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五章 天生玄阴女
    “奴家虽然只是妇道人家,但是也算是久经商场,形形式式的人都见过不少,有些人,他一翘起尾巴,奴家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的了。”邹玉神色平静的白了刘易一眼,似乎是有点苦口婆心的道:“公子你还年轻,天下好女子多的是,你又何苦要想着纠缠奴家呢?我看你还不算是一个坏人,又跟我们邹家订购了那么多粮食,大家也算是朋友了,最少,也能算得上认识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不想见到公子你误入歧途,也不想公子你为了我这样的一个妇人而沉迷毁坏了名声。”

    “咦?夫人你……呵呵,还真想不到,夫人还真的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奇女子,不但人长得漂亮迷人,连心都那么通灵,还真的让你说中了。”刘易听邹玉说的这一翻话,心里不禁为之动容,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翻邹玉,她似乎精明得过了份。

    “是吧?”邹玉的小嘴边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胸有成竹的道:“你们男人,不都是一见到漂亮一点的女人,就想着如何把她们弄上榻去的么?你们把女人看成了一件漂亮的玩物,凡是漂亮的,都想把玩一翻……玩厌了就一脚踢开,然后又去寻找新猎物,特别是那些富家之人,妻妾之间玩厌了都可以互换,官场送女的事比比皆是,奴家也见多了。恐怕公子也不能例外吧?现在是想着要如何把人家弄上手,然后玩厌了拍拍屁股就走?”

    “我们男人?哈,夫人,你这是一杆打翻一船人了吧?不可否认,在权贵富豪之家里,或者有夫人你说的现状存在,但是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此的吧?而且,也把我刘易想得太龌龊了一点吧?”刘易见邹玉虽然说得淡淡的,但是话中似乎有着一股怨气,好像对自己有着什么偏见似的,不禁从软垫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邹玉的跟着,看着她道:“夫人心有玲珑,既然你说能一眼看穿刘某的心思。没错!我刘易也不怕否认,以夫人你倾城倾国之容,有哪个男人不想染指的?不过,刘易可以敢对天誓,绝对不是夫人你想像的那样,绝不会是那种乱始终弃、贪新忘旧的负心人,如果夫人……”

    “咳咳……行了行了,你又想到哪里去了?奴家也不是说你。”邹玉听到刘易说着说着,又想说出什么不堪的话来,赶紧咳了两声打断了刘易的说话。

    同时,她的心里却又有点奇怪,暗问自己今天怎么了?无端端的和这家伙说这些干什么?和他说这些话,已经出了作为刚认识的,只是合作伙伴的话题范畴了。

    其实,有些东西还真的说不明白的,就像邹玉自己所说的那样,不但她自己是一个招蜂引蝶的女人,但刘易又何尝不是一个招蜂引蝶的风流公子?刘易英俊帅气的外表不谈,光是刘易的举止之中,自有一股真诚外露的气质,言谈之中更显其人的亲切爽直,这样的一个人,会在自然之中就能够影响人,就能够让人很容易的亲近他。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有人缘。

    有人缘的人,是很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的。相信各位看官的身边,也会有这样的一种人,他会和谁都很谈得来,谁见到他都会有一种想和他亲近的潜在想法。刘易就是这样的一种人,所以,邹玉才会在不自觉之间就对刘易说了这么多,甚至还有一点像在向很亲密的朋友在述说着自己心中对于一些事情的不满。

    “嘿嘿,夫人认为我想到哪里去?既然夫人的心里都明白,都能想得到,那么,不知道刘某是否有那种的荣幸呢?”事到如今,既然此美妇说能知道自己的心中所想,刘易也不怕说了,事实,和大家都明白的人说这些事儿就有这样的好处,也用不着太过弯弯绕绕,于是便厚着面皮问。

    “去你的,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邹玉的脸上忽地爬上了红晕,嘴角一撇道:“先,刚才奴家已经和你说了,奴家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扬花的女人,作为一个女人,应该谨守妇道。其次,我是有夫之妇,如果仅仅是苟合,你以为我还用得着等着你?纠缠奴家的风流公子,才子多的是;其三,你我相差太大,奴家今年已经二十六了。其四,奴家讨厌沦为你们男人的玩物,所以,我一般都不会对男人假以辞色,也因此,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不能让你们男人看轻了;其五,就算以上所说的都不存在,现在奴家就躺在床上,恐怕你也不敢!”

    “额……我不敢?”刘易听到邹玉条理清楚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说到躺在床上让自己上,说自己不敢?丫的,这也太小看人了吧?不管是前世今生,还有哪一个女人是自己不敢上的?前世就有一个权贵人家的女星媳妇,还不是让自己给上了?我怕?我怕没鸟啊!

    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刘易的心里不禁一热,若她真的肯躺上床上的话,嘿嘿……

    “是的,你不敢!我夫君是将军,你以为你能承受得了他的一怒?”邹氏像没所谓的轻蜇了一下眉稍,玉脸上一丝无奈的神色一闪而过,轻咬了一下嘴唇,像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道:“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一般的男人都轻薄不了奴家,这也是我夫君可以放心让我在外面经商,对于奴家的那些流言蜚语还能忍受的原因。”

    “什么?一般的男人都轻薄不了你?这、这怎么说?”

    “唉,本来这些是奴家很私隐的事情,不应该对你说的,刚才你问过奴家,现在既然说开了,就一并让告诉你,好让你死了这条心。”邹玉忽地幽幽的叹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刘易,转过身子道:“童师父说过,我是天生玄阴女,阴邪之体,体下阴气过重,一旦进入我的身体,就会被邪气所袭,瞬间冷伤。刚才你在下面不是碰到了我的手么?你不觉得我的手比一般人的手要冷么?”

    “啊?天生玄阴女?这天下还真的有这样的人?”刘易张大口愕然的道。

    心想奇了,这些不是小说中才有的么?怎么还真的在现实出现?回想一下,当时在下面拉了一下邹氏的手,当时好像没有什么的感觉啊?只是觉得柔柔的,嗯,好像是有一点冷,不过现在是大冷天的,刘易当时也不怎么注意。

    “天生玄阴女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别问奴家。”邹玉的语气有点忧伤的道:“童师父就是我家侄儿张绣的师父,奴家嫁入张家的那天,童师父带张绣侄儿回家道贺。说来也羞人,如果不是童师父,我夫君可能就一命呜呼了,最后是童师父用玄功为夫君驱除了邪气才能活过来,要不然,奴家可能就要背上一个才嫁入夫家就克死夫君的不详之人了。”

    “这、这样啊?”

    天生玄阴女?阴邪之体?丫的,还真的是红颜薄命啊,天生如此妖艳,却不能享受人伦之乐,而且,如此的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尤物,光能看不能用,这也太浪费了吧?

    咦?好像也不是这样的吧?邹氏嫁给了张济那么多年,好像一直都没有孩子,没有给张济xxoo过或者还说得通,但是她后来不是被曹操睡过吗?怎么不见曹操被邪气侵体?莫非后来治好了?这玄阴之体能治好么?

    呵呵,不会是曹操也没有睡成,反而因此而着了道?然后要那古之恶来用真气救他一命而损耗太多真气,最后才会被张绣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