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六十九章 控制局面
    黄正和武阳等十多个义兵,他们和刘易一起都不知道经过多少次血战,大伙在战斗之间不旦产生了情义还产生了默契。所以大家一听到刘易在楼上用真气喊出的喝叫,自然就心领神会,不用多说话,并没有出声回应刘易,马上就行动了起来。

    这些义兵都不是蠢笨的人,刘易如此大声张嚷着让他们准备放火烧怡红楼,自然知道刘易那儿出了状况,也知道怡红楼绝不会任由他们为所欲为的,他们默契的不出声,如此就不用暴露了自己等人的所在。

    至于那个带大伙到怡红楼后面院子一间客厅之内的龟奴,则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把他打晕,免得他会声张,包括另外几个在送水送茶的侍女小斯,他们都一起打晕了。之后,大伙抽家伙的抽家伙,准备火种的准备火种,等待着刘易的放火命令。

    怡红楼之内,油灯、灯笼极多,随手都可以拿到放火之物,所以准备放火的工作自然不在话下,一会就准备好了。

    再接收到刘易叫放火的命令,义兵们直接从后院冲了出来,跑进怡红楼的一楼大厅就马上到处放起火来。火势一起,很快,怡红楼的一楼就燃起了大火,刹那就浓烟祢漫,也因此而引起了身在怡红楼内的人的恐慌,一时间都惊叫杂乱起来。

    当然,放火也不用十多个义兵一起动手,大伙都没有忘记随刘易到怡红楼来的真正职责,他们随刘易来,只是充当刘易的亲兵,是为了保护刘易而来的。特别是二虎等几个义兵,已经有了自等是刘易的亲兵的足够觉悟。

    因此,二虎等其中几个义兵,并没有参与放火的行动,而是第一时间想冲上楼去保护刘易。

    这也算是颜良、文丑两个人倒霉,也要怪他们太过轻敌,居然分别中了刘易一拳,被击得向两个方向摔去。而更倒霉的是文丑,他所摔下的方向,正是二虎等几个义兵兄弟的方向。

    这也要怪颜良、文丑两人都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的情况之下,就直接踏破楼板,轻率的落下楼来要追杀刘易,他们都不知道刘易还有人在下面接应。文丑摔向二虎等人的时候,他其实也注意到了二虎等人,只是,他一时间还没有醒悟到这些人是和刘易是一伙的,还以为是怡红楼里的打手护卫呢。

    就在文丑回了一口气,正要再扑向刘易的时候,二虎等人也看清楚了刘易,明白到摔在自己等人面前的这个人要想对刘易不利,当下大伙一声不吭的举起刀剑就往文丑砍下。

    “先制住那个他!”刘易分击中颜良文丑之后落地时,就已经看清楚了形势,及时的喝了一声,然后自己才再腾身而起,往颜良扑去。

    呛呛几声,刘易的喝叫救了文丑一命,要不然文丑肯定要被二虎等人砍成几块。

    同时,刘易和从地上翻而起的颜良碰碰的战在了一起,拳脚相交,出一声声的闷响。

    “住手!不想文丑死的就给我住手!”

    “住手!别打了……”

    刘易在叫颜良住手的时候,魏采也惊惶的叫了起来。

    碰的一声,刘易和颜良对了一拳,这一拳刘易用了暴式的劲气,打颜良震得吐了一口血退后,自己也借力一个跟斗退回到二虎等义兵的身旁。

    “刘、刘易公子,别、别打了,我把你要的人带来了,请、请让我们救、救火……”魏采大叫着跳起来,双手乱舞,一脸惊恐慌张的跑了过来。

    刘易没管他那么多,先是一脚扫在文丑的小腿之处,把站着被二虎等人用刀剑架着的文丑踢得往前一扑,顺手再用一个义兵手里拿过一柄长剑,架在文丑的脖子上试了试,作势要砍下去的样子。

    文丑却像一点都不怕死的样子,呼呼的喷着气,哇哇的大叫着道:“放开俺!有种的放了我再打过,俺一拳就可以把你打成肉饼……”

    “啊,别、别……”魏采已经跑到了刘易的身边,却摔了一个跟斗,然后连滚带爬叫道:“刘易公子,别、别杀,人我给你带来了,请稍等一会。沈然姑娘马上送来给你了。”

    “哼,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早把人给我不就没事了?”刘易冷冷的瞪了从地上爬起来的魏采道。

    “呃,我、我先救火可以不……”魏采尽管已经练得面皮厚如钢,此时也不禁被刘易说得有点无地自容。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刘易敢真的放火烧楼的啊,谁会相信一个小小的义兵居然敢如此的大胆?等到火烧了起来,他才知道怕,因为,此怡红楼可是皇室的产业,若真的被一把火烧了,到时候如何追究放火的刘易就先不说,可能最先掉脑袋的就是他,因此,他下到楼来,见到真的有人在放火烧楼,惊得他三魂不见了七魄,只好赶紧叫人去把沈然抬来。

    “嗯,火可以救,不过,如果还敢玩什么的花样的话,要烧你的怡红楼,只是举手之劳,你看着办吧。”刘易眼带嘲笑的转头对义兵打了一个眼色,自有义兵传达在怡红楼里到处放火的兄弟,让他们暂时停手。

    火势才刚刚燃起,要扑灭还是可以的,当然,如果刘易的人继续放火的话,那么就真的没有救了。

    “不准把人给他,魏采,你娘的找死是吧?”文丑见魏采刚才还东推西搪的,等别人为他架了梁子后,却又服软了,气得他暴骂起来。

    “他找不找死不知道,不过,你可能就要死了。”刘易寒着,看向正在楼上走下来的一众人。

    袁绍、袁术两人铁青着脸,眼内寒光闪闪,怨毒的盯着刘易,而曹操看到刘易制住了文丑,脸上却流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他可能是估计不到刘易会这么快就控制了局面。

    “哼!没用的东西,颜良!还在等什么?给本公子上,杀了刘易!”袁绍也看到了刘易脚下的文丑,想到袁术的手下被刘易击败,而自己的手下也被刘易击败,连一个小小的义兵都解决不了,感到脸上无光,心里一横,居然不顾文丑的死活,令颜良继续上前去攻击刘易。

    其实也不怪袁绍不顾文丑的死活,事实是颜良和文丑才投靠袁绍不久,他此时对颜良文丑两人还不够重视,大家之间还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可言,袁绍现在也只是把此两人当成是两个比较能打的武夫,眼下,见文丑这么容易就被刘易制住,因此也不太在意文丑的生死。

    再说,颜良、文丑上次在怡红楼,之所以要为袁术出手把高顺打成重伤,也是因为刚刚投入袁家,抱着一种要多多为主人效劳搏表现的想法,今天也是一样,如此身先士卒的攻击刘易,也是想在袁绍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翻罢了。

    可惜,他们碰上了刘易这样的一个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