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 > 第七十三章 临江仙
    颜良和文丑两人之间的兄弟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明白的,刘易只知道,颜良被关羽杀了后,文丑不顾一切的去为颜良报仇,结果,也丧于关羽之手。

    他们两人,有点像关羽和张飞之间的那种血浓于水的兄弟情义,后来张飞在关羽被杀后,还不是不顾一切的要为关羽报仇?所以,刘易看准了颜良和文丑两人的命脉,只要制住了一人,就等于是同时制住了两人,而同理,只要得到了一个人,那么也就等于是得到了两人。

    刘易现在的家底还很薄弱,真正的一流武将也只有高顺一个人,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颜良和文丑,是刘易想方设法都是收在身边的两员猛将。还好,袁绍为了不必要的意气之争而惘顾文丑的性命,这就给了刘易挖墙脚的机会。

    刘易相信,只要自己控制住文丑,那么颜良也就只有听命于己的份,等到时候采用点小手段,此两人甘心追随自己是早晚的事。

    “哈哈,颜良兄弟,你既然已经把话说明白了,那么你和文丑以后就和袁家没有关系了,现在,就先跟我走吧,我最近自己酿了一些美酒,我们喝酒去,这个什么的诗乐会不是我们这些粗鲁的人参加的。”刘易见袁绍被气得不轻,心里不禁直偷着乐,如此都被自己挖得墙脚,一下子让袁绍损失了两员一流武将,而他似乎还不知道颜良和文丑两人的价值,刘易觉得,还真的有点大快人心,故意大声的对颜良招呼着,临了再给袁绍撒一把盐。

    “主公!这是颜良最后一次叫你主公了。”颜良有点无奈的对袁绍一拱手道:“文丑还在他的手上,颜某也只能跟他走了,主公保重。”

    颜良说完,才一手拿起自己的长柄大刀,另一手拿着文丑的那杆镔铁长矛,警惕的看着张合等一众武将,慢慢的跟着刘易手下义兵的身后。他和文丑的武器都是长武器,不方便带进怡红楼,内,本是交在一般的侍卫拿着的,现在已经脱离了袁家,自然是要把武器一并带走。

    “主公,就这样放他们走吗?”张合有点不忿的问袁绍道。

    “哼!不放又能怎么样?别人反了碗底,你打得过颜良么?”袁术替袁绍答道。

    “本初,还是算了吧,事情都这样了,多想无益,我看刘易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说什么的灭你们袁家满门的话,我看只是一怒之下的戏言,再说,凭你们袁家的势力,他又有那个本事灭得了?可惜了颜良、文丑两员猛将啊。本初,这事还是你负缺考虑啊。”曹操知道已经打不成了,安慰着袁绍道:“现在火已经灭了,我们还是上楼去喝几杯,算是我们哥俩的分别酒吧,不日我也要离开洛阳了。”

    颜良为了文丑不被害,袁绍知道如果自己再下令攻击,颜良肯定会敌住张合,尽管还有一众武将,可是他们是刘易的对手么?只要没有被猪油蒙了心,现在都明白了刘易的武力不在颜良文丑之下,败纪灵、捉文丑就是明证。此时此刻,袁绍也不得不慎重的考虑一下实力对比的问题。

    并且,刘易还有高顺及一众义兵,那些义兵,一副不怕死的凶相,估计打了起来,自己也讨不了好。就在颜良最后叫自己一声主公的时候,袁绍才突然的醒悟,终于醒起自己犯了错误。

    他第一次,终于醒觉到刘易并不只是一个义兵那么的简单,明白到自己自始至终都小看了刘易。现在,竟然白白的损失了两员猛将,实在是不应该也。可惜,曹操先一步把可惜颜良文丑的话说了出来,让袁绍一时间也拉不下面子挽留颜良,否则,他还真的有一种出言留下颜良的冲动。

    “唉,不是我的,始终不是我的,算了,要走就让他走吧,毕竟都是宾主一场,我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袁绍慢慢的回复了正常,摇着头道:“不过,这个刘易,来日我袁某必有回报!”

