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五章 大闹怡红楼
    纪灵的武勇,袁术是最清楚的,才几个照面就被打飞,并摔到楼下去,生死不知,这的确是让袁术的心里打了一个冷颤。

    再加上另外两个不逊色于纪灵的武将俞涉、乐就也被刘易的气势压住,一时竟不敢上前攻击刘易。还有刘易出手攻击纪灵的时候,似乎还是从他的身旁掠过的,如果刘易的目标是他的话,恐怕被打飞下楼去的人就是自己……这些都让袁术感到头皮有点麻,情不自禁的感到有点心虚,被吓了一跳。

    “魏掌柜,我说的怎么样?请你给一个准话,行还是不行!”刘易见成功压制住袁术的嚣张气焰,也不回答袁术的惊问,而是沉着脸盯着魏采问道。

    “这……”

    “嗯?”刘易的眼睛一寒,非常不喜欢这个魏采的犹豫。

    “这、这我要请示一下老板才可以,不知道刘公子可不可以稍等片刻?”魏采猛向一旁的袁术打眼色,可是袁术却还在惊呆之中,没有注意到他,见刘易不耐烦的盯着自己,心里无由来的一慌,额上也飙出了汗珠,情急之下想到了拖字,赶紧谨小慎微的找了一个措词说道。

    魏采现在的确是左右为难,袁术看中的姑娘,他不敢作主,如果自己当着袁术的面把那姑娘乖乖的送来,那岂不是等于严重的得罪了袁术?

    可是不答应,刘易的手段已经见识到,居然敢当着袁术的面把袁术的手下猛将打了下去,如此就证明了刘易的强硬,证明刘易绝对不是好欺负糊弄的主,同时也证明了刘易不怎么把袁术放在眼内。

    当然,听刘易自报姓名之后,魏采也知道了刘易是何许人物,知道了刘易只不过是一个义兵,论身份地位和袁术差了不只几条街的距离。可是也正是如此,才让魏采的心里更加的顾虑,因为这些义兵似乎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连官兵都敢杀,连最深得当今皇上信任的张让都敢敲诈,自己只是怡红楼的一个小小掌柜,算哪棵葱啊?看刘易那阴寒不耐的眼神,魏采不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都不知道刘易会弄出什么的事情来。

    “又要请示你们的老板?”

    前不久在邹氏粮米商行碰到那个神经过敏的掌柜,背后还有老板,如今这个怡红楼的掌柜背后又有老板,刘易有点无语了。怎么这三国时代的掌柜都顶不了事啊?不过,刘易也没有太过奇怪,因为在来怡红楼的路上,戏志才已经说了这怡红楼的背景后台。

    刘易想着,不悦的一挥手道:“那先安排一个厢房给我们,我只等一盏茶的工夫。钱已经给你了,到时候如果还没有见到沈然姑娘,那么你们这个什么诗乐会就别搞了,赶紧疏散一下这里的人,免得一会有什么火灾什么的,烧死人就不好了。”

    刘易完全是赤果果的威胁魏采,说完又故意对高顺道:“高顺大哥,你现在下楼去先交待一下下面的兄弟,一会注意听我的命令,见不到你的同乡女子,就要他们放一把火吧,反正,这里都是祸害女子的贱窝,这里的人又说话当是放了一个屁,留下这楼也没有什么的意义了。”

    “呃,那、那我这就去,会尽快给刘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的。”魏采听得心惊肉跳,此时此刻他也不指望怡红楼的那些护楼打手了,连袁术的手下猛将纪灵都让刘易轻易击败,他们来了能顶事么?除非让官家派多点官兵来,可是,如此一来,今晚怡红楼准备良久的诗乐会就不能搞了,准备了这么久的一个活动就要泡汤,他其实也只是跑跑腿应酬应酬的份,弄得诗乐会中途夭折,他了负不起这个责任。

    “谁在上面闹事!”

