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七十二章 背叛
    “二虎,你架着文丑跟上,谁敢有异动,就先杀了他!跟我走!”刘易指示二虎及另外一个义兵架着文丑跟着自己,率先往怡红楼外走去。

    决定了要走就走,刘易一点都不担心袁家兄弟是否会对自己等人起攻击的问题。

    说实在,刘易还有点希望袁绍和袁术两兄弟能够不依不绕,拿出一点世家豪门的骨气来,最好就是不顾一切的来攻击自己,只有如此,刘易才可以更加方便杀人立威。

    呵呵,刘易本来就是想借他们的手树立自己的威望名望,可是现在都还没有真的杀人见血,看样子这个威望还没有真正的立起来,不能够让别人一见到自己就心生畏惧,刘易的心里始终都觉到有点美中不足。

    一个真正的猛人,至少要在武力上让所有人都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现在,此事闹来闹去,似乎还没有树立下足够的威望,这让刘易的心里感到有点郁闷不满。

    丫的,刘易还真的不知道那飞将吕布来逛这青楼的时候,他是如何王霸之气大放,是如何的协迫到青楼答应高顺赎人的。现在自己已经出手击败了袁术手下的头号大将纪灵,又将袁绍的手下猛将文丑擒住,还真的在青楼放起火来。可是,刘易现在现,自己做了这么多,可看看四周围观的人,他们似乎对自己并没有那种敬畏的观感,反而是饶有兴趣的在远远观望着,对自己议论纷纷,尽管他们是在低头轻语,可是看其神态表情,不像是敬怕刘易,而是像把刘易当成是一个新闻人物那般的在议论。

    其实,刘易自己都不知道,他一时半刻,还真的很难让别人对他产生敬畏惊惧的感觉,特别是那些和他怨没仇的人,那些人,不但不畏惧他,并且还有一种想亲近他的冲动。

    吕布,其实他的飞将之名也并没有为天下人所知,眼下也就只局限于并州一地,但他之所以在怡红楼都能够轻易的协迫到青楼,那是吕布的那种惊天的煞气,天生战神的嗜血杀气,那种嗜血藐视苍生的眼神,没有半点感情的波动的眼神,一般人只要见到他,都不自禁的对其产生一种畏惧的心理,不敢对他有半点拂逆。

    而刘易的身上,始终都缺少了吕布的那种视世间一切为无物的冷酷,没有吕布的那种取舍予求的暴戾之气,没有吕布的那种嗜血的残忍,所以,刘易一时半刻是做不到让人怕的。

    如果是吕布,根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来到怡红楼,谁敢有半点拂逆他的意思,谁就当场血洒。他不管对与错,只懂自己的喜与好,像那放火烧楼,若是吕布,也断不可能有再让那魏采救火的可能。

    说到底,刘易还是太善良了。

    而且,一个小小的义兵,跑到青楼来赎姑娘,为了一个青楼小姐,不惜与怡红楼、袁家兄弟产生冲突。而这个义兵却刚巧又是近几天在洛阳风传的敢杀禁军官兵,再向宦官张让勒索了十五万两的刘易。

    刘易不知道,他身上所生的事,别人都把这些当成是一种新闻、茶后谈资来相传,所以,刘易更像是一个可以带给大家新闻话题的公众人物,而被别人忽视了刘易的武力胆略。特别是这些都是值得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大家听着或者说着,似乎也可以大快人心。

    毕竟,世人对蹇硕、张让等等是从下意识里生出的厌恶感,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奸佞反派,所以,反之,他们就觉得刘易是好人,是正派,所以,大家都很自然的就把刘易当成是正面人物来看特来传播。

    比如,这怡红楼的事,明眼的人都明白是什么的回事,在场围观的人,其实从情感上出,他们都希望刘易可以安全的走出这怡红楼,而且都很有代入感的在暗暗为刘易打气。

    怡红楼、袁家兄弟,一个是人人都知道的背后有着大势力的青楼,一个是四世三公的豪门大阀,在大家的眼中,都像是袁家兄弟在仗势欺人,而刘易,则像是那些被欺压而愤而反抗的弱小者,所以,大家不但不感到刘易可怕,反而是觉得刘易有点亲近。

    事实,如果不是慑于袁家兄弟的权势,这个时候早就有人跳出来指责青楼做事不厚道,或者是指责袁家的人太过持强凌人了。

    种种原因,袁家兄弟、曹操或者是青楼的人,刘易都能够青楚的感应到,他们,似乎都还没有正视自己,没有对自己产生畏惧,刘易觉得,这是一种失败……

    还好,义兵们所展现出的精气神,似乎让四周的人感到了一点杀气,刘易才赶紧借势带人走出怡红楼。

    “别人他们走了!动手!”袁绍见刘易走出了怡红楼,想到如果真的让刘易如此大摇大摆的离开,那么袁家的脸还真的给丢光了,袁家什么时候弱小到被人威胁灭门都不敢有半点表示的?所以,他也不再管文丑是否还在刘易手上的事,如刘易所愿的下了决心的喝令手下开始攻击。

    “杀!”

    袁绍的话音一落,站在袁绍手下之中的一个身穿白袍的汉子突地窜出,他手中的一杆长枪像毒蛇一般,呼的一声直刺刘易的后背。

    与此同时,袁术的手下也纷纷抢着上前攻击刘易及护着刘易的义兵。

    刘易感应到身后的枪风,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像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攻击自己似的,依然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当!”

    就在那长枪快要刺到刘易的后背时,一道白光闪过,堪堪的为刘易架住了长枪。

    “呵呵,看来你已经作出选择了,你为我挡了一枪,其实就等于救了文丑一命。”刘易平静的转头看了一眼拿着一柄长刀神情复杂的颜良一眼,才对差点一剑剁下文丑头颅的二虎道:“保护好文丑,别让他死了,先把他带回我们的住处。”

    “颜良!这刘易得罪了我们主公,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他击杀的了,你别让我张合为难,你让开!”

    “张合!对不起了。”颜良带着歉意的看了一眼张合,才转而对袁绍道:“袁绍公子,颜良一辈子就只有文丑这个兄弟,我不能眼看着他死,而公子又不肯为了文丑低一下头,所以,颜某只好对不起了,从现在开始,我颜良、文丑,永远脱离袁家,从今后,我两兄弟再也不是袁家的人了。袁公子对我颜良的大恩,来日必有所报,但今天,有我在,你们是杀不了刘易的。”

    “颜良!你、你好……”袁绍见颜良为了文丑终于是背叛了自己,气得指着颜良一口气蹩着,不知道要如何指责他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