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申公豹传承 > 第八章 大道真种
院子中,玉独秀身子蜷缩成一团,来自于心中最深处的记忆,那永远无法忘却的回忆,成为了修行的梦魇,阻止了玉独秀入道。

    锦鳞做在屋子中,一双眼睛透过窗子,看着蜷缩在院子中的玉独秀,轻轻一叹:“心中的梦魇,只能靠你自己战胜,我帮不了你,若成,则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在修行之路走的更远,若失败了,只能就此沉沦”。

    睡梦中,玉独秀头发日益花白,对于中国无数的道卷了如指掌,甚至于倒背如流,在玉独秀五十岁的时候,流传自宋朝的天下第一道藏终于再次现世,出土于宋神宗的墓中。

    道藏,可是人类道家最全,最珍贵的一本整合了天下所有道家典籍的道家百科大全,一场争夺不期而至,各国的间谍纷沓而至,手段尽出。

    在玉独秀脑海中有着深刻的记忆,那一战玉独秀手持**,修行者的獠牙初次展露在众人的眼前,凭借着那一丝丝气感,他比普通人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即便是特种兵王,在气感之下也不堪一击。

    于是,玉独秀从墓外一路冲杀,死在他手中的各国间谍不知道多少。

    玉独秀最后当然得到了道藏,即便是经历千年,那道藏依旧不朽,

    国家没有太过于重视,给了各国间谍与玉独秀可乘之机,不用火器,单靠冷兵器,谁又是玉独秀的对手。

    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追杀,各国死了那么多特工,怎么会放过玉独秀。

    国家要抓他,各国在通缉他,天上有卫星,地下有监控,玉独秀除非钻入深山老林,不然怎么可能逃得过国家机器的碾压。

    三年之后,玉独秀熟记道藏,确未发现关于长生的奥义,道藏中记载的全都是晦涩无比的天书古篆。

    三年平静的生活被打破,火器面对冷兵器是完全的碾压,玉独秀身重八枪,随后来到了这个世界。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固烧高烛照红妆”。

    是梦中玉独秀喃喃自语,脑海中画面再次流转,一丝丝法力在轻轻拨动,玉独秀猛然间一惊:“法力,法力,这个世界有法力,定然有无上仙术,我若是能学会,定然可以复活笑笑”。

    念头流转至此,梦魇消退,玉独秀脑海中陷入空明状态,那一丝丝法力悄然流转,走过经脉,打磨窍穴,在玉独秀的身体中转过周天,顺着眉心祖窍沉降至绛宫紫府,开辟法力源泉。

    “轰”仿佛开天辟地之音,玉独秀的下丹田轰隆作响,周身无数的生机精华涌现,不断被法力炼化,那一丝丝略显虚幻的法力逐渐凝实,与天地发生交感。

    屋中,锦鳞双目中泛出金光:“种下真种则可步入大道之途,这一刻周身所有牵连隐秘具会瞬间显现,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何神异之处,居然可以化解我的劫数,若能找出此人身上的隐秘,日后我真龙族不知道要多出几位仙人,这天地还不是我龙族的,要是找不出,最好是能将这小子收为己用,以助我真龙一族成为诸天无上霸主”。

    修行之路,初步入定,内视自己的体内气血,然后搬运气血,提炼出第一缕法力,方才是踏入修行之属,第二步乃是凝结属于自己的道果,也就是真种,大道真种,凝结出大道真种此乃步入长生之途,得寿五百载,五百载后自然有天地灾劫降临,找你麻烦。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思想,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性,所以凝结的大道真种也不一样。

    玉独秀脑海中一片空明,眼见着法力在下丹田交织,就要形成一个奇异的古篆符文,却是下一刻异变突起,玉独秀脑海神魂最深处,一黑一白一透明的三色力量泾渭分明奔涌而出,一路所过之处体内经脉翻天覆地,法力瞬间被击溃,那三股力量像是大盗,横冲直撞,直接打通绛宫,冲入下丹田,与那即将形成的大道真种融为一体。

    大道真种在变,再次衍生变迁,化为一个黑色的大道符文,在黑色的大道符文周边,虚空扭曲,一股白色的力量笼罩着大道符文,更有透明的力量发生干扰,令大道真文周边扭曲,在不可见,仿佛处于另一个时空。

    那黑色的力量玉独秀倒是熟悉,先前锦鲤渡劫之时,那力量与这黑色力量同源,只是自己丹田中的这股黑色力量更为精粹宏大悠远。

    屋子内,锦鳞眉头紧锁,天空中瞬间阴云密布,仙人一举一动,一呼一吸无不与天地交感,此时锦鲤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先前明明察觉到了这小子一切都顺利,眼见着大道真文就要凝结,却突然间失去了感应,就算是锦鲤身为仙人,也再也无法感应玉独秀丹田中的大道真种波动,这对于仙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仙人沟通天地,明四时变化,可以借助天地之力来推演世间的一切变化可能,这诸天大小事情,若无人干扰,仙人只需须臾间既可以推演得知。

    但偏偏眼前这小子令锦鳞疑惑了,锦鲤证就仙道,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却未曾想到在一个蝼蚁一般的凡人身上吃了憋。

    “是强行令他交出秘密,还是徐徐图之,与他交好”锦鳞心中在迟疑。

    想了一会,锦鲤一笑:“这小子肉体凡胎无法瞒过我的眼睛,未必知道其中的秘密,若是打草惊蛇就不美了,再说这小子是我便宜兄弟,日后若有所求,必然可以,,,”。

    想到这里,锦鳞收拾了一下心情,再次躺在床上:“引领这小子步入修行之路,等到渡三灾之时,这小子自然会求道本座头上,到那时生死存亡的威胁下,还不是要将所有秘密主动呈现出来”。

    你要说为什么锦鳞此时不强逼玉独秀,这却是有原因的,首先此时玉独秀是凡人,尚未踏上修行之路,锦鳞仙人法眼之下玉独秀体内一切都无所遁形,如何瞒得过他?。

    在看玉独秀懵懂的样子,想必也不知道缘由,此时威逼未必有用,反而平白恶了二人的关系,还不如引导玉独秀走上修行之路,让他自己发现体内的秘密,修行者对于仙人来说,与蝼蚁无异,只要玉独秀一日不成仙,就无法摆脱锦鳞的掌控。

    院子中,玉独秀缓缓睁开眼睛,眼中一道黑光闪过,乃是修行的异兆。

    一丝丝法力在体内流动,玉独秀伸伸手掌,胳膊除了比之前白皙了一些,貌似并无什么变化,就是肉身都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传说中的一飞冲天,牛逼的不像话。

    “有了法力,除了感官敏锐一些之外,与普通人并无差别”玉独秀自语。

    看了看锦鳞屋中没有了灯光,玉独秀不好过去打扰,只能在院子中找了盆子,擦了擦身子:“算了,明日在问问大哥”。

    走回自己的屋子,玉独秀闷头躺下,心中却是惊疑不定,不知道为何,冥冥之中有一种强烈的警示,让他对锦鳞起了防备之心。

    “他是仙人,我身上又有什么值得他凯视的”玉独秀脑海中念头转动,随后一顿:“我除了无意中与那黑色雾气沟通之外,并无什么出色之处,莫非,,,”玉独秀心中有了猜测,随后忍住念头,不去多想,只是去除杂念,将念头沉浸在空明状态,感受着自己体内缓缓流动的法力。

    ;