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三章 袁术
    刘易并不是闲人,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忙着去做,哪怕是泡泡妞什么的,都觉得难以抽出时间来。极有可能对自己已经有了一点意思的邹氏,刘易都没有时间去和她作深入的交流。那个女大夫张芍,也没能抽出时间去和她联系联系感情。至于另外那个美少女万年公主刘慕,她这几天都没有露过面,估计是皇室也忙着过年要做的事,送送礼会会亲友客人什么的应该是少不了的。

    所以,刘易今晚来青楼不是为了寻花问柳,更不是来这里附风俗雅,什么的诗会对刘易来说,没有一点的意义,如果不是为了帮高顺赎回那个姑娘,刘易也懒得来这里斯混,有时间还不如提练多两坛酒精,想想如何向市场推出自己酿出来的高纯度美酒还好一点。

    怡红楼并不只是一幢阁楼,此幢阁楼,只是主要的建筑罢了,楼后还有院子及曲折回旋的走廊,通往后院的一座座亭台楼阁,里面的情况,正如那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里的情境差不多。

    刘易本也无心在怡红楼里作过多的停留,原想着来到青楼,三下五除二解决了为高顺赎走那姑娘的事情,然后就回去。

    不过,看戏志才似乎很在意这个诗乐会,还有点跃跃欲试,看来他也想卖弄卖弄文采。于是刘易便也不急着赎人,没有马上就要求这青楼的人去叫来主事人,径直走了进怡红楼内的大厅,也不待里面的人来接待,抬腿就往楼上就走。

    “喂喂,那位公子,你、你们人太多,不方便都上楼去吧?不如,小的在楼下或者后院里找个好地方让你的随从喝酒玩乐?”刚才在门外想向刘易索要请柬的龟奴追了进来,恭敬的道。

    怡红楼里的确有规定,没有请柬的客人若要进来,得要交纳十两银的入门费,但是像刘易这样,十足那些飞扬跋扈的富家公子的气焰架势,让此龟奴就误会了刘易是有请柬的,连带误会陪同刘易一起来的人都是刘易的手下侍从。出门带着十来个侍从的,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地位的人,龟奴又怎敢在这些小事上作过多的纠缠?在怡红楼里做事,眼睛一定要放亮,就算怡红楼的后台很了不起,但是如果得罪了那些真正的官家或富家公子,要整他一个小小的龟奴说都没有那么容易,那怕是一刀杀了他,事后也保证没有人为他主持公道。所以,看刘易的架子气势,他没敢再向刘易索要请柬,也不敢提没有请柬就要交纳钱银之事。

    规矩是死的,就算刘易等人没有请柬,有没有收到入门费,也只是他说了算。

    “这……”刘易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黄正武阳等人。

    “那么公子你们上楼去吧,我和武阳老弟等人在下面自行寻乐就行了。”黄正也知道楼上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大伙一窝蜂的涌上去的确不太合适。再说,黄正也听到戏志才说了,今晚会在这里举行什么的诗乐会,文人雅士极多,自己等都是粗人,也不方便及没有资格去和那些人谈诗论乐,如此还不如和兄弟们一起去喝酒海佩,于是便主动要求留下来。

    “如此好吧,戏先生和高顺大哥,我们上去吧,说不定还能见识见识一下此怡红楼的头牌红姐,或者也能见识一下那些文人骚客的文采呢。”刘易便应了黄正等人,没有再让那个龟奴为难,如此就混了进来,已经省下了一、两百两银,刘易也不是故意来找茬的,既然那龟奴懂得行事,刘易也不愿在这些小事上给予为难。

    二楼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堂,很宽广,摆满了矮桌,其中大部份席位都已经坐了人,那些客人大多是文人打扮,各自在文质彬彬的低声交谈,又或是在摇头晃脑的大声阔谈,很自命风流或者是很才高八斗的样子。

    席间,一个个身穿彩服、身材轻盈的侍女穿梭其间,为客人上酒上茶,大部份的侍女都有着几分俏丽,偶尔会碰到个别的客人对其调笑又或者是一巴掌拍到某女的丰臀上……此情此景,让刘易仿似回到后现代中的那些酒吧夜总会里的情境,看着觉得此处有点意思。

    一个娇俏的侍女见到刘易三人,赶紧俏然的走了过来,温婉的问道:“这位公子,请问你们有没有预订厢房?在三楼还是在四楼的?”

