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四章 招蜂引蝶
    “刘公子,今天的事的确是奴家及郭掌柜不对在先,奴家也知道,如果不为你解释一二,恐怕你的心里还会有芥蒂。”邹玉喑叹了一口气,神色有点无奈的道:“至于你问为什么会误会你……这、这个还真的一言难尽。”

    “芥蒂?呵呵,夫人说笑了,如此的小事,我刘易真的没放在心上,如果夫人有什么难言之处,不说也罢,我刘易也只是好奇随便问问而已,并不是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事实,刘易的心里早已经明白是什么的一回事,今天碰到的这件事,估计是和狼来了的故事有点相似,无论是邹玉或者是那什么的郭掌柜,应该都是碰到了太多的所谓公子哥儿来纠缠邹氏,烦不胜烦,所以才会那么的反应激烈,误会了自己。

    邹玉听言,眼波一转看着刘易,从刘易的眼神当中,似乎感受得到刘易所说的是真心话。

    “唉,不是奴家妄自菲薄,相貌天生,奴家也知道自家的确有几分姿色,却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常年在外抛头露面,因此招蜂引蝶是少不免的,闲言闲语自然就会很多。所以,奴家得要事事小心,对待那些自命风流,借故接近奴家的公子哥儿绝不能假以词色,要不然,他们就会打蛇随棍上,纠缠不休。”邹玉幽幽的解释了一下,话锋一转,如一汪春水的眼眸盯着刘易问道:“请问公子,你第一眼看到奴家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奴家是一个烟视媚行,水性扬花的女子?”

    “哦?什么?烟视媚行,水性扬花?”刘易被邹玉如此问得一呆,不过,被邹玉如此盯着,刘易还真的觉得她那凤目含春,眼角眉稍之间像不经意的就流露出万般风情,是不是水性扬花不知道,但这个烟视媚行还真的有点。

    “嗯,是吧?这也是奴家所说的相貌天生,就像公子你,年少英俊,不管你的本性如何,但大家看你第一眼的时候,都会觉你是一个风流公子。很不幸,奴家也是以貌取人的俗人,所以,就有此误会了。难道公子你没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很容易招蜂引蝶的人?”

    “呃,哈哈……夫人真是一个妙人,好一个招蜂引蝶,就这四个字就可以把所有的事都解释清楚了,不过,或许只有我们两个才会明白,不知道我们俩谁是蜂谁是蝶呢?”

    “呸,奴家只是打一个比喻,谁跟你什么蜂啊蝶的?”邹玉见刘易又一语双关的出言暧昧,不禁啐了一声道。

    “嘿嘿,刘易斗敢,既然夫人你自己也明白自己容易招蜂引蝶,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不得不抛头露面呢?应该没有人能逼你这样做吧?像夫人你这样的绝代佳人,换成是我,肯定会好好的护在身边来疼爱,你那夫君又怎么舍得让你这样?既然又有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语,你夫君怎么还能忍受让你在外面奔波?”

    刘易的心里就奇怪了,那个张济怎么说也是一个强势人物,怎么能容得下自己的夫人被别人传出那么多的流言呢?莫非他是一个喜欢戴绿帽子的家伙?不介意自己的老婆在外面的事?

    刘易知道,古时候的男女之防很严厉的。大汉的时候的风气或者会稍为宽松一点,但是也不至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做事,被人传出了那么多的绯闻却还无动于衷的,古时候的女子,也尤其贞节贞烈,被人传了那么多的闲话,就邹玉自认为是清者自清也就罢了,可张济却还能容忍得了那些流言?真是怪了。

    “公子!你这些话已经问及奴家的**了。”邹玉的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润,嗔怪了一声。

    “好好,那我不问,不过,夫人你还真的是一个奇女子,纵观现今大汉,似乎没有哪一个女子能像你这样,能够以一己之力,支撑起一个若大的家族,还把粮米商行搞得这么大的规模,说到赚钱第一女,莫你莫属了,小生对夫人实是敬佩倾慕不已。”刘易拍着马屁,顺便隐隐的对她表露一点心声。

    “好了好了,别学那些浪荡公子那样,什么小生小生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公子你如果没事,就不多说了,请公子下去看看粮米准备好了没有吧。”邹玉却要下逐客令了。

    “别急别急,我真的还有事,应该说还有两件正事。”刘易摆手道。

    “那、那你有事就快说,如果真学那些登徒浪子的样子,奴家就没兴趣和你再说了,还请公子你给奴家留下一点颜面。”邹玉表情认真的对刘易道。

    “嗯,第一,我想知道,你们邹家粮米商行可以一次供出多少的粮米,我想和你订下一个长期的购粮契约。”

    刘易知道自己心急不得,此邹氏虽然相貌勾心,可看她的言行举止绝不像是一个荡女,若想得到她,还得要慢慢的了解清楚她,只有知道她的内心,才能投其所好,一举将其俘获,得心得其人。

    “啊?公子你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邹玉一听,心里吃惊不少,这家伙好大的口气,居然想要自己全部的粮食?

    “这个夫人就不用知道了,只要你有粮,我就要,价钱方面好说。”刘易大方的道。

    刘易既然要招兵买马,粮食自然是多多都不够的。并且,不只是兵马要粮草,民众也要粮食,展一个基地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就得先铺好路,解决了粮食这个最大的问题。至于钱银多少,刘易倒没有计较太多,手头上的二十万两只是暂时的,眼下还要想办法弄来更多的钱银,到时候,二十万两或许只是一笔小数目。

    当然,刘易也更加的明白,就算有更多的钱都没有用,关键的是要用钱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粮食就是刘易今后展最重要的物资,现在就得要储备了,免得到时候就算是有钱都买不到粮食。

    “这、这恐怕不能全都给你,先不说你是否有这么多的资金买下来吧。你要知道,我们做米粮生意的,先得要保证我们各大店铺要有粮米出售,要不然,商铺就没有开设的必要了。”邹玉摇头道:“今年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到处兵荒马乱的,东方南方线上的粮道几乎都断了,当地的民众都大部份失收,没有多余的粮食。现在我们出售的,都是近几年来的存粮,如果你真要的话……我邹家只能抽出几十万斤给你。”

    “就几十万斤?”

    “嗯,真的只能抽出这么多了。如果一起都给了你,那么我们邹家的生意就不用做了,你说对不?”

    “也好吧,几十万斤就几十万斤,我要了。”

    刘易想不到邹家只能拿出这么一点,几十万斤听上去好像有很多,但是一算下来,就知道这点粮食还远远不够。几百个人一个月要二万斤粮食,几千个人呢?要二十万,几十万斤粮食,也只能够一万人吃上一两个月。

    刘易计划中,是要展一个基地,那么一个基地除了要有一两千的军队之外,还要有大量的民众,所以,这点粮食是不够的,还得要再想办法。

    ……

    和邹玉达成了口头协议,刘易再说第二件事道:“呵呵,第二件事,其实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又来了,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如果又是那种混帐话,还是别说了。”

    邹玉的心晶莹剔透,一见刘易脸上那淫.荡的笑容,就知道这个家伙想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