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三章 登楼入室
    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但艳妇的门前是非也绝对不会少。特别是像邹氏这种不在其夫身边,反而是把持娘家一个若大产业的美妇。

    一些流言蜚语邹氏也听了不少,不过,久而久之,她也都已经习惯了,对于那些流言自是不屑一顾。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只是许多时候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但像今天这样,邀请一个才认识的陌生男人到自己的阁楼上去,似乎还是第一次。

    邹玉在前面引路让刘易跟着之时才赫然的想到,自己怎么会邀请他到自己的楼上去呢?有什么误会在这店面上解释一下不就是了?就算是怕人多口杂也比和他单独到楼上去避嫌得多啊,如此也不会落人口实,可是……

    唉,算了,难道要自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误会了他是那些来这里调戏自己的公子哥儿、登徒浪子?这些话由别人倒也直说无妨,可是自己一个妇道人家,这些话如何能当得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口?若在这里说出来,恐怕更加的会落人口实,到时候全城的无聊闲人又会相传什么的京城第一妇春心欲动,居然会误会一个顾客对她有意思,若她自己不是春心欲动,那么她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呢?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若是那样,邹玉到时候恐怕左右都难做人了。

    现在,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再说,这个家伙又说有会订购大量的粮食,就当他是一个大客户,请他到安静一点的地方去相谈吧。

    邹玉满怀心思的引着刘易从后面的一道楼梯走上阁楼的二层去。

    这一条东林大街,绝大部份都是像这间商铺一样,临街的铺面都是二层的,而铺面的后面一般都会有一个院子,估计是用来堆放货物的仓库。

    铺面的楼上二层,一般都是店主起居之所,或者是用来和客人商谈生意的地方。不过,这邹家粮米商铺的二层不是那样,这里是邹玉平时处理事务的地方,换句话来说,这里应该是邹玉的办公室。

    她平时是不住在这里的,只有日间到这间商铺来的时候,才会在阁楼上处理一些店里的帐务。当然,这里也收拾得非常的整洁明亮,和一般的居家之所没有什么的分别,还放置有床榻,这是方便她日间在店里处理店务累了的时候休息用的。

    刘易一边跟随在邹玉的身后,偷偷的闻着她身上散出来的体香,一边打量着楼上的设置。

    楼梯上到尽头,是一个紧锁着门的房间,这个房间应该是放置一些重要的东西的。然后有一条走道直接走到楼上的一个小厅子内,这厅子的正窗之外就是临街了。

    小厅内只有两张矮几,两张相隔有两米远左右,中间放着一张柔软的红地毯。厅子的一旁,有一道屏风隔开,屏风之内,是一张盖着绣花白纱帐的床榻。

    邹玉先走到正窗旁,唰的一声拉开了由屋顶上垂下来的一道充当窗帘的白色帐幔,厅内刹那就更有的明亮了。

    “这里奴家不经常来,可能已经沾有不少灰尘了,刘公子若不嫌弃,就随便坐吧。”邹玉走到了一张矮几旁,伸手拍了拍放在一旁的软垫对刘易道。

    “嗯,不错,这个地方干爽明亮,有字画还有花,哇,这盘是牡丹吧?花开得正艳啊,好香!”刘易随眼打量了四周一眼,现这里布置得很精致,没有摆放床榻的另一面厅墙上,挂着几幅大大的字画,在墙边靠窗角的地方还放着一盘红彤彤的花。

    “呃,那是假的,现在还是严冬,哪里会有牡丹花开?”邹玉见刘易如此夸张的大赞花香,心里嘀咕一声这都看不出?

    “哦?原来是假花,嘿嘿,奇怪了,我怎么闻到了那么浓郁的香味呢?”

    “花香?有吗?”

    “嗯,”刘易认真的点了一点头,心里暗笑着,装作不知道香味从哪里散出来的样子,鼻子四下嗅了嗅,在快要嗅到了邹玉的身上时才恍然的道:“呵呵,原来真是我搞错了,原来香味是夫人身上散出来的,啧啧,夫人,你可真香啊。”

    “你、你……”邹玉见刘易差点就一头碰到了自己的身子,赶紧闪身让开,走到了厅上的另一张矮后有点懊恼的道:“刘公子,你别这样,有事我们可以说了,一会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呢。”

    她差点就又失态在嗔骂一下刘易了,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刘易如此是故意的。邹玉再次后悔自己怎么要请她到楼上来呢?

    呵呵,刘易当然是故意的,那墙角的花是用一些红纸扎成的,假得要命,一眼就看出是假的了。只不过,眼下难得有机会和些美妇独外,在商谈正经事之余,偶尔作弄作弄一下她也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情。再说,如此的一个娇艳美妇,刘易不动心就假了,若能挑动她的春心,让自己有机会一亲芳泽,刘易觉得,在这三国时代里走一遭也值得了。

    没有见到邹氏的本人,别人是根本不会明白曹操为什么会那么的猴急,宁愿得罪张绣,也要睡一睡这个邹氏了。

    “呵,夫人别介意,我这个人心肠直,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的,夫子的身上的确是香嘛,难道非要我说是臭?”刘易对邹氏挑了挑眉毛道。

    邹氏把头扭开,缓缓的端坐下去,语气尽量冷谈的道:“难道刘公子不知道随便议论女儿家的体味是非常无礼的么?请公子为奴家着想一下,奴家一个女儿家,嫁了夫婿还在外打理生意,这本来就惹人乱嚼舌根了,莫非刘公子真的想奴家无地自容你才高兴?先坐下吧,我的女婢马上就会端来开水泡茶。”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好吧,能够在这个清雅的地方和夫人一起喝茶聊天,这已经是我刘易莫大的荣幸了,我刘易也已经心满意足了。得罪之处,还望夫人原谅。”刘易也不再刻意的去作弄邹氏了,安然的坐下。不过,心里却在想着,这个地方其实还真的挺适合偷.情幽会的。

    不一会,和邹氏一起来的女婢就端来了热水,并为刘易及邹氏奉上了热茶。

    邹氏看了那些女婢一眼,示意她们退了下去。有些话,邹氏还是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

    “刘公子,这杯茶奴家敬你,算是我向你道歉的吧,奴家刚才的确不应该在没弄明白事情之前就出言不逊,误会刘公子也是你那想来纠缠奴家的花花公子,还望公子别放在心上。”邹氏见女婢都退了出去,才端起茶杯语气诚恳的遥对着刘易道。只是,邹氏说出来后,心里又在诽谤了一下:自己真的误会了这家伙么?看他的样子,以及他的行为动作,似乎并没有误会他啊……

    “好,这杯茶我喝了,说实在的,无故让人骂了心里还真的有点不开心,不过,我刘易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这事就如此算了吧。以后也不用再说起了。”刘易也端起茶杯,遥遥的敬了她一下,才一口喝了下去。

    说实在,这事还真的是小事情,刘易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当然,也不想就此放过她,喝了茶后,刘易才装作好奇的问:“不过,夫人,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误会呢?莫非……平时有很多那些什么的登徒浪子来纠缠夫人你?要不然,夫人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呢?”

    “呃……”

    果然,邹玉就想到这个家伙会追问下去,还好是带他上来阁楼,如果是在下面,这叫自己如何说呢?

    ps:标题党,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