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章 勾心尤物
    “什么什么的?你别以为打扮得人五人六这样就可以糊弄我,一看你这种油腔滑调、长得像一个小白脸一样的家伙就不像是好人。滚!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我可告诉你,我家老板娘的夫君可是将军,跑慢了,小心把你卡嚓了!”这个掌柜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刘易那已经涨得通红的脸色,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还要做一个砍脑袋的威胁动作。

    啪!

    刘易都还没有暴,跟着刘易一起来的义兵们已经看不过眼了,看到刘易无端端的被这个掌柜漫骂,他们身同感受,一个急性子的义兵不禁直冲进来,狠狠的大力一拍柜台,凶狠狠的暴喝道:“我说你这掌柜的,你什么神经?活得不耐烦了?敢骂我们的刘、刘公子?再敢如此无礼,小心我马上就拆了你这店!”

    “哎呀!你、你这恶奴,还敢来我这粮店耍横?也不问问我们这家老字号店是谁开的?凭你们这些登徒浪子的恶奴敢拆我们邹家的店?”这个掌柜的似乎并不受这个义兵的威协,反而像被气得浑身抖动的样子,瞪大眼睛指着那义兵喝道。

    啪!

    又一声清脆的响声,却是刘易忍不住直接给了这个掌柜一个耳光,阴沉着脸道:“二虎,拍桌子干什么?打痛自己的手,直接扇他耳光就是了。”

    二虎是当天被蹇硕的人下重手打进营帐的那个义兵,他本是受了点内伤,不过在刘易的神奇真气的医治之下,要比那些受了外伤的义兵好得更快,所以,这次就自告奋勇的跟着刘易,做了刘易的亲兵。

    他知道自己是刘易救回来的,所以对刘易特别的感激,现在见别人指着刘易的鼻子来漫骂,他那里忍得住?

    “啊,你、你们反了,竟然敢在我们店里打人?”那掌柜被刘易直接扇了一巴掌,抚着被打得刹那红肿起来的半边脸,一边有点气急败坏的跳着脚喊道:“来人!来人!把这些登徒浪子给我抓住狠狠的修理!”

    其实刘易的心里明白,这个掌柜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听她说什么的老板娘,又是什么的小白脸、登徒浪子什么的。心里本来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的,只要他让自己有机会把话说明白,或者把怀内的订购粮食的凭据拿出来让他一看,他可能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但是见他如此的不分清红皂白的就漫骂,而且漫骂之中还带着威胁,这是刘易不容许的。忍不住刮了他一巴掌,想让他消停一下的,谁知道这个掌柜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叫大喊,不知死活的还想抓住自己等人来打,刘易不禁动了真怒。

    呼啦一声,随着掌柜的大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了十多二十个家丁模样的人来了,他们个个拿着刀检棒棍之类的家伙,一下子把刘易和几个义兵给围了起来。

    呛呛呛!

    义兵们一见这样阵势,纷纷兵器出销,然后三人一组组成两组自动的把刘易护在身后,然后目露凶光的盯着围过来的邹店家丁,等着刘易下令动手。

    “把这个掌柜给我拿下!”刘易铁青着脸喝道。

    “给我出来!”刘易一声令下,二虎一伸手就抓住了掌柜的衣领,把他像提一只小鸡一般的提了出来。

    这个掌柜不懂武,刘易一眼就看出来了,因此也懒得动手,见二虎轻松的把他抓在手里,面色一冷道:“掌嘴,一直打到他的真正老板出来为止,谁敢走近来,给我杀了他们!”

    “是!”几个义兵齐声的应了一声,应了一声的同时,齐齐把刀剑举起,目光一凛,紧紧的盯着邹店的家丁。

    虽然就只有几个人,却也给那些围过来的家丁一种煞气冲天的感觉,让他们的心里一寒,一时间竟然在犹豫着要不要走近来救下掌柜。因为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刘易这几个跟班个个都虎背熊腰,神情凶狠,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人物。

    “你们敢……啊!”掌柜的还想再骂,可是却啪的一声,一记耳光又重重的落到了他的脸上,让他惨叫了一声。

    啪啪……

    二虎忠实的执行着刘易的命令,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狠的刮下去,把这个掌柜打得说不出话来,不几巴掌,他的脸庞就肿得成了一只猪头状。

    对于不讲理的人,刘易会比他更加的不讲理。因此,也不急着把怀里的粮食订单拿出来了,决定要等正主儿来了才再拿出来。

    “啊啊……嗯嗯……”

    还在犹豫的家丁,见掌柜的被刹那打成猪头,被别人欺上门来,自然不能真的袖手旁观,一时间都有点气愤,看得眼睛通红。再也顾不得刘易所说的谁敢走近就杀了谁的话,其中的有人大叫一声就冲上来想救下掌柜。

    事实他们都是邹家的家丁打手,看着别人在店里打掌柜的耳光,如果不有所行动的话,他们也要等着受罚,因此虽然感到这些人不好惹,还极有可能真的会杀人,但还是壮着胆气,互相招呼着一涌而上。

    “杀!”

    几个义兵几乎同时的吼了一声,迎着冲上来的邹店家丁就冲杀过去。

    眼看就要见红的时候,却听到从外面传来一声娇喝:“都住手!”

    娇喝声有点磁性低沉,好像有着什么魔力似的,那些已经通红着眼要冲进来的家丁居然全都一下子就止住了冲动,纷纷的退后低静立。

    而义兵见他们不再冲过来,也默默的退回刘易的周边,却依然狠狠的瞪着那些邹店家丁,随时都准备着扑上去干掉他们。只要刘易一声令下,就算他们不冲进来,他们也会主动杀过去,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为刘易出出被骂的这口气。

    几声清脆的金玉叮当声中,刘易辩声看出去,刚好看到一个华服妇人在两个侍女模样的丫头搀扶之下从一顶轿子上走了下来,看这下轿的妇人身形,似乎是特别曼妙的那一种。

    “是谁在我们邹家粮米商行里撒野?还不给我把掌柜给放了?”此妇人在丫环的搀扶之下,一步三摇、袅袅婷婷的从家丁让开的通道走了进来,一边用不满的语气说着道。

    “哼!你……”待这个妇人走近了一点,刘易听她一开声就指责自己在她的店内撒野,很明显的有维护那掌柜的意思,本要出言相讥一下,却看清了她的面容,一时间竟呆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只觉此女妖且艳,雪肤若凝脂,脸若银盘,眼似水杏,鼻如白玉精雕,樱桃小嘴天生一抹艳红。

    看她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却像天生有着一股那种熟..女才有的无限的风情,最让人一见就心跳加的是她的那一对如梦似幻一般的美眸,天生的凤眼勾魂含情目,似乎会放电一般,只要是男人,被她看一眼,保准会全身麻呆住。

    当然,单是这些还不是刘易看呆了的主要原因。最最吸引刘易的眼球的是,她那无限美好的身段。

    红黄相配搭的束腰长裙,突显出的纤腰似弱柳扶风,纤巧得来,再衬着那翘翘的丰臀,让人觉得婀娜多姿、柔柔勾心。那精心裁剪的上衣裙,似乎是要故意凸出她的骄傲,一对丰巨欲裂衣而出,随着她的走动而鼓起颤动着,直接扯动着刘易的心神。

    此女,是天生的一个尤物,绝对是那种轻易就惹人犯罪的祸水。刘易甚至觉得,用天香国色,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形容词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份,也适当。

    如此的一个勾心尤物,她是谁?

    ps:她是谁?用她来为猪脚摘处冒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