    在魏采正要急急去见幕后的主事之时,楼下传来了一声暴喝,接着就从下面涌了一群人上来。

    纪灵摔下楼梯,引起了下面一阵骚乱,自然会引起下面的那些打手注意。对此,刘易也早有心理准备,就看这个魏采懂不懂做事,如果怡红楼想采取强硬态度的话,那么刘易也不介意真的大闹怡红楼。

    不过,那一声暴喝的声音刚落,楼梯之处嗖嗖的窜上了几个人,越过了那群涌上来的人,率先抢身上到了楼上。

    最先上到的两个人,一个蓝色劲袍,一个黑色劲服,两人都是身形魁梧,虎背熊腰。上到来的时候,杀气腾腾。

    蓝衣壮汉,脸留长须,脸泛古铜,阔脸宽额;黑衣壮汉,脸色灰黑,一嘴粗胡,形脸更是奇丑无比,有点像古代人猿的长相。

    此两人,一个像是稍眯着双目,一个瞪圆眼珠,目光闪闪、杀气横流的一扫楼上情况,然后就把目光锁定在刘易的身上,因为此时楼上气势最盛的就是刘易。

    不消说,刘易不用想就从那黑丑汉的容貌可以确定,三国的第一丑人文丑以及和文丑称不离砣的颜良应该就是此两人。

    此两人一出现,刘易就感到了两股无形的压力压迫而来,连高顺也脸色一变,悄然的站到了刘易的身旁,示意要和刘易并肩作战。

    “哎呀,袁绍公子来得正好,这、这事还请公子帮我们怡红楼作主啊。”魏采见到袁绍,眼睛一亮,就迎了上去。

    既然颜良文丑出现,那么袁绍应该也来了。

    “大哥……”袁术似乎也回过神来,也迎了过去。

    “嗯,纪灵怎么会事?谁把他打成那样子的?”

    颜良文丑的身后,现出了一个二十来岁,白白净净长得还算俊朗的一个公子。

    “是、是刘易打的。”袁术似乎一下子又有了凭借,刚才的心惊已经消去,狠狠的一指站在离楼梯不远的刘易道。

    “刘易!”

    他的目光一亮,和刘易的打量他的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我听说过你,你很不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袁绍居然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虚向刘易拱了拱手道:“在下袁绍袁本初,不知道令弟做出了什么事让刘易公子如此动怒?对他的部将纪灵下如此的重手?刘易公子可否解释一二?”

    装糊涂?刚才袁术气陷嚣张,刘易也懒得和他多说,也知道和袁术是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也说不通。而现在,袁绍的态度勉强还算过得去,不亢不卑,有几分世家大豪公子的风范,似乎也容得下别人说几句话,有点想做和事佬的样子。

    只不过,他的语气之中,始终都像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言词之间似乎带着一种定性的质问,这让刘易的心里很不爽。

    当然,这些也没有什么,如果是平时,刘易或者会顺势下台,和袁绍解释一二,此事也不宜闹得太大。可惜,刘易现在怒了,不是对袁术或者是袁绍怒的,而是对那个魏采怒了。

    这家伙,居然敢无视自己的说话,刚说了要去请示幕后的主事人,却一见到袁绍就请袁绍作主,这人也太不上道了,倒底是他幕后的主事人话事,还是袁绍话事?怡红楼是他幕后主人的还是袁绍的?他以为有袁绍在,自己就不敢大闹这怡红楼了么?

    “袁本初袁公子,我也听说过你,不过,这事与你无关,当然,如果你想揽上身,也请便!”刘易对袁绍也虚抱了一下拳,脸色渐渐的转冷道。

    “呃,刘易公子……”袁绍的眼色闪过一丝恼怒。

    刘易没等他说完,霍地转身,面向大堂围观的客人,运气大声道:“今晚的诗乐会取消,各位朋友,请度离开。一刻钟的时间!希望怡红楼出来一个能真正说得上事的,一刻钟之后,如果还没有人出来见我刘易,哼!”

    刘易也不惧颜良文丑两人的气势,扭头看了一眼那听得目瞪口呆的魏采一眼,从牙关里迸出一声冷哼,用震耳的声调高声喝道:“黄正、武阳,一刻钟后,带着兄弟给我放火,烧了这丫的黑窑子!”

    刘易运气吼出的说话声几乎响遍整个怡红楼,在刹那之间,整幢怡红楼一下子骚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