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一章 京城第一妇
    此妇娇艳亮丽,艳光四射,一顾一盼之间,自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消魂。

    她给刘易的感觉是惊艳!绝对的惊艳!

    一见此女,就真的完全为之倾倒!只可惜,初到贵境,刘易还不认识此女是何方神圣。

    其实,此美妇可算是一个大名人,在整个洛阳京城几乎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无论是官场或是坊间,饭后茶余,人人时刻都会挂在嘴边的一个熟…妇丽人,也是无数y民yy的对象。她就是俗称京城第一艳.妇的邹氏……邹玉。

    邹玉生于富商之家,自小就已经艳名远播,不过,平时深居简出,民间都只是听闻其人而鲜有人得见其真貌。

    几年前,她突然嫁给张济为妻。据说,初嫁入张家时,无数邹氏的追求者伤心欲绝,黯然神伤。

    但让人奇怪的是,她却不待在张家相夫教子,过门不久之后便返回邹家,并迅成为邹家的真正掌权人。

    她聪明伶俐,颇有经商头脑。掌权邹家几年之间,把邹家的粮米商行在洛阳等多处州府城市开设了邹氏粮米商行的分号,据闻有一共有几十间之多,其间的所产生的利润无可估量,因此,她也是洛阳屈一指的大富婆。

    但她以一个人妇的身份成为了娘家邹家的掌权人,又到处抛头露面去经商,如此一来,见识到她艳丽真面目的人就多了起来,因此,不可避免的议论也随之而来,毁誉参半。

    凡是见识到她的妖艳绝色之人,无不为之痴迷,倾慕者也日益增多。当然,更多的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在议论yy之余,也参杂了许多个人主观的臆想。

    而她的那些倾慕者,大多都是豪族高官之家的子弟,也唯只有这种纨绔子弟、自命风流的富家公子明知道邹氏已经是人.妇,也都敢来纠缠。只不过,这些公子哥儿也都是只敢纠缠,却不敢真的对邹氏动真格的,主要是因为有点害怕邹氏之夫张济。

    现时的张济虽然在朝中并不算是什么排得上号的权官,也差不多都是常年不在洛阳,但他却手握兵权,自统一军。近几年一直都在洛阳周边的几个关口驻守,镇守京师。如此,那些公子哥儿时常都会借故来纠缠邹氏,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对邹氏动真格的,都是怕激怒张济,随时都有可能被张济率军报复。

    但纵是如此,天天都有人来纠缠邹氏,吃不到调戏调戏也好。如此一来,邹氏就烦不胜烦,连带邹氏的下人,都对那些来纠缠邹氏的人产生极度的厌恶感。每当看在有那些公子哥儿前来商行借故打探邹氏的消息,如果不是其中几个他们惹不起的世家子弟,商行来的人自然不会客气,恶言相向是少不了的,如果是一个叫不上名来的公子哥儿前来想从他们的口中探问邹氏的事情,他们甚至会操起棒棍就打出去。

    呵呵,这种居心不良的登徒浪子,人人得以诛之……

    刘易,就哀在他一身洁白的公子文人的打扮,哀在他长得太过秀气风流。让这商行里的人一见就误会刘易也是想来打他们老板娘主意的公子哥儿。

    特别是刘易脸生,一看就像是那种从哪里听到自家老板娘的艳名,想来见识见识的浪荡家伙,所以,那掌柜才会一见就恶言相向。

    “夫人!夫人,快报官,叫官府的人来……啊!”被二虎刮着耳光的掌柜居然还挺硬气的,见到了这个美妇出现,就像是救星到了一样,鬼杀般的大叫夫人报官,不过,啪的一声,被二虎打得他惨叫一声,牙齿和着血水蹦了出来。

    “可恶!还真的以为我们邹家粮米商行好欺负么?”邹玉见自己开声叫放人了,可这些人不但不放,还在继续掌刮着耳光,不禁玉脸一含,脸泛寒霜般的道。

    “哦?你叫放我就放?那么你以为我们也很好欺负?”刘易虽然受此美.妇所吸引,但还不至于真的受她媚惑,她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对待女人,就算是自己喜欢的,刘易也不喜欢受她们所主导。

    “哼!再不放人,一切后果你们自己承担。”邹玉在义兵的刀剑尖锋前站定,狠狠的盯着刘易道。

    她还不知道是谁在带头闹事的,不过,她还是一眼就看出,这些来自己商铺里闹事的的人的头头,一定就是开声说话的这个人。不过,她眼睛虽然有点狠厉的盯着刘易,自己的心里却不自觉的先暗赞一声好俊的哥儿,刘易看到她惊艳,但她看清楚了刘易,心里又何尝不是有点惊帅?

    只不过,邹玉此时的心里更多的是懊恼,因为,从小到大,只要是男人,自己的要求是没有人能够拒绝得了的,这个小子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自己?

    “我说话算话,说了要打到这间粮米商行的老板露面,那么就肯定要做到的,我听他们叫你是夫人,莫非你就是这家商行的老板?老板娘?”刘易的目光虽然也有点贪恋的打量着眼前的美.妇,但神态却不太在乎的样子,没有她所说的什么后果自负放在心上。

    “我就是邹家粮米商行的老板邹玉,现在可以放了郭掌柜了吧?”邹玉一听,神情愕了一下,因为她听刘易所说的,似乎真的并不认识自己,这个是哪家的公子?难道不是仰慕自己的美名来纠缠自己的?疑惑之间,她自我介绍了一下道。

    “邹、邹玉?”这次轮到刘易呆了一下,因为心里觉得这个邹玉的名字有点耳熟,想了一下才悟起,眼前此美.妇,如此的美艳,勾魂摄魄,莫非她就是张济之妻邹氏?想着,不禁脱口问:“你就是张济之妻邹氏?”

    邹玉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易,想看看刘易是不是在作态,想看看是不是明明认识自己的却装作不识,以此来找借口来接触自己,不过,看上去似乎又不太像,只好淡淡的道:“嗯,张济将军正是奴家的夫君。”

    “哈哈,如此,可能真的有点误会了,二虎,先别打了,既然老板娘来了,应该能做得了主,那么就好说。”刘易见自己猜得正着,不由笑了两声先让二虎不用打那掌柜了,说完后刘易才轻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义兵,走前两步,对邹玉一抱拳道:“小生刘易,见过邹夫人,夫人果然是风华绝代,名不虚传,今天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啊,来日有机会,我们可要多点亲近亲近。”

    “哼!果然,果然是登徒浪子,想使这种手段来接近本夫人?你还嫩了一点!”邹玉听刘易对自己说什么的风华绝代名不虚传,还说什么的多点亲近亲近,一下子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哪家的公子,果然又是一个借故想纠缠自己的登徒浪子。既然已经证实了心里的猜测,邹玉也不想和刘易多说了,随即转身道:“来人,马上去城守府,报告城守大人,就说有一些歹徒到邹家粮米商行里捣乱打人,请城守将军派人来把这些恶徒抓走问罪!”

    呃,刘易这次可就有点冤枉了,这家伙所说的名不虚传,是把现见到邹氏,果然和历史上的那般艳丽诱人,也难怪连曹操都把持不住。说和她多点亲近的意思,只不过是说自己和她有生意来往,应该多点联系的意思。

    可是,刘易如此说,却让邹玉证实了心里的猜测,以为刘易也是那些来纠缠她的登徒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