    她见刘易义表不凡,风流俊俏,不像是一般的客人,所以才会直接的问刘易这些。

    “预订?这个没有。”刘易想不到这古代时候就有了预订厢房的服务,脸上呆了一下才问道:“楼上的不是和这大堂一样的?”

    “呵呵,莫非公子第一次来我们怡红楼?”此侍女掩嘴浅笑着问。

    “是的,第一次来。”刘易随眼的打量着周围应道。

    “那、那要不要小婢帮公子及两位客人在这大堂里找一个座位?”

    “不用了,给我一间上好的厢房吧。”既然有厢房,刘易自然是要一间厢房了,厢房清净,也方便说话,在大堂也太吵耳了。

    “呃,公子,或许你们刚来不知道我们怡红楼的规矩,在举行诗乐会期间,三楼厢房及后院小阁楼的厢房都要预订的,现在估计客人都来了,今天晚上应该没有空的厢房了。”侍女微笑着解释道。

    “这样啊,那么四楼呢?”刘易皱眉道。

    “四楼的奴婢做不了主,一般四楼的客人,都是最尊贵的客人,在洛阳城里,没有几个客人有资格到四楼的。”

    “那好吧,看在小妹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你去把能管事的人叫来,我跟他说。”刘易不介意在这二楼的大堂或者是在哪儿,只不过在这里和这些看上去都在装模作样的所谓文人雅士一起有点没趣,如果实在是安排不了进厢房,那么就快点找能主事的人来,先为高顺赎了姑娘再说。

    “啊,这、这个,公子,现在我们怡红楼的掌柜恐怕正在陪着贵客,可能抽不出时间来啊。”这奴婢见刘易一下子沉下脸,开口就说要见能主事的人,她不胜傍徨的为难道。

    刘易已经观察了一遍此二楼大堂,知道眼前的这个小侍女只是一般的迎客侍女,和她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话不上事,便没有兴趣和她多说,一挥手让她离开道:“算了,你去招呼别的客人吧,我们自己上楼去找你们的掌柜。”

    “小竹,这几位客人是……”

    刘易正要往楼上去的时候,身后的楼梯之处就涌上了一群人来,当中一个高瘦锦衣,脸面苍白得无半点血色的人抢前走了过来问。

    “啊,是、是魏掌柜啊,他、他们说要找你。”侍女一见到他,好像很惊怕的样子,身子都有点轻微的在颤抖着,语气都有点结巴的说道。

    “哦,这里没你的事了,去吧。”他轻轻的对侍女挥了挥手,才走了两步,对刘易抱拳道:“这位公子,我就是怡红楼的掌柜魏采,请问你们是……来找魏某有什么事?”

    此人说话的声音有点阴阴寒寒的样子,听了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姓魏的!果然是你,你们怡红楼出尔反尔,说好我用一百两银可以赎走沈然姑娘的,却又允许袁家的人横插一杠,我问你,沈然姑娘现在在哪?我高顺今天就要赎她走!”高顺一见到这个高瘦满脸苍白阴霾的男子,不待刘易答话,便有点激动的抢着道。

    “哼!原来是你姓高的,想不到还没死,皮痒了还想挨揍是吧?”另一个脸色也白如纸嘴唇上留着一撇八字胡的人走了过来冷哼了一声道。

    “袁术!别人怕你袁家,我高顺可没放在眼里!”高顺咬牙瞪着他,握着拳头的手关节啪啪的在作响。

    “哈哈,笑话,你是什么东西?也不打听打听,我袁术看上的姑娘,什么时候论到你说为她赎身就赎身?老子还没有玩够,等什么时候老子玩够了,你再拿钱来赎吧。”袁术拉扯着那如奸鼠一般的一撇胡子,肆意的笑道。

    这人就是袁术?

    刘易不禁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下,这家伙,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样子,身形轻瘦得一阵风都像能把他吹走,脸形勉强吧,不算很丑,就是他的眼睛太小了,绿豆眼,尖额头,有点鼠相。

    上次高顺来赎那个沈然姑娘,就是这袁术使的绊子,当然,应该还有这个怡红楼的掌柜魏采在暗里推波助澜的原因,才使高顺不但没有赎到人,反而差点被打死。

    如此甚好,正主儿都在了,一并解决了,免得多费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