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六章 进退两难
    刘易如此口出狂言说要一把火烧了怡红楼并不是冲动鲁莽,而是刻意为之。

    其中的原因有几点。

    第一,这怡红楼做事还真的另人可恼,特别是这个姓魏的掌柜,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之前怎么样,刘易不管,可是就在自己的眼前,居然还敢玩花样,说好去请示怡红楼幕后的真正主事人,却又要向袁绍献媚求救,想假借别人来给自己使绊子。丫的,有袁术为他撑腰的时候,他在打马虎,来了一个似乎更有威望一点的袁绍,又想请袁绍为他撑腰,一会再来一个更有名望权力的人呢?那么此事岂不是一直没完没了?如此的一个小人行径,还真的让刘易忍无可忍。

    第二,刘易也非常明白的一点,这个魏掌柜之所以敢如此推却打马虎,主要是自己的名声名望还不够,自己在他的眼内还不算是一个人物。事实也是,刘易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确只能算是一个小人物,只是义军中的一个小兵,连正规官军都算不上,更没有半点官位军职,又不是什么的名门世家的子弟,这样的一个人,根本就得不到别人的重视、尊重。而名声名望不会平白无故得来的,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来提升名望名气。所以,大闹怡红楼,再接着和袁家兄弟产生冲突,如此,不管怎么样,今晚过后,刘易知道自己的强势,将会传遍整个洛阳城,今后必然不会再有人敢小看了自己。

    第三,不惧袁术、袁绍,不惧他们的手下众将,包括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颜良文丑,除了要表现出自己的强势霸气之外,刘易就是想让戏志才及高顺看到,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成,不管对方的来头有多大,要在他们的心里种下自己是一个绝对强势人物的印象,如此,让他们今后能够更死心蹋地的跟随自己。

    除此之外,今晚这里既然在举行着什么的诗乐会,并邀请了那么多名人名士前来,刘易也要在这些人的心里植下一个自己的名字,好让他们在即将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的时候,能够记得起曾经有过一个强势的人物。这对于刘易今后招募他们会有很大的好处,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当自己也拥有一个基地,成为一方豪雄的时候,见识过自己强势的人,应该都会把自己拿来和袁术、袁绍等势力相提并论。说不定,到时候就算刘易不主动招募他们,他们都会来投效。

    所以,种种的原因,刘易决定要大闹一场。

    再说,刘易也不怕闹,此怡红楼不就是属于皇室的产业么?只要自己站在道理的立场上,烧了就烧了,管他那么多。到时候,如果万年公主、张钧、卢植等人都都保不住了,那么自己大不了就杀出洛阳算了。

    而且,刘易现在已经有了田丰、戏志才、高顺三人及一众义兵,酒种也提练出来了,到时候就算自己不在洛阳,也一样可以安排他们到洛阳来进行敛财的商业活动,如此也一样可以赚到钱。

    经过这几天的思考,刘易越来越觉得建立基地的这件事要提早进行了,有点刻不容缓。最好要赶在春耕之前建立起一个基地,否则,等春耕期一过,就会赶不及种上粮食,如此就等于要自己白白养活整个基地的人,消耗太多。只要春耕种上粮食,那么就能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最少都可以解决一部份粮食的问题。

    “好胆!有我文丑在,又岂容你在这里放肆?”文丑见自己和颜良两个人的气势都压不住刘易,还让刘易如此猖狂,敢说烧了洛阳第一青楼,不由气得张怒喝道。

    “别废话!如果你们袁家兄弟想要架梁子的话,就请尽管放马过来!本公子接着就是了。”刘易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体内的真气再次提升,身子前倾作了一个前扑的姿态,双目射出一道无比决绝冷寒的神色看着颜良文丑后面的袁绍,咬牙道:“本初公子,你可要想好了,这事与你无关,如果你硬要插手的话,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么今天我们就不死不休,今后永远是敌人!是我刘易的生死仇人!如果你们今天杀不死本公子,我刘易誓,日后必然无所不用其极诛杀你们袁家满门!”

    刘易此个誓言一出,满堂一阵哗然。

    听到的人都感到有点牙痛,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敢当着袁家兄弟的面说出诛灭袁家满门的话。如果刘易不是疯子,那么就是傻子,这、这也太狂妄了。

    “哎呀呀!气死了!袁公子,请你下令,让我杀了这小子!”文丑怒极一跺脚,碰的一声就把楼板给踩穿了一个大洞。

    不过,没有袁绍的命令,他也只能这样脾气。

    袁绍也被刘易这个誓言气得满脸通红,眼神怨毒的盯着刘易,胸膛起伏。说实在,袁绍的心里很明白这件事的来胧去脉,心里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怎么看得起刘易。为不为青楼架梁子只是一念之间,可是刘易如此一说,这就等于把他逼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架梁子,就结下一个生死大仇,不过,这个他倒不怕,刘易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怎么都不相信颜良文丑的合击会杀不了刘易,就算两个人杀不死刘易,还有张合、高览、淳于琼等将在,还有袁术手下的众将,如果真的要架梁子,袁绍也不会再让刘易活着离开。可是,在场这么多人,现在一闹开了,到时候世人皆知,此事的确是青楼做得不对,自己硬要为青楼出头,如此会给袁家带着诟话,于袁家今后的展不利。

    不架梁子,却也因为刘易把话说死了,如果自己不有所表示的话,那么岂不是让别人误会了自己袁家怕了他刘易么?

    所以,袁绍现在进退两难。

    “好好,竟然敢说诛杀我袁家满门!哈哈……”袁绍怒极而笑,也不顾自己翩翩公子的形象了,知道自己已经退不得,这事无论如何都要架下来了,念头一转之间,喝道:“既然刘公子如此咄咄逼人,还以为我袁绍会怕了你,那好!颜良文丑!不要留手,给我……”

    “慢!本初兄,且让我说两句。”袁绍正要下令让颜良文丑击杀刘易的时候,他身后有一人匆匆排众而上,大声打断了袁绍的下令道。

    “嗯?孟德兄?你还没离开洛阳?”袁绍侧头看了一眼,见来人是曹操,只得先打了一声招呼又恨恨盯着刘易的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别人都划下道来了,我能不接吗?”

    孟德?曹操也来了?

    ps:祝各位朋友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