拥有了自己的一个基地,那手机里的百科全书里的许多的后世知识才可以拿出来运用,比如自己若想制造出火药飞机大炮什么的,没有一个基地能行么?

    “这财力人力物力的……财力?”田丰和戏志才几乎同时的喜道:“你、你是说从张让和蹇硕手上弄到的二十万两银子?”

    “嗯,这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我现在还留在洛阳,就是在想办法从那些贪官的手中弄到更多的钱,相信肯定会有办法的,只要有了钱,还怕我们不成事么?”

    “对对,如果有办法能让那些朝中的贪官吐点银子出来那就最好不过了,听刘易兄弟你这样一说,我倒觉得有点可行了,不管怎么样,能造福一方一地的百姓,也是一件功德啊。”田丰猛点头道。

    “可行!有钱就好办事,不知道刘易你把地点选在哪里?我都想马上开始了。”戏志才也有点心急的想知道刘易把地方选在哪里。

    刘易见他们已经理解得差不多,都赞同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心里不禁阴阴的笑了一下,话锋一转道:“选地方的事先不要急,你们不要忘记了我在张府所说的,除奸佞、先稳足的话,还有说要稳足,拳头就要硬的话。”

    “这又何解?这些都有联系?”

    “肯定了,奸佞最后还是要除的,要不然,我们不除奸佞,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们啊。你们可以想一想,如果我们把一个地方搞得好起来了,那些奸佞贪官会不眼红么?不来搞破坏么?就算他们不来,当今世上强盗山贼横行,他们不会来抢么?”刘易说着,突然用力一拍面前的矮几,用无可置疑的口吻道:“所以,我们不但要在洛阳搞到足够的钱财,同时还要招兵买马!我们,要有一支军队,一支能够保住我们所展的地方的军队!”

    刘易一句要招兵买马的话,把田丰和戏志才都惊震得禁若寒蝉,久久说不出话来。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刘易把他们带进这阁楼来时,为什么会那么慎重的一再问要不要真的想听,为什么还要说出可能会杀了自己两人的话。

    说实在,如果刘易不是和他们说了这么多,一句招兵买马,他们可能都会怀疑刘易意图不轨,就算不会这么想,可当今朝廷严令管制私兵的,不容许私有拥有军队,哪怕是地方官府的官兵,也有严格的兵员人数要求,不准过一定数量的兵马。刘易如果一开始就如此说,说不准田丰和戏志才都有可能因为害怕而打退堂鼓。

    为了讨伐黄巾贼而容许天下义士私下招募义兵的命令只是暂时的,现也已经取消,战败黄巾军之后,义军也都解散得差不多了。单是一条招募兵马,就足够砍头诛灭九族了,现下谁敢私自招兵买马?

    “我现在有四十来个义兵,他们会和我一起干的,城西十多里远,也就是张钧大人安置义军伤兵的那个军营,有五百多个伤兵,其中有三百多人只是轻伤的,到时候可以把他们招来。”刘易不待两人回过神来,继续沉着脸道:“这几百个人是远远不够的,最少要招够一千到两千人,戏先生,我想请你做这支军队的军师,我会另外找人去训练那些义兵,既然是兵嘛,就一定要能打,要的是精兵。”

    戏志才见刘易点了自己的名字,和田丰相望了一眼,脸上现在苦笑道:“唉,我好像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退路么?闹不成还真的会让你这小鬼杀了我……好,我戏志才就干了!”

    “呵呵,反正我把话搁在这里了,做不做你们自己选择吧,当然,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当然不会杀了你们。如果你们不答应跟我一起做,那么我也只能马上离开洛阳了,怕你们告密啊。”刘易也苦笑着道。

    “那、那我又应该怎么做?”田丰见刘易没有说到他,忍不住问。

    “田大人,你在朝中的官就不要做了吧,辞了,反正你在宫里做那些收信件的事,也埋没了你的才干,以后我们展的地方,你就是最高的行政主官,事务大小,一切由你做主。”

    一个军师,一个行政主官,也应该是他们最拿手的方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