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七章 曹操
    见到曹操,刘易才知道史上的记述有点出入,眼前的曹操,绝对不是史上记述那样,并不是面貌丑陋獐头鸱目、也不身材矮小,更不是戏剧里所演的白面奸诈模样。

    相反,一身青衣的曹操无论是在气质及相貌上,都算得上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出色人物,身高体长,俊雅有魅力。

    不是刘易想为曹操平反,只是实是求是,眼前的曹操,一张国字白脸,浓眉阔额,一表非凡。走上来的时候,沉稳键步,自如顾盼,的确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摄人风采。

    唯一让刘易感到不太舒服的是曹操的眼神,他的眼神似乎总带着点阴霾。哪怕他此时脸带微笑,从他的眼神之中,会让人感到他有点不太老实,给人一种老谋深算的感受。刘易就觉得这个曹操总像是在提防着别人或者是算计着别人的感受,或者史上记述说曹操奸诈,恐怕就是指这一点吧。

    这样的一个人,很难让人和他真正的交心,让人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他。史上,真正和曹操交心谈得来的人,似乎还真的没有几个,真算有,最后似乎都是死于曹操之手,像荀彧这样于他贡献极大性情又温润的人,也死于他的毒害。

    总的来说,刘易感到要和曹操相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还好,刘易是一早就决定了不会投靠任何人,所以,不会有和曹操相处的机会。

    曹操上到来,先是亲近的拍了拍袁绍的肩膀,在他的耳旁低言了一句什么,然后才抖了抖宽大的衣袖,走向刘易说道:“在下曹操曹孟德,这几天在洛阳里,走到哪都能听到刘易的名字,不过,一直没能见其一面,却想不到今晚有幸相见,果然名不虚传,刘公子不仅手段了得,还武艺非凡,纪灵是袁公路老弟手下的头号武将,可差点就丧命你手上……哈哈,如此一个风流俊俏的公子,还真的不像外面所说的,一举手之间就制住了蹇硕的那个义兵。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刘易和曹操并没有什么的交往,也不准备和他有什么的交往,所以,他如此一翻带着点欣赏赞美的言词,刘易的心里却不为所动,并没有表现出要和他结交亲近的神色,依然是警惕着颜良文丑,提防着这两人会偷袭自己。

    不过,听曹操说到蹇硕,心里一动,想起了一件事,于是浅浅一笑,道:“要说少年英雄,只怕唯有曹兄才可以配得上这个英雄两字了,刘某只不过抓住了蹇硕而已,而曹兄却敢以五色棒棒杀蹇硕的叔父蹇图,如此的胆魄,刘某却是远远不及的。”

    “哈哈,想不到刘小兄弟也知道曹某当年做的这件事,我杀叔你抓侄,这蹇硕叔侄,也算是在我们两人的手上倒霉了,哈哈。”曹操虽然相当的沉稳,但是骤一听到刘易说到自己当年棒杀了蹇硕叔父蹇图的事,说到了他的心里痒处,还真的有点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刘易小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听我曹老哥说几句话?”曹操突然止住了笑,有点打蛇随棍上的,不客气的对刘易称兄道弟的道:“刘兄弟,刚才你说的话曹某觉得有点过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说出放火烧楼、诛杀袁家满门的话实在是不应该,这种话怎么能乱说呢?你啊……太年少太冲动了。不如,就给我曹某一个面子,和袁家兄弟坐下来,有什么误会大家当面说清楚,然后给袁家兄弟道个歉,此事就这样算了,今晚这里文人名士云集,在这打打杀杀的,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误会?呵呵,曹兄,恕我直言,刘某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也清楚这里面没有什么误会,要我道歉什么的,就免谈!”刘易见曹操说什么允许他说几句,说得好像是为自己着想似的,但实际上却是在为袁家兄弟在说话。刘易一口就回绝了曹操。

    “这……也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满嘛,刘易兄弟,如果你信得过我曹老哥,就听我的,今晚咱们只谈风花雪月,不谈打打杀杀的,袁家毕竟都是名门豪族,你刚才说出那样的话,说实在的,也有点大逆不道了。如果你能静下心来,把话说清楚,相信本初兄和公路兄也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不会和你计较的,他们的性情,曹某清楚,都是爽直豪迈之士,大家说清楚了,说不定,他们还会为你安排今后的活计呢。”曹操像也不介意刘易说的决绝,苦口婆心的说道:“就算本初公路不方便为你安排,我老曹为你安排,反正你现在都是被遣散的义兵,你可以跟着我老曹,从今后就算是正正式式的官军。怎么样?”

    呃,曹操说了这么多,原来是想招募自己啊,刘易听了心里一阵暗笑,丫的,这家伙果然是时时刻刻都想着算计别人。

    当然,刘易不知道,曹操早在他当天捉住了蹇硕,勒索张让的时候,曹操就有了招募刘易的心了。当然,最主要的目的,却是想谋得刘易手上的二十万两银两,当初的确是想招募刘易,但也想着招募不成就硬抢的。

    如今,曹操见到了刘易,特别是见到刘易有几分武勇,便再次起了招募刘易的心。只可惜,曹操的内心里始终都还是把刘易当作是一个义军小兵来看待,还没有真正的拿刘易当是一个人物来看。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刘易当成是弱势的一方来说事,不会劝刘易要向袁家兄弟两人道歉的话了。

    在曹操的眼内,刘易现在只是武艺不错的一个小兵,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鲁莽冲动的小兵。

    “多谢曹大人的美意,如果不是曹兄站出来说几句话,恐怕刘易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刘易有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脸容一冷,认真的说道:“大家坐下来谈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道歉的事免说,怡红楼先把我们要赎的姑娘带来,如此,大家才有一谈的可能。”

    “呃,刘易兄弟,你这又何苦呢?不就是一个青楼奴婢么?用得着这么认真?”曹操见刘易一点都不动心,脸色僵了一下道。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刘易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蓄势以待的高顺,正眼看着曹操重重的道:“这个青楼女子是我兄弟所倾仰爱慕的女子,也就是说是我刘某未来的大嫂,我兄弟的事,就是我刘易的事,谁敢阻三阻四的,就等于是我刘易的仇人,请曹大人不必多说了,如果袁家真的要多事,那么我刘易也从来没有怕过什么谁来!”

    这翻话似乎又有点道理,让曹操一时找不到劝说的言词。

    而高顺听了刘易这翻话,心里一热,不自觉的伸手握住了刘易的手,却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什么被梗住,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说实在,高顺也没有想过,刘易可以为了自己事而不顾一切,居然敢公然的得罪了有着皇室背景的怡红楼以及天下闻名的袁氏一族,他原来还以为刘易只是年少气盛,冲动鲁莽。现在看来,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能够顺利的赎走沈然姑娘。刘易的这份情义,让高顺刹时有一种士为知己死的深刻感受,同时也正式把刘易当成是值得自己一生追随的人。

    眼下的形势很凶险,高顺自然是知道的,光是颜良文丑两个,都已经难对付了,更别说还有另外的武将。他握上刘易的手,是表示要和刘易并肩作战的意思。

    事实不只是高顺,连戏志才都有点深同感受,为刘易的这种情深义重感到有点激动,也庆幸自己能够跟随刘易。

    刘易用力反握了一下高顺的大手,放开后瞟了一眼那没有去请示其幕后主事人的魏采,像很平常的说道:“魏大掌柜的,时间差不多了,请示得如何?沈然姑娘是否已经带来了?”

    魏采被刘易看了一眼,浑身颤了一下,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巴巴的看着袁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