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五十六章 红颜多薄命
    刘易听邹玉说她竟然是传说中的天生玄阴女,在惊异之余,心里却又不禁促狭的想到了今后曹操睡她的时候的情境,特别是想到曹操体下那家伙被冷坏后的样子……

    呵呵,刘易平时看一些三国资料,看到典韦在宛城被张绣率军围攻军营而战死,当时就有点奇怪。三国时候的猛将那么多,极少会有在战场上因为不敌而被杀死的,像典韦这种级数的高手,如果想要逃走的话,就算是强如吕布都难以拦得住,怎么典韦却要在哪里死战而亡呢?

    史书上说,曹操被杀的措手不及,出战不利,轻骑遁去。曹操自身的武力也不错,既然已经遁去,典韦又何须再在军营门前死战力阻张绣大军呢?如今看来,估计是曹操身体受损,没有战力,典韦才不得不留在后面死战阻敌,给曹操争取更多的逃走时间。还有,估计典韦运气为曹操疗伤驱除阴邪之气时也损耗了太多的真气,还极有可能受了点内伤。

    典韦当时,投戟杀敌之后,便徒手挟着两人击杀,杀得其余贼众不敢近前。这时候,典韦应该抓住机会逃走的,可是他复前冲突贼众,又杀数人,伤创重,典韦就此怒目大骂而死。

    伤创重?怒目大骂而死?如此看来,典韦极有可能原来就已经受伤的了,受的应该是内伤,是运气为曹操驱邪时受了内伤,而且,他才战斗了一会,这么快就真气用尽,这还不是在救曹操之时损耗了太多的真气?没有了真气护体,内伤重,典韦可能自知难逃一死,才会复前冲杀。怒目大骂,极有可能是骂曹操荒唐,害他真气损伤过大吧?

    哈哈,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典韦死得可真是冤也,曹操风流,他却要用死亡来为曹操买单。当然,更冤的应该是曹操,如此的一个美妇,居然吃出一身骚来……

    “怎么?你不相信?这些这么难以启齿的事奴家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以后你和奴家的商行只是交易的交系,别再学那些无良公子,有事没事都来纠缠人家,于你于我都没有好处!”邹玉转身,看到刘易一脸促狭的神情,还以为刘易不相信,不禁有点气呼呼的鼓着小嘴嗔道。

    邹玉还真的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这些事,只不过刘易似乎特别的有亲和力,让邹玉在自然间就把刘易当成是一个比较亲近、值得信任的朋友来看待。又或者,因为刘易和他的年纪相差好几年,她在下意识之间,就把刘易当成是自己的一个小弟弟般来看待,所以,才会忍不住对刘易说这些,希望刘易不要像别的那些纨绔子弟一样,别对她纠缠不休。

    “信,我怎么会不相信夫人你说的话呢?”刘易回过神来,却又疑惑的问:“可是夫人既然说你的,你的身体内积聚什么的阴气,那么你的身体没有什么不适么?”

    “有,以前就算是大热天,奴家也会像在寒冬一样寒冷,每到冬天,几乎都只能躺在屋子里烤火。”邹玉的玉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走到了窗边,目光无焦的投到了下面街道上的行人身上道:“其实很多大夫都说奴家活不过二十岁,幸好嫁说了张家,碰到了童师父,他说我天生玄阴体,会自动积聚阴邪之气,体内阴邪之气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要排泄一次,要不然,就会被活活冰封至死。”

    “可是,什么是阴邪之气奴家不懂,怎么样排泄也不懂,童师父也好像有什么难言之处,没有明说,他只说,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用药物中和体内的阴邪之气,尽量抑制不让体内的阴邪之气增多。可是药物,主药要百年、千年的人参,而且每个月吃两三次,人参易得,可是百年千年的人参却是极其稀少的啊。所以,没办法,我只能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用钱到处去求购这些药草。”邹玉仰向俏脸,迎着窗外吹来的冷风,神色充满着向往的道:“奴家不想死,虽然身体寒冷,可是我还有知觉,我还很眷恋这个世界,如此,就这样活到了现在二十六岁……”

    这是一个对生命充满热爱的女子,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双手智慧顽强的活着,这种精神,已经让刘易感到她的可敬可爱之处。

    自古红颜真的薄命么?刘易忽地有点多愁善感起来,想到眼前这个邹氏天生倾城倾国之貌,老天却又给了她一具天生玄阴之体。纵观这个三国时代的众多说得出名字的美女,哪一个又是一世风顺,哪一个又真的有着美满的一生的?

    最具传奇色彩的三国第一美女貂蝉,一生坎坷,被别人当成是货物一般转来让去,最后却不知所踪,她的香骨埋在何处是一个历史之迷。悲情才女蔡琰,她的人生际遇比起貂蝉的坎坷来,也是另人听而心伤。

    江东二娇都是年少丧夫,跳河而亡的孙尚香,死于丈夫毒手的洛神女甄姬……许多许多刘易有印象的三国名女一一浮现心头,现几乎没有一个女子可以善终的,遗憾啊……

    三国中的名女,似乎和刘易很不相关,没有碰到的不说,可是眼下碰到了邹氏,刘易又怎么能让她如此空活一生呢?不能人伦,不能生儿育女,这都不算是一个人的完美人生。

    所以,刘易一激动,走到了站在窗边的邹氏身后,伸手就从后抱住了她,同时也把掩窗的布幔窗帘放了下来。

    “啊,你、你这是干什么?”邹玉被刘易的动作吓了一跳,失声惊呼道。

    “嘘……”刘易不顾邹玉的挣扎,把她拦腰的抱起,然后走回到矮几后的软垫上盘腿坐下,把邹玉横放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你、你大胆!难道真的想逼死奴家么?”邹玉瞪圆双眼,挣扎着要站起来。

    “别动!”刘易一脸认真的道:“我帮你把把脉看,你不知道我是一个医生大夫么?或许,我有办法治好你的天生玄阴体也说不定,我会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会让你能像普通人一样,可以生儿育女,以后也不用再依赖什么的药物来维持你的生命。”

    “啊?你说什么?你、你是大夫?你能治好我?”邹玉听刘易如此一说,似乎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棵小草,有点失态的抓着刘易的衣襟道。

    邹玉作梦都想自己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心里都不知道有多么渴望不用再依靠什么的千年人参来维持自己的生命,现在刘易说有可能医治得好她,这叫她如何不激动?

    “嗯,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让我试着医治看看。”

    “呃……那、那你先放我起来吧,如果你能医治好奴家,这、这次你的无礼就算了,绝不能再有下一次!还不扶我起来!”邹玉先是激动了一下,却又有点怀疑起来,因为她都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名医,没有一个人会说自己还能够医治得好的,不说自己最多还能活多久就算好了,可是刘易却说他能治得好?

    再说,想要为自己医治也不用这样无礼的抱着自己来医治吧?所以,邹玉沉起脸来喝令刘易扶她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