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二章 怡红楼
    高顺在前面领路,一行人转入了洛阳城内最繁华的一片灯火辉煌市区,地处城南主街道的玄武大街。

    玄武大街,是从正南门一直贯通皇宫的大道,宽阔广大,可容十多二十匹战马并骑而行。现时才天黑不久,正是城内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街上熙熙攘攘,么喝吵嚷声不绝于耳。

    玄武大街的前段,有一个宽大的十字街口。就在街口之处,有一幢高达四层的大型楼阁,那楼处在那儿显得特别的醒眼恢弘,而四周的楼角屋檐,挂满了点着的红色灯笼,整幢楼阁似乎都被一片朦胧的艳红笼罩着,很有喜庆气氛。

    阁楼之内,隐约的传出一阵阵声乐琴声,从楼阁的窗台可以看得到里面影影绰绰的人影,此时正是宾客们在寻欢作乐的时候,时不时也可听得见某个宾客放浪形骸的笑声。

    “快到了,就是那……好像是叫什么的怡红楼。”高顺有点扭捏的指了指那高大的楼阁道。

    一路上大伙说说闹闹,听到高顺说到了,大伙都驻足欣赏了一下那阁楼,在城内,除了庙内的庙塔以及皇宫里的建筑,很少有高达四层的以上的建筑,所以,那楼阁在城南区域,也算得上是一枝独秀了。

    “那?怡红楼?天啊,高顺兄弟,你确定是要去怡红楼去赎人?”戏志才却失声的惊讶道。

    有了高顺带路,刘易也没有多口问高顺要去哪间青楼,而且,要到哪间青楼赎人,刘易也不太在意,现在见戏志才如此惊讶,奇怪的问他:“怡红楼就怡红楼,有什么好惊怪的?”

    “呃,那个,刘哥儿,这、这怡红楼是洛阳京城最大的一家青楼,我这几天在外面混着,关于这怡红楼的传闻也听过一些。”黄正虽然没有像戏志才那般失惊,但是神色也有点怪怪的。

    “哦?莫非这怡红楼还有什么故事不成?跟我说说。”刘易整了整衣襟,越过站定的高顺,带头往怡红楼走去。

    “怡红楼是大豪寇家的产业,这寇家的和皇室关系密切,听说其中一子是先帝的驸马爷,里面的小姐,大部份都是犯臣的家眷,平时有女俘或者犯人的家眷,都会优先送来怡红楼里做小姐的。一般的女子,进了怡红楼,几乎就没有再被赎身的机会,除非是年老色哀,或者为小姐赎身的人很有来头,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从这里赎走小姐的。”黄正追上刘易,在刘易的身旁解释道:“高顺兄弟说他可以用一百两银子在里面赎走一个小姐?这、这里面是否有古怪?”

    “嘿,还不止这样。”戏志才从另一旁跟上说道:“虽然戏某来京城并不是很久,不过这怡红楼我倒听说过不少。这怡红楼,其实就是官楼,平时多是城里的富家公子及达官贵人来这里玩耍取乐,还有,每年,都会由那些公子哥儿、民间的风流才子、文人名士等等在怡红楼里举行一两次诗会、乐会什么的,文人才子之间,互相进行琴棋书画的比评,以此来取得怡红楼的花魁,花魁,可以得到怡红楼最新推出的红姐第一夜。”

    “哦?怡红楼、寇家、皇室、官楼?呵呵,不错,这怡红楼有意思。”刘易听一左一右的两人说完,笑着点头道:“黄正大哥的工作做得也很不错,才几天就打听到这么多的消息,回去后你找戏先生要一百两拿去和兄弟们分了,以后银两的事,直接找戏先生就行了。至于戏先生嘛,你需要用钱,就尽管用,提取多少,留一下底就行了。”

    “谢谢刘哥儿。”黄正也不找推辞,应谢道。

    “咦?等等,今天是几号了?”戏志才似乎想到了什么,叫停道。

    “嗯?今天好像是……25还是26了?反正是还有几天就过年了。”

    “26,对,是26号,今晚好像是就怡红楼诗乐会的举行日期,坏了,说不定我们今晚还进不了怡红楼呢?”戏志才急急的说道:“今年由于黄巾乱民暴动,一直都没有举行这样的活动,所以就推迟到年底一起举行诗乐会,这个,它有请柬的,没有请柬的人,每人要十两银子才可以进楼。这些我都是听荀文若说的。”

    “钱不是问题,我都让黄正带够来了。来赎人连门都进不了,那岂不是一个笑话。”刘易根本就不会想这些,今晚既然来了,那么就一定要办成事了,至于怡红楼的什么规矩,刘易当他是一个屁,如果真的难赎人,哪怕是抢,刘易也要把人给高顺抢回去。

    不过,既然有这样的事,刘易也有点奇怪高顺上次如何让这怡红楼同意他用一百两赎走那同乡的女子的,转而问稍为有点落后的高顺道:“高顺大哥,你来怡红楼赎人是什么回事?”

    “呃……”高顺的脸上现出酱紫色,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我跟着吕布将军他们一起来的,也不知道怡红楼里有什么的规矩,当时我认出那个女子后,就想为她赎身,青楼里不答应,吕布将军一怒,就差点杀了几个怡红楼里的人,那青楼就答应了。当时我没带钱,就说好改天我再来……事情就这样了。”

    “哦?哈哈,我明白了,走!都跟我进去!”刘易一听,心里更是大定,还以为怡红楼是官楼就很了不起呢,原来也是一些欺软怕硬的主,那吕布敢一怒杀人,难道自己就不敢吗?这个世界,拳头硬就是道理,不管怡红楼有什么的规矩,只要自己强硬,那么就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怡红楼门前热闹非凡,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当然,是进去的人多一点。

    大门前站着不少身穿劲装的青楼护卫,还有不少的青楼小斯,青楼小斯会为客人牵马拉轿从怡红楼的另一旁走去,估计旁边有地方为客人专门放马停轿。楼门内还有不少姿色不错的女子她们摆姿弄,在引导客人进去。

    “这们公子且慢!”刘易带头走近的时候,一个龟侍模样的家伙满脸堆笑的走了近来。

    刘易一行差不多有二十人,由刘易领头,一看似乎是什么的大户人家的富家公子,怡红楼门前迎客人也不敢怠慢。

    “什么事?”刘易漫不经心的应道。

    “这、这个,请问公子有没有请柬?今晚是我们怡红楼举行诗乐会的日子,会推出新鲜的红姐,进来的都是一些社会文人名士,才子俊杰,所以,怕会有太多的人慕名而来,我们怡红楼接待不下太多的客人,因此,只有持我们怡红楼出的请柬的人才可以进来。如果没有请柬的,那不好意思,请改天再来了。”此龟侍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滚!老子就是才子俊杰?你眼睛瞎了,本公子这么玉树临风你没看到?”刘易知道这些只不过是最低下的怡红楼下人,根本就不想和他作过多的纠缠,双眼一瞪喝道。

    “呃,这、这……”此龟侍果然被刘易吓了一跳,有点惊惊的退后一步。

    “哼!”刘易没有再看他,举步就往里面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