    “哈哈,这就对了,说起来,今天的我也有点小看了这个刘易了,这小子,有点不简单,以后你们兄弟两个,还是要当心一点。”曹操的嘴角现出了一丝不为人注意的阴笑,一手一个,挽着袁绍、袁术两人上楼去。

    其实袁绍损失了两员猛将,曹操的心里还不是偷着乐?曹操既然是立志培养自己的实力,那么在潜意识当中,袁绍、袁术两兄弟就是他的潜在竞争对手,他们的实力受损,于自己没有半点坏处,唯有可惜的是,曹操不能收此两将为自己所用。

    刘易在袁绍、袁术一众手下的虎视眈眈之下安然的离开,才离开了怡红楼不远,突然想到这个什么的诗乐会,忽然又有了一个恶心恶心一下曹操及袁氏兄弟等人的想法。不由把没能参加诗乐会要提前离场而有点郁闷的戏志才拉到一旁道:“对了,戏先生,你还敢不敢回去参加诗乐会?”

    “嗯?你又有什么的主意?你又想回去?”戏志才有点心有余悸的道:“别别,现在为高顺老弟赎了人,你还是别回去了。”

    事实,刚才所生的事,戏志才还真的被刘易弄得惊出了几身汗,但他只是一个文人,许多事都帮不上忙,而且,当时的情况也的确轮不到他出言说话,袁家兄弟也实在是太仗势欺人了,他就算是想插话也没有机会让他说。现在闹出了这样的事,和袁氏兄弟势成水火,他怎敢再让刘易回去生事?

    “呵呵,我才没有兴趣再回去呢,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诗词,想让你帮我带回去,顺便你也可以参加那个诗乐会,相信他们不会和你一个文人计较吧?”刘易阴阴地笑道。

    “哦?你还懂作诗?”戏志才怀疑的看着刘易道。

    “哈哈……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刘易大笑两声,随即便念出了《三国演义》开遍词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戏志才骤然的听到刘易念出这诗词,只觉此词清新悦目,气度宏大,词中意韵深厚,情真意笃,一时间竟听得痴了。

    “这、这真是你所作?喂喂,刘哥儿,快,快再念一遍。”戏志才有点失态的一把拉着刘易,焦急的道:“千古名句啊!快,念多几遍让我好记起来。”

    刘易心里暗笑的念多了几遍让戏志才记住了才道:“唉,本来嘛,袁家公子也算是一代人杰,如果不是那么蛮不讲理该多好?我刘易不敢自称英雄,可是自问也是一个喜交天下豪杰的人,大家一壶浊酒喜相逢多好?非得要弄成现在这样反目为仇?哈哈,算了,戏先生,你回去怡红楼,把我这词送给曹操大人及那两兄弟吧。曹操大人也算是为我美言了几句,本应和他把酒论交的,只等下次有机会再请他喝酒了。”

    “好好,那我现在就回去。那曹操大人也算是一个人物,把这词送给他,相信他一定能领会得到小子你的意思的。”戏志才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往回跑着道。

    “哈哈,那你去吧,不过,想喝我的好酒,就请早一点回来哦,晚了绝不留酒。”刘易对着戏志才的背影笑道。

    “听了你这词,喝什么酒都没味道了。”戏志才跑着,突的停下,心有所悟的回头指着刘易促狭的道:“哈,你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娘的,你这诗词一出,已经是千古绝唱,丫的,什么的诗乐会?今晚还有人敢作诗词吗?哈哈……妙妙妙!”

    戏志才这个文人居然暴了粗口。

    “走!我们回家喝美酒!保证会比这诗词好喝!”刘易不再管戏志才,只是示意黄正和武阳留下暗里保护戏志才,自己一手搭上高顺的肩膀,拉着他向前走着道。

    当然,也自来熟的对那颜良招招手道:“颜良兄弟!我的美酒也算你一份了,跟上吧,我刘易今生今世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颜良面无表情的扭过头,心里感到刘易所说的话有点莫明其妙,谁和他是兄弟了?不亏待了自己